M.TXTXZ.COM(TXT小说下载网)

耽美小说推荐:《天生冤家》


看目标系列这么久了,早想动手写一些关于这个系列的评论,但是又觉得后面的剧情还不够明朗,千头万绪,无从下笔。不久前,恰逢看到《天生冤家》里,晏子殊作为配角出现,而且还和主角杜邦云有着疑似超越友谊的旧情,心底似乎冒出了一些些模糊的念头。为了不让其一闪而逝,成为我那因来不及写下来而已经消失无踪的重重想法堆里的又一个牺牲品,于是,我打算尽快将之记录下来,以其能将其清晰化、明朗化。 我浏览了鲜网的米洛会客室,里面也有关于这个论题的讨论,只是很零星而已。有的迷认为晏子殊喜欢杜邦云,甚至于幻想杜邦云和兰斯见面时的场景;有的迷则是质疑晏子殊跟兰斯发生关系时是不是第一次,说不定他以前已经跟杜邦云发生过超友谊的关系了;有的迷则对此感到疑惑,因为在《情猎骄阳》里,晏子殊貌似激动地对兰斯说过一句“我看起来那么像同性恋吗——”,由此看来,晏子殊应该是很忌讳别人因为他的外表而将他划入同性恋行列的,那为什么又是喜欢杜邦云的呢?依我之见,晏子殊对杜邦云的感情未必称得上是爱情,即使当初他们在一起了,杜邦云恐怕是镇不住晏子殊的,因为他不具备那个实力,而杜邦云与兰斯,是否见过面,无法确定,但他们绝对是认识的。 记得以前,恋爱经验丰富的表姐跟我说过一句话,她说,所谓的初恋,并不是指第一次恋爱,而是指第一次真真正正地爱一个人爱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这才叫初恋。很遗憾,目前恋爱经验贫乏的我尚无缘体会到表姐口中这种“刻骨铭心”的“初恋”,但是,我觉得这句话用在晏子殊的身上,大体是适合的。 晏子殊的成长环境,比起一般人来,是很不好的。他年幼时失去生父,继父虐待他,从而使得他不得不去念寄宿学校。被开除后也不敢回家,而是混迹于街头,为的就是躲避家庭暴力给他带来的伤害。很明显,他是在一种欠缺父爱的环境下长大的。这种情况下,他会对父爱有一种渴望。这种渴望很可能使他形成一种恋父恋兄情结。任何一个比他年长的、和他亲近的、对他照顾有加的男性,都有可能让他心生好感从而产生依恋心理,并且他很容易错把这种依恋当成是爱情。他对杜邦云的感情也许就是这么产生的。 在《天生冤家》里,杜邦云见到晏子殊之后说他“一点都不像在感化院时……”,可见他们曾经在感化院里一起度过了一段时光。在他们共度的时光中,杜邦云对晏子殊照顾有加,再加上他那非常人可比的魅力,对晏子殊来说,不可能没有吸引力的。正是这种吸引力令晏子殊对他心生依恋。而他们之间发生了某些事情,使他误以为晏子殊是因为叛逆才喜欢他的。之后他们分开了七年,而晏子殊还是执著地认为自己是喜欢杜邦云的(显然过了这么多年,晏子殊对感情的分辨能力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分不清亲情、友情和爱情之间的区别,而他面对阿米娜的告白时表现出来的态度也验证了这一点,他不善于处理感情事务)。事实上,在看目标系列时,我一直都觉得,如果伊恩·艾伯特上将在遇到晏子殊时再年轻个二十几三十岁的话,以他对晏子殊的照顾程度,晏子殊爱上他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 由此可见,晏子殊对于感情的分辨能力不太强(这有可能是由于他的成长环境和经历造成的),与他的工作能力刚好成反比(难道这就是常说的智商太高导致情商失衡的那一类人?)。而他欠缺父爱的成长经历导致他容易受到对他温柔的年长男人的吸引。杜邦云恰好就是这一类型。既然如此,他对杜邦云的感情就未必称得上是爱情,只是他自己执著地误认为这是爱情而已。 杜邦云,从他在《天生冤家》里乍见晏子殊的反应来看,也许以前他对晏子殊不是没有那个意思的。但是,无论如何,他们已经错过了彼此。而再次见面的现在,他很清楚晏子殊对他的感情远称不上是爱情(至于他是在以前就清楚了,还是在遇到黎晨远之后才知道晏子殊对他的感情不是爱情,那就不得而知了)。 假如当初杜邦云和晏子殊在一起的话,也许也无法长久。晏子殊是一株高岭之花,人人引颈企盼而不可得之。而从目标系列和《天生冤家》之中,杜邦云和兰斯·冯·卡埃尔迪夫的表现来看,他们的实力显然不是一个级别上的。杜邦云的实力,我感觉,大概跟晏子殊差不多吧?而像晏子殊这种冰山美人,比不上他的,引不起他的注意;跟他一样强的,驾驭不了他;比他强的,才能吸引他的目光,让他感觉自己有一个追赶的目标在前方。卡埃尔迪夫恰好就是这一种类型,而杜邦云则不具备这种实力。他是那种可以跟晏子殊并肩作战的战友,但绝不到可以让晏子殊奋起直追的地步,而卡埃尔迪夫就达到了这种境界。 有时候,最了解你的,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这句话用在晏子殊身上真是再适合不过了。“七年之痒”,现在大多用在形容夫妻之间的关系,但是这句北欧谚语的本意却是,人的性格,每七年就完全改变一次。也就是说,七年的时间已经长到足以完全改变一个人。杜邦云和晏子殊分开了七年,这七年之中,各自都经历了很多事,尤其是晏子殊。他与兰斯互动的时间要远多于他与杜邦云的。可以说,他早已经被兰斯完全“改造”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只是他不愿意承认而已。杜邦云记忆中的晏子殊,还停留在感化院中,那个青涩纯真的晏子殊。而兰斯记忆中的晏子殊,是一路追逐着他、不断成熟起来的晏子殊。可以说,兰斯远比杜邦云要了解晏子殊。 虽然晏子殊对杜邦云说“我的心从没改变,再重演几次都一样,我还是只喜欢你一个人”,但是他的心其实早就嬗变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或者说,选择忽略而已。就像斯嘉丽,念念不忘地执着于心中的那个人,却忽略了自己的心早已经因为白瑞德船长而改变,等到她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太晚了,她和白瑞德船长之间的罅隙早已经演变成了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再也没有复合的可能。幸好,晏子殊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在知道杜邦云有了真心喜欢的人之后,对他死心了;也幸好,兰斯足够强势,让晏子殊认清现实,这辈子,他想摆脱他是不可能的事。这才避免了晏子殊重蹈斯嘉丽的覆辙。 其实,对比一下晏子殊对杜邦云的感情和晏子殊对兰斯的感情,就可以发现,晏子殊对杜邦云的感情缺乏一种“激情”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恰恰是晏子殊与兰斯之间的感情所具有的。即使是在知道杜邦云有了真心喜欢的人之后,晏子殊也没有表现出多痛苦、多伤心的样子,也就一句“我不喜欢你和他之间的红线”还能让人感觉他有点在乎。但是当他发现兰斯发掘古墓的真正原因是为了寻找婚约者时,他的表现可就激烈多了。原因很简单,当他对一个人没有投入那么多的感情时,即使遭到背叛,或者抛弃,也不会感到很难过,甚至于无所谓;但是,当他对一个人投入了真感情之后,他就会对那个人处处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不管多么微小,都能引起他的情绪变化,在遭到这个人的背叛,或者抛弃的时候,他会感到痛不欲生。所以啊,晏子殊终究是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喜欢杜邦云,也没有他原以为的那么怨恨兰斯,或者,打从一开始,他根本就搞错了他对兰斯的感情,把爱错认为是恨,而爱恨,其实只在一线之间。 究其缘故,也许是因为杜邦云虽然能够“吸引”晏子殊,却无法令这种“吸引”变得深刻;而兰斯,不但能够“吸引”晏子殊,甚至能够“撼动”晏子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一直都是晏子殊的梦靥),并且将这种“震撼”深深地烙在晏子殊的身心之上(且不论他的作法是对是错)。可见,晏子殊对兰斯的感情要比他对杜邦云的感情“刻骨铭心”得多,按照我表姐对初恋的定义,兰斯才是晏子殊的“初恋”。没有兰斯这种等级的实力,休想撼动得了晏子殊这株高岭之花,更别提把他摘下来了。但是,也并不是说杜邦云不好,只是他不适合晏子殊,不是晏子殊的那杯茶而已。 至于晏子殊跟兰斯发生关系时,他到底是不是第一次跟同性有这种行为?我认为是的。说起这个,我就不得不提到这么一段往事:去年的某一个堪称酷热的夜晚,席子就像铺在炭火上的烤肉网一样炙热,我们宿舍几个人睡不着,就开始了卧聊会。然后聊到了男人的话题时(女生宿舍聊天的话题总少不了这个),本宿舍唯一一个有过那方面经验(大家都知道她有)的室友对我们这几个未经人事的生瓜蛋子说:“你们别以为去做个修复和諧膜手术,就可以对男人蒙混过关。除非那个男人还是处的,否则,他绝对可以从你的反应中,分辨得出你是未开封的‘原装’和諧还是已经开封过又去修复了的‘伪’和諧。”当时听完之后,我们几个一阵鸦雀无声。现在想来,她的话似乎是有道理的。假如她的说法是成立的话,那么按照她的这种说法,兰斯早已经不是处男了(谁知道他几岁失贞啊?),所以他肯定能从晏子殊当时生涩的反应判断得出晏子殊是不是第一次跟男人有和諧。而兰斯的话也验证了这一点:“看来你还不习惯男人进出这里。”“看在第一次的份上就饶了你……”由此可见,晏子殊跟兰斯发生关系时,必是第一次无疑。 不过,到七年之后的现在,不管杜邦云对晏子殊有没有那种意思,晏子殊已经不再是他能够碰的人。在《天生冤家》中,他对晏子殊说的这句话:“你这样说我会为难,而『他』会生气,你不是被他在奥地利的城堡关了两年?”不但用词隐晦,而且语气之间极为忌惮,像极了西蒙在被晏子殊问及卡埃尔迪夫的行踪时,情急之下回答晏子殊:“可是如果我告诉你,就等于自己打开窗,从这里跳下去,没人能背叛公爵”的那种语气。 仔细分析一下,他的回答很巧妙。首先,他用的是“为难”这个词,一个人会在什么情况下感到为难?当然是进不得也退不得的情况下。他说晏子殊喜欢他会让他感到为难,分明是说,晏子殊对他的感情会让他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迫使他必须在晏子殊和某人之间作个了断,而他,很明显地,不想这么做,因为这样会开罪那个某人,而且他对那个某人很忌惮。其次,他以一种很隐晦的方式让晏子殊知道他为之忌惮的那个人是谁,而且还暗示了那个人一直没有放弃对晏子殊的关注,迫使晏子殊不得不断了对他的念想。他对晏子殊说的下一句话是“而‘他’会生气”,这短短的几个字既表明了他对这个人的态度之忌惮,也暗示了这个人晏子殊也是认识的,并且一直在晏子殊看不见的地方关注着晏子殊的一举一动。最后他以一个地理位置——“奥地利的城堡”——巧妙地点明了这个人的身份。可以达到既能让晏子殊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同时又不会暴露这个人的身份给第三方知道的双重目的。更重要的是,他可以以此迫使晏子殊断了对他的念想。他如此拐弯抹角,最终就是为了向晏子殊传达这么一个信息:卡埃尔迪夫一直没有对晏子殊放手,以他的独占欲之强,他是不会容忍别人觊觎晏子殊或是晏子殊爱上别人的,谁要是触了他这个禁忌,那个人必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如果晏子殊再执着于对他的感情,势必给他带来大麻烦。以他对晏子殊的了解,他肯定也料得到,如果晏子殊真的喜欢他的话,是不会让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的。在他已经有了真心喜欢的人的情况下,他不可能接受晏子殊的感情,所以,搬出卡埃尔迪夫来迫使晏子殊断了对他的念想,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更何况,晏子殊很了解卡埃尔迪夫的势力,也很清楚跟卡埃尔迪夫作对的下场,以他不喜欢拖累别人的性格,即使再怎么不甘愿,也不得不放弃对杜邦云的感情。不得不说,杜邦云这一招一石二鸟之计使得真好,既不开罪卡埃尔迪夫,又能了断了晏子殊对他的感情。 这时,一个问题又出现了:那就是杜邦云是怎么知道晏子殊被卡埃尔迪夫软禁在他的奥地利城堡里长达两年的时间此事的?我们再回顾一下他对晏子殊说的话,“为难”这个词其实还透露了一个很微妙但是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对卡埃尔迪夫忌惮的原因。我揣测,卡埃尔迪夫跟杜邦云的关系不一般,如果卡埃尔迪夫不是他重要的合作伙伴,就是他的幕后老板。而我更倾向于后者。我们从他对晏子殊说的那句“一点都不像在感化院时……”得知,他和晏子殊在感化院一起度过一段时光。而在《情逢敌手》中提到过,“作为国际刑警,晏子殊的档案、银行帐户、住址等一切讯息都是被保护的,是需要高层官员签名,才能查阅的机密资料,目前也只有卡埃尔迪夫看过他的背景档案”。既然卡埃尔迪夫看过晏子殊的档案,那么要查出晏子殊在感化院时,跟谁比较亲密,应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虽然《天生冤家》里没有提到,但是杜邦云既然曾经在感化院呆过,那么想必他的出身和成长经历跟晏子殊也是差不多的,他们都曾经在社会底层生活过。从晏子殊见到他的反应来看,七年前他们分开之时,杜邦云应该还没有发迹,那么他应该是属于那种靠股票白手起家的富豪。而他能在短短七年之间,从一个社会底层的草根小人物混到今时今日的地位,背后没有一个强硬的后台势力扶持,大抵是很难做得到的吧?说不定旗号才刚立起来就被人唰倒了。尤其是在美国这种势利的拜金社会。如果是卡埃尔迪夫在背后扶持他的话,这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因为卡埃尔迪夫的势力范围也包括了美洲大陆在内(想想看,在《绝对目标》中不是点明了么?连美国大使馆也不愿意开罪卡埃尔迪夫呢)。至于卡埃尔迪夫为何会选择扶持他,也许是因为发现他和晏子殊一样,对于自己来说是一颗有利用价值的棋子吧?当然,这也只是旁人的猜想,具体原因为何,只有卡埃尔迪夫自己知道了。 如果卡埃尔迪夫真的是杜邦云的幕后老板的话,那么上面的那个问题的答案就呼之欲出了。杜邦云之所以得知卡埃尔迪夫和晏子殊之间的“特殊”关系,除了卡埃尔迪夫向杜邦云透露这一途径之外,不作他想。而卡埃尔迪夫向杜邦云透露他和晏子殊之间的关系,无非就是要告诉杜邦云,晏子殊是他的男人,不再是杜邦云能碰的人,希望杜邦云能够“处理”好他和晏子殊之间的关系。 杜邦云,晏子殊,感化院时的少年同伴,七年间,物是人非事事休,再聚首,蓦然发现,彼此已是咫尺天涯,旧情难再续,倒不如,相忘于江湖。
帅气逼人,出裑香港豪门的黎晨远,桀骜不逊,嗜金如命!   好『演戏』玩弄手段的他,这次看上了那匹危险又强势的纽约华尔街『黑马』。稍稍使些手段,就让那黑马陷入綪网,爱得天昏地暗。俗话说,爱是痴,也是傻,这下他黎太子爷又『发达』了,市场内幕,客户资料等敲敲键盘就来,不过……为什么会在最关键的时刻被全面翻盘?!还在赌桌上把自己也赔了进去?哎哎!这场戏他不演了了行不行?他不想玩了啦!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骗人之前,也要打听一下他骗的是谁?纽约杜氏财团的总裁杜邦云,付出一颗真心却被践踏得伤痕累累,怎能就此罢休?不给黎晨远吃点苦头,恐怕他永远也不知道他属于谁?   只是……他是不是自找麻烦呀,平白无故揽了只『刺蝟』回家,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做,麻烦事倒一堆!这『刁蛮少爷』的驯化过程,居然如此艰难?   不过……他很有耐心慢慢地『斗』,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美国拉斯维加斯恺撒宫酒店 「黎先生,以上就是您需要签署的文件。」一位身着蓝灰西装的美国男人,取出黑皮包里薄薄的几页文件纸,礼貌地递过桌面。 「哼!」穿著CalvinKlein卡其色衬衫的东方男人,忿忿地怞过纸,看也不看,就抄起桌上的金笔,刷刷地签好了名。 「拿去!」似乎很讨厌眼前的男人,东方男子皱紧着眉头,把文件连同金笔一起啪地甩在桌上。 「谢谢。」 男人见怪不怪地点点头,起身将文件拾起,整理好后放回黑皮包,有条不紊地说,「律师费将从拍卖您所拥有的房产里划扣,嗯……我们会在下月委托拍卖行,拍卖您在纽约、洛杉矶、还有巴黎的公寓,别墅。」 东方男子没好气瞪着他。 「还有,今晚我们会拖走您停在这里的保时捷,」男人边说着边把黑皮包夹到腋下,「赔偿给杜氏财团。」 东方男子翻了翻白眼,快要气绝。 「那么,我告辞了,有任何疑问请致电律师事务所。」男人稍稍鞠躬。 「等等,」东方男子松开咬得发紫的嘴唇,一字一句生硬地说,「究……究竟多少……」 「您是指宣布破产时的金额吗?」男人俐落地接过话,「两亿六千万美元。」 「两亿六千万?!」座椅上的男子像被刺到似的跃起,瞪着眼睛大叫,「怎么可能?!」 「集团倒闭,作为董事长和法人的您,必须承担百分之九十的债务,您不知道您的公司在运营期间,钜额亏损和借款的状况吗?」
天生冤家,名字很有意思,既有缘分天注定的意思,又有二人的斗气的势头,冤家总是先打打闹闹,后欢欢喜喜,生活多姿多彩,一定支持啊
首页小说推荐穿越架空耽美小说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