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婚成瘾在线阅读 - 第66章 他抱着别的女人?

第66章 他抱着别的女人?

        他在意孩子,会对孩子负责,这一点,她丝毫不否认!

        但是,他却只把她当成了一个玩物,一个心机深沉的玩物,不同的是,她这个玩物,有一个光明正大被玩的身份。

        居然会对他产生好感?

        突然间,梨诺觉得自己不止可悲,也挺廉价的!

        所以,这一顿饭,她都选择用食物占着嘴巴,一句话都没有说。

        完全不知道她心思产生了这样的转变,封以漠想的是同一件事,重点却是在下药的人。

        那天之后,梨诺对封以漠的态度,打从心底有了转变,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微妙了起来,一个更加地在意,一个却自我保护了起来。

        ***

        卓越国际总裁办公室里,翻着资料,封以漠揉了揉发疼的额际。

        一阵敲门声传来,他才直起了身子:“进来!”

        见是莫言,高大的身躯瞬间又仰回了座椅。

        “怎么,很累?”

        上前,莫言把一个资料袋跟车钥匙递给了他:“车已经提回来了,给你送到了家里。白色宾利!”

        “嗯!”点了下头,封以漠抬手示意他坐。

        “找我有事?”看来不是问车子!

        “计划可以动了!就从封涵香开始!”

        抬眸,莫言明显惊了两秒:“你决定了?”

        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正面碰撞,他怎么突然就决定动了,还是从不在计划之列的人动手?他们这是做了什么,把他惹成这样了?

        “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起身,封以漠去倒了两杯咖啡:

        “封涵香手里应该有一部分股权!找人去查下她的家底!这个女人唯利是图、目光短浅!喜欢有钱有势的男人,手里有底就爱蹦跶!碍眼!”

        原本不想跟她计较,欺负人都欺负到他头上了!

        几个关键字,莫言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知道了!国外回来的高富帅投资经理,我会替她安排一个!”

        “嗯!”轻抿了一口咖啡,封以漠又补充道:“做得干净点!记住,这件事,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我明白!”

        ***

        忙忙碌碌地又是一天,这天,不用跳舞,刚交了稿子,突然闲了下来,梨诺对着电脑,竟然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梨姐,走了!”

        “拜拜!”

        一个个地跟同事挥手告别,第一次,她被一种深深的孤独感笼罩了,突然间,她才发现,这三年,除了赚钱,她的生活什么也没剩下,昔日唯一的朋友江露,也在她脆弱的心口狠狠扎了一刀:

        以前,再糟糕,总还有家人,有个温暖的窝,有热汤热炕,而今,却是有家,也不能回家,要不然,老妈肯定担心唠叨地又要从头问到尾。

        回那个家吗?

        百茉园,算她的家吗?

        她不想回去!

        办公室里,蜗牛一般磨磨蹭蹭地收拾着,不经意间,目光落在自己纤长的手背上,清晰的骨感再现,掏出镜子,梨诺就照了下:

        “果然,瘦回去了?”

        鹅蛋的小脸,微尖的下颌,紧致的肌肤……是她熟悉的样子!唇角的笑意尚未成形,却又陡然僵在了半途:

        真得是避孕药的关系!

        想起这茬,梨诺整个又炸成了刺猬,越发的不想回那个家,心底那种厌恶晚上的感觉也开始蠢蠢欲动。

        拎着包包出了门,她随便上了辆公交,又随意下了车,就近找了个小店,吃了碗面条,她又禁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

        “原来闲着也这么痛苦!”

        简梨诺啊简梨诺!以前的大小姐,你都是怎么当的?还真是个劳苦的命!回家吧!

        自嘲着,梨诺走走停停,下意识地就去寻找就近的站牌,刚过了马路,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突然闯入了视野:

        “这不是……封以漠的车吗?怎么会停在这儿?”

        顺着车子的方向,她才注意到一边富丽堂皇的大酒店:难怪!八成出来应酬的吧!

        “不知道到几点,能搭个顺风车吗?要不要等呢?”

        正徘徊纠结不定间,梨诺刚想掏手机问问,一个抬眸,却见高大的暗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而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裤套装的美丽女子。

        女人一头垂直的中分黑色长发,灯光下熠熠生辉,白色的修身上衣搭配着白色的阔腿长裤,身材高挑细长,一副美丽又干练的样子,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举止却颇为亲密。

        不知道为什么要躲,转身,梨诺就跑向了另一边汽车的身后。

        门口处,见汤子怡直打酒咯,封以漠抬手帮她顺了顺气:“没事吧?”

        摇了摇头,女人却难掩一脸难过。

        “很晚了,我给晟打电话!”

        封以漠刚一转身,袖子却被人紧紧拽住了:“封哥,如果我不是我哥的妹妹,如果爷爷不是对你有恩,是不是连这顿饭,你都不会跟我吃?”

        转身,封以漠看了下胳膊处,终归还是没有推开她:“又说傻话了,你喝多了!”

        不停地摇着头,汤子怡情绪明显开始有些激动: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没喝醉!封哥,我知道你讨厌女人,除了兰溪姐,你谁都不在乎!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宁可娶别人都不给我机会?你明明知道,这些年,我一直都很喜欢你,我只是出去了一会儿,为什么你就——”

        脸色丕变,封以漠的嗓音瞬间就降到了冰点:“子怡!”

        “果然,你还是只在乎她!提她,你就生气,只有她,能让你有反应!”

        收回手,汤子怡突然捂着嘴巴,泪如雨下又一副要坐到地下的姿态,伸手,封以漠扶住了她,嗓音也柔和了几分:

        “既然你了解我,就别再说胡话了!子怡,我一直把你当妹妹!你跟别人不一样,我不想伤害你,明白?妹妹才是一辈子的,你会找到属于你的那个人!”

        她是明白,可是她也不能不难过!因为她的身份,她连受伤的资格都没有吗?为什么尹兰溪就能得到他另眼相待,其他的女人,再优秀却也全都如草芥?

        扑进他的怀中,汤子怡借着酒劲儿,放肆地抱紧了他:“封哥——”

        推了几次,没有推动,周遭满是酒气,封以漠只能拿出手机,给汤励晟传了个讯息。

        另一边,远远地望着这一幕,听不到两人的对话,这一切,到了梨诺的眼底,却全都变了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