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婚成瘾在线阅读 - 第182章 是你?

第182章 是你?

        “据我了解,江家这一家,都是标准的暴发户、势利眼、欺善怕恶,还自私地很!最近,我们的世界园项目,他们还想挖门路投标呢!真是自不量力!不过,江建设跟这个江露倒如出一辙,很会做戏,去年还混了个‘慈善企业家’的名号呢!听说他每次捐款的时候,都会找着名目克扣工人下人之类地,总之,就是能省点是点!”

        听着,封以漠对这一家子也没什么好感,灵光一闪,道:“他不是想竞标吗?给他个机会!”

        “呃?江河建设吗?”

        点头,封以漠口气不冷不热地:“嗯,最近闲得慌,拉进来,玩玩!”

        毛骨悚然地,莫言就禁不住打了寒颤,顿时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不会就为了那一巴掌,要整人家吧?明明最近他都忙成陀螺了!

        ***

        另一边,紧赶慢赶地,梨诺虽然在最后一秒钟前冲进了公司,侥幸没迟到,但因为跟封以漠擦肩的一面,再加上昨夜的插曲,这一天,她的心情都不怎么好。

        接连出了两次纰漏,梨诺来回改了几次,资料打废了无数,整个人也有些焦头烂额,刚重新装订好入库资料,一个陌生的号码突然打到了手机上:

        “你好,佳艺翻译简梨诺——”

        “简小姐,我是春生医院的医生,有很重要的事儿跟你商量……你方便过来一趟吗?”

        一道好听的男声传来,一听是父亲住的疗养院的电话,梨诺急得都站了起来:

        “方便,方便,我马上过去!”

        那头的话还没说完,梨诺已经挂了电话。让同事帮忙入库了资料,请了假,就飞奔到了医院。

        “医生,我是简梨诺,是不是我——”

        一口气冲进办公室,梨诺一抬眸,愣住了:“是你?”

        “简梨诺小姐,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起身,肖慕笑嘻嘻地看了看她。

        “你怎么在这儿?你是医生?你冒充医生叫我来的?”打量着他的笑颜,梨诺疑惑地拧起了眉头,一颗心却稍稍松缓了下。

        “冒充?我可是这里的首席高级医师!”

        说着,肖慕示意地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名字牌,明显是对专业被质疑颇有微词。

        扫了一眼,梨诺“喔”了一声:“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看他的态度,梨诺已经像是吃了颗定心丸:父亲应该没事,否则,他不会还这么轻松地有空跟她闲聊。

        “您的医护卡里余额不足一万,我通知你过来续款,免得影响后续治疗……”

        一听,梨诺整个炸毛了:

        “你有没有搞错?又还没有欠费,一条短信,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儿,你还让我请假跑一套?靠!”

        怒不可遏,梨诺爆粗的话都直接出口了!一想到自己跑这一趟,请假半天也是小两百块,她整个就要气疯了!

        猛不丁地被她吓了一跳,肖慕嗓音都弱了些:“我是想通知你有空过来的——”

        谁料想,她自己急吼吼地挂了电话,就跑过来了!而且,这通电话,他的确是为了想要见见她,说得严肃了点,想让她确定个时间来找他!

        气得脸都绿了,拉开门,梨诺走了出去,还“砰”地一声把门摔了上去。

        身后,肖慕身子微微一颤,转而嘴角却露出了一抹笑意:还很是个火爆的小辣椒!

        明明自己脾气急,居然还敢对他发火?这不是医院吗?他不该是老大吗?

        愣了片刻,他才拉开门,追了出去。

        梨诺去疗养监护病房看了下父亲,知道父亲安好,她也没多久留。因为,刚刚肖慕的一席话,将她生生打回了现实。

        她不能懈怠!

        她也没有资格为情、为爱这种私事小事神伤消沉,她还有很多事要做,父亲还没好,她还需要赚钱!赚很多的钱!

        走出病房的时候,梨诺又跟肖慕打了个罩面,这一次,肖慕舔着脸主动跟她寒暄、嬉笑,最后却只换了她几个讨厌的白眼,转而,梨诺便大步离开了医院。

        这一次,肖慕既没追,还觉得不以为意,因为来日方长。

        ***

        想到未来,梨诺突然感觉到压力山大。赚钱,似乎已经成了她这几年生活中的唯一,而今,刚刚拉紧的缺口却又在不停地扩大。

        房间里,深吸了口气,梨诺暴走了几圈。

        “最累的时候都过来了,再坚持坚持,也许,父亲就醒过来了——”不停地安慰着自己,仰头,望着天花板,她的眼底却也禁不住酸涩。

        对比着以前无忧无虑的生活,这天渊之别的几年,她真得太累了。

        可是,她没有选择!

        一直熬等了三年,其实,也并不全是因为章越泽,就算以她现在的境况,有资格去享受爱情吗?又有几个人会愿意娶她、接受她这一大家子,即便不愿承认,她也不能否认,自己的家庭确实是负累。

        光是父亲的手术费就足矣搬空一座金山银山,而且,她也不愿意为此向人伸手,这三年,她的头已经低的不能再低了,她宁可累着,也不愿乞讨的生活!

        所以,她还是要靠自己!

        即便累着,却能睡个踏实的好觉。心里大约盘算了一下,单靠自己翻译的外快还是远远不够。

        父亲多做一次检查,她一个月的工资基本就打了水漂。

        而且,因为阑尾炎的手术,她短期内也不能再跳烈舞,夜总会的兼职,也不能继续了——

        “哎——”

        越想,越觉得屋漏偏逢连夜雨,如果封以漠这个时候再跟她摊牌,她可真要雪上加霜了。

        “要跟他低头吗?”

        不,不可以!就算她愿意,低头,就有用吗?她又能低多久?说不定最后,还是要回归原点,还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永远都是不可靠的!她能靠的,只有自己!

        “简梨诺,加油!你可以的!”

        这天晚上,梨诺在屋子里走了大半夜,最后还是忧愁地失眠了——

        隔天一早,梨诺打起了精神,去跑了半小时的步,她定期晨跑,不单纯是为了保持身材,更重要地是,她需要健康的体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