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婚成瘾在线阅读 - 第202章 我要离婚书

第202章 我要离婚书

        开着车,封以漠一路踩着油门回了百茉园。

        将梨诺抱回床上,转身,他拿了药箱,又去蘸了热毛巾,回到床畔,却见她又是拘留室里如出一辙的姿势,整个人蜷缩地抱成一团,像是缩起的刺猬一般。抬手,刚撩开她眼前垂落的发丝,又一道腥红的目光射了过来——

        第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凶悍,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剑,从骨子里散着戾芒。莫名地,他的心,一颤,手也停在了半空:

        “别怕,我只是……想帮你擦擦脸!”

        说着,封以漠的动作都延迟了下来,怕惊着她,一点点地靠近,试探着,轻之又轻地把她脏兮兮的小脸给擦了出来,随之映现地,便是她一侧红肿的脸颊跟唇角的淤青,霎时,封以漠放在她脑后的手就紧紧攥成了拳,隐隐地,青筋暴跳。

        拿着梳子,帮她把头发梳拢了下,封以漠才惊觉,从看到她,她几乎就是维持着这样一个蜷抱的姿势,不动不说话,目光不是呆滞地失神,就是刚刚那样,凶巴巴地像是要跟人拼命。

        总觉得她哪里有些不对劲,缓缓地,他抚向了她一侧的脸颊:“小梨,你看看我,还认识我吗?跟我说说话,好不好?”

        他的话音刚一落,梨诺却甩着头脱离他的钳制,又蜷缩着窝了回去,目光呆呆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双膝还往里缩了缩,一件宽大的男士西装近乎已经将她整个身体全都淹没了起来!

        她不会吓傻了吧?

        心,陡然就慌乱了起来。

        刚想说些什么,不经意间看到她蜷缩半露的小脚丫,裤袜还是破碎的勒在身体上,起身,封以漠转身先去拿了睡衣,同时也把药箱拎了过来。

        可他的手才碰到西装,一动,梨诺凶狠的眼神又瞪了过来,抿起的唇瓣再度发出了些低沉的嘶嘶声,同时小手也攥住了衣服,紧紧地。

        这才感觉,她不是一般的不对劲。不靠近她,她就安静地像是不存在,只要靠近她,不管干什么,她的反应,都像是受伤的小兽看到敌人,瞬间就是一种要厮杀的紧绷状态,她的眼神,似乎是涣散的,而她的反应,像是——习惯性地条件反射!

        难道,她不是被吓到的缘故?她是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事儿?本能地自我保护?

        突来的认知,封以漠整个都吓了一跳。

        是啊,今天那一幕,换成一般的女人,不早就哭成泪人了?她怎么这么平静?那触目惊心的一刻,连他看着都胆颤,又不是乱世,她怎么会——?

        坐下,封以漠将她紧紧抱进了怀中:“小梨?”

        一下下地抚着她的秀发,这一次,封以漠没强行去拽她身上的衣服,而是放缓了嗓音,想把她从失魂的梦境中拉回来:

        “我们回家了!你衣服脏了,要换下来……不要怕!我帮你换下来,清理下伤口,好不好?我轻一点,不会弄疼你……”

        每说一句,封以漠都注意她的反应,然后试探一下,终于一点点地褪去了她身上的西装,帮她把外套脱了下来,换上了睡袍。

        看着她细白的手臂、脖颈处,掐痕累累,还有些似是被皮鞭抽打的伤口,血迹斑斑,都开始干涸了,猛不丁地,他就想到了进去的时候,男人压在她身上,手上拿着皮带,幽深的眸子瞬间幽潋起层层阴鸷的风暴:

        那个畜生!

        小心翼翼地动作着,封以漠的心情已经狂躁到了爆发的边缘。

        蘸湿了毛巾,他再度拉起了她一只手臂,一点点帮她擦着上面的血污,清理着,帮她消毒,擦了些药,伤口面积大的,怕摩擦到会疼,还帮她贴了一些纱布,但从始至终,除了偶尔地轻哼声,她竟然一滴泪没掉,一句疼都没喊。

        帮她清理好,封以漠才起身,刚想去换个毛巾,背后突然传来一道似有若无地低柔嗓音:“给我!”

        “什么?”

        一时激动,他又坐了回去:“小梨?”

        缓缓地抬眸,梨诺突然很认真道:“离婚书!给我!”

        没想到,他开口,居然是这三个字,高兴之余,心却猛地一揪,无意识地,封以漠已经抿紧了唇瓣。

        下一秒,梨诺重申的嗓音却拔高了几个音阶:“离婚书!给我!我要跟你离婚!离婚!离婚!你给我!给我!”

        突然揪着他的衣服,梨诺发了疯一般:他居然真让她去陪客商,还是一个人话都听不懂的急色鬼?

        身体的疼痛让她恢复了意识,整个人却也激动到不能自控:

        “封以漠,你就是个混蛋!禽兽!畜生!变态!就算你讨厌我,你不把我当人看,好歹我们也在一起过,我还替你照顾过奶奶吧?没有功劳,我连苦劳都没有吗?你居然半点情分都不念,你居然让我去被一个浑身狐臭的丑八怪糟蹋?呵呵,你果然够狠够冷血!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你不是有洁癖吗?你不是嫌我脏吗?离婚书,你给我离婚书!”

        扯着他,梨诺撒泼的小野猫一样,又抓又打,一直紧绷的那根弦突然像是断了,浑身颤抖着,泪如雨下。

        “你给我,给我——”

        半天,见他都没反应,也不接话,梨诺又气又急,却明显也是一个巴掌怕不响,不消片刻,整个人已经无力地瘫坐在了床上,小脸上全是狼狈的泪水。

        突然收紧手臂,封以漠将她整个抱进了怀中:“对不起!”

        这次,是他的失误!

        “我不要‘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我最讨厌这三个字!我要离婚书!你给我,给我!”

        揪着他的衣服,梨诺又激动了起来。

        身上的痛,对她来说,根本都不是事儿,可是昨晚、刚刚的一切,却是她心底最深的疤,每每,她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差点她以为自己就要完蛋了!

        这样的情况,她的确经历过不止一次,是她心底最恐惧的噩梦,每一次,都是水深火热地,像从地狱里走过了一遭!

        没想到,三年后,旧事还会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