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婚成瘾在线阅读 - 第331章 做没做,你看不出?

第331章 做没做,你看不出?

        被突来的一团事弄得焦头烂额,封以漠觉得自己也是悲催地紧,双臂缠在她的腰间,嗓音也柔得滴水:

        “还没来得及收拾,我们出去说!”

        拉着她回到沙发边,视线一落,入眼地却是一个精致的甜点盒,梨诺眉头一蹙,封以漠真是撞墙的心都有了,抬手直接扫进了垃圾桶,不敢提尹兰溪在画展上对他耍心机不死心,这次她做蛋糕,道谢之余,更重要的是致歉,封以漠只能避重就轻:

        “画展很成功,我去捧场,她赚了些,特意送来道谢的!”

        生怕尹兰溪又留下什么让人误会的东西,封以漠都开始草木皆兵了,拉着梨诺直接往办公桌的方向走去,因为在他的印记里,尹兰溪进门之前,他把重要的文件都整理过了,而她一直没靠近过来,刚刚又只有她一个人在,为了避嫌,她应该也不会过来。

        将梨诺推在椅子上,封以漠转身还帮她倒了杯水,宠溺又安抚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饿了吧!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

        歪头避开了他的碰触,梨诺还带着些情绪:“随便!”

        原本是想好了才过来的,这一刻,梨诺哪还有心情,心里乱糟糟地,她甚至都不知道该不该信他。

        见状,幽幽叹了口气,封以漠回身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按照她平日的喜好,点了两荤两素一汤,同样的吩咐厨房加了甜点跟果盘。

        “嗯,就这些吧!对,餐具多放两套!”

        封以漠刚放下电话,突然一个物什砸了过来:“封以漠,你就是个大骗子!”

        起身,梨诺气得都跳脚了。

        视线一个垂落,封以漠才看到地上的戒指盒,本能地拽住了她的手腕,却一阵纳闷:这又怎么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

        “小梨!送你的戒指,你生什么气?”虽然原本不打算给她了,但她看到了,要喜欢,留着就留着吧!

        “你再编!送我的戒指,你写别人的名字?你当我是文盲还是傻瓜?你就是个骗子!参加个画展,你衬衫上也能沾上她的香水跟口红?送我的戒指,写尹兰溪的名字?上班时间,跟她在一个房间,明明是红色心形的甜点,你跟我说是道谢的?衣衫不整的,你跟我狡辩是因为水龙头坏了?是不是我逮着你们两个在床上,你也会跟我抵赖那是在演戏?你们两个分明是合着伙的骗我!我这么相信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戏耍我?你还送我妈房子,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是不是连我妈也算计上了?”

        难道她遇到的又是一个章越泽吗?拳打脚踢地,梨诺真是要崩溃了,幸亏她没有跟他提父亲的事儿!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对她有企图,还是她母亲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他想要的?

        这一会儿,梨诺每个毛孔都渗着寒意,好不容易才爬起来,她太害怕又上了一条贼船!

        “有什么目的,你说!要我的心肝肺,要我的血还是要我的命,我都给你!你别打我家人的主意!”

        刹那间,封以漠真是懵圈了:“你在说什么呀?”

        他做这些当然是为了讨她欢心啊!什么香水、口红?她这些奇怪的想法都是哪里来的?

        只觉得鸡同鸭讲,认定他在装傻,挣扎着,梨诺直觉没有沟通的必要了,见鬼一样地瞪着他,甩手就想往门口走。

        “小梨!”

        弯身捡起戒指,封以漠本能地解释道:

        “原本选了是给你当婚戒,让你戴着能应付封家那群人的,今天刚送来!我觉得不太合适、不喜欢,另外换了一个款式,才不想把这个不满意的戒指给你,可跟尹兰溪有什么关系?戒指这种东西,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吗?怎么会随便送给别的女人?”

        “走开!不要碰我——”

        “我不想听!”

        越听越觉得他的话漏洞百出,梨诺想离开,封以漠却下意识地挡着她的去路,拉扯间,梨诺一路躲闪,却被逼着一路后退,不自觉地竟越走越往里。

        “小梨,你冷静点!有什么问题,我们好好说!”

        “你走开!不要过来!”

        气头上,甩着手,梨诺也是泪流满面,也没注意到,两人竟然一路退到了休息间里,等她再想跑的时候,人都抵在床边了,无路可逃,急慌慌地原地打了转,眸光一转,梨诺的视线就落在了垃圾桶边的一团卫生纸上,一个定睛,她更是整个炸毛了:

        “这是什么?你再给我编!骗子!骗子!骗子!混蛋!”

        随手抓过一个枕头,梨诺砰得砸了过去,整个人却也崩溃地瘫坐在地上,气得嚎啕大哭:

        “无耻!下流!家里骗我,公司里也骗我!都欺负我,把我弄来这个鬼地方,被排挤,被冤枉,你还在办公室里放这种东西、干这种不要脸的事儿!龌龊!呜呜——”

        靠着床,蜷缩着小脸埋入双膝,梨诺哭得上气不接上气,浑身都在颤抖。她想走,她片刻都不想呆在这个让她讨厌的地方了,可是她又浑身无力,连动都都动不了。

        目光扫过一边的垃圾桶,封以漠的眸子都禁不住瞠大了几分,瞳孔里的震惊不言而喻,休息室的垃圾桶有两个,一个有盖子,临近桌边的这个是没有的,此时,里面一堆杂物,熟悉小黑袋跟像是用过的避孕用品,一边还堆着不少用过的纸巾,地上还掉落了一团,他甚至能看到一些浓稠的白色物什。

        别说梨诺,封以漠的脑子也跟着“嗡嗡”了三秒,这现场,也做得太逼真了吧!有那么一刹那,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健忘症,要不是熟知自己的习惯,他真要以为做了什么给忘记了!

        目光落在地上哭得一抽一抽的小女人身上,封以漠的心也缩成了一团。

        在他的认知里,梨诺是要强、执拗也傲娇的,任何事,皮实到“无理也要争三分”,哭肯定也是要藏着的,像是带着强悍的自愈能力,永远都是活力满满的,这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她这般脆弱无助、哭得像是个被世界抛弃了的小可怜!

        突然间,封以漠觉得,她也是个普通柔弱的小女人,需要很多很多的爱与呵护!

        半蹲半跪下,封以漠强势地将她整个搂在了怀中,温热的掌腹一下下抚触在她的发间:

        “在一起这么久了,我的习惯跟喜好,你还不懂?做没做,你当真看不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