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婚成瘾在线阅读 - 第1343章 二少篇,消失的字条

第1343章 二少篇,消失的字条

        想起她生病的每一次,想起虚弱的温无辛跟她在一起的画风,封一霆的心是凉的,原以为经历了前面的种种,她会明白他的心思,真心对待这场婚姻,自己突来的这一场小病,莫名地却让他有种寒透了心的绝望,一种前所未有的深沉的“放弃”的念头在封一霆的心里也悄然扎根、隐隐地开始萌芽:

        也许他做什么都不能弥补两人相遇的那个不完美。如果今天在她心目中的份量依然不能跟那个渣相提并论,他是不是真地该死心放她走?

        一个不把他当回事儿的妻子,他掏心掏肺有何用?

        全然不知道封一霆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彻底的转变,一边给他热着暖胃的牛奶,季千语还盘算着回家给他准备什么物什,今天是因为仓促才让管家送饭,以后有空了还是要亲手做的,不管如何总是一番心意。

        因为封一霆不搭理她,没趣地自言自语后季千语也闭了嘴巴,忙活完就静静地陪着他,看着护士给他分药,叮嘱事情,偶尔也会询问地插上两句嘴。

        不一会儿,封一霆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很自觉地,季千语就出门去溜达了一圈。回来的时候,见他打着吊针在床上打起了瞌睡,床畔守着他,她也静谧地趴了下来。

        无言的上午悄无痕迹地溜走,中午的时候,季千语又开始了自己唯一的工作——给他喂饭,同样的,那种奇怪地说不上来的感觉跟眼神再度笼罩了她,见都收拾了碗筷,某人还是一个字都没有,床畔给他整理了下随手记的纸笔,又给他把手机充上了电,季千语才半颓废地坐到了一边:

        “老公,躺着累不累?要不要出去走走?”

        没反应!

        “老公,你有没有事儿要我替你做?”

        问的空气!

        幽幽吐了口气,季千语再接再厉:“老公,你晚上想吃什么?鱼汤好不好?”

        她的话都还没说完,某人已经直接闭上了眸子。

        赤果果地被嫌弃了,知道自己又自讨没趣了,她心里也很是惆怅,没想到这一次他会这么大情绪!

        这一刻,季千语是很不适应的!从没这般腆着脸哄过男人,最后长了半天的嘴,她再也没发出声音,起身,给他拉了拉被子,蔫蔫地往一边沙发上走去。

        冬日的午后,总是温暖的让人困倦,沙发上打了个瞌睡,猛地醒来,季千语才发现床上已经传来了沉稳的呼吸声:

        睡着了?

        揉了揉眼睛,她又奔回了床头,给他拉了拉被子:

        睡着了好,睡着了就不会用奇怪的眼神看她,她也不用挖空心里找话题了,医生也说他满身体力透支的迹象,太累了,需要休息!

        “我又没做什么,这么小气~”

        床头呆站着,嘟囔了句,想起什么地,季千语从包里掏出便签纸给他留了个字条,随后快速离开了房间。

        想着他一时半会儿应该醒不来,季千语就快速回了趟家,给他收拾整理了一些衣服日用品,都是他常用的,而后还亲自去厨房煮了一锅粥,米少汤多,想着给少食多餐的他当水喝,还用蔬菜鸡蛋给他蒸了鸡蛋糕,就准备着卖乖给他当下午茶讨他欢心了。

        家里,季千语快速地忙活着,想着下午能早点赶回去。

        而另一边,丁若雪却已经拎着汤品去了,一进房间,她率先看到地就是床畔一张便利贴纸,上面是一行娟秀可爱的字迹:

        [老公,我没溜号哈,不要生气!回家拿衣服,很快回来~等我(笑)!]

        脑袋“轰”地一声,丁若雪脸色变了下:那个女人来过了?

        昨天他说没事马上出院的、而且她显然是不知情,怎么才转眼的功夫,他不止没出院,她还来过了?

        一阵莫名的懊恼,丁若雪只觉得自己仿佛又错过了什么,若不是今天突然想起来该问问他的病情,她倒是还不知道他其实根本没出院,还严重了!

        该死!

        她该早点过来的!一丝之差,难道又功亏一篑了吗?

        正懊恼间,床上似乎传来异动,条件反射地,丁若雪一把就将那张纸攥入了掌心,快速揉成了一团。

        慵懒地一个睁眼,突然一团黑影毫无预警地闯入眼帘,封一霆倏地就坐起了身子:“若雪?你怎么来了?”

        下意识地,他的视线快速逡巡了一周,脸上一种说不出的颜色:她没在?

        清楚地捕捉到了他眼底一闪而逝的慌乱跟失望,尖锐的指甲刺入掌心,感受着那微微的异样,丁若雪的心里就像是有条毒蛇在疯狂地吐着芯子:

        他在担心什么?

        就这么怕那么女人见到她吗?

        五脏六腑都要被搅烂了,但是面上她却不能有任何掩饰,甚至还要笑着,丁若雪还要故作不知道:

        “不是我还是谁啊?一霆,你怎么了?”

        “没有!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中午偏后,现在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啊!想到这点,封一霆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再加上还是怕她突然跟千语撞上,他竟然有些莫名的慌乱,心思前所未有的无措。

        潜意识里,他并不愿意两人唐突的见面,而是希望彼此都有准备、都知道的时候!

        所以这一刻,封一霆的心也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你说昨天没事,我以为你已经出院了,想打电话问问你的情况,结果没人接,打去公司才知道你还没出院,知道你的胃病肯定是又严重了,所以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一霆,你饿不饿,我帮你带了些养胃的汤,中药熬的,可以当水喝——”

        丁若雪越是细心体贴,封一霆心里波动越厉害:

        “好,谢谢,等我渴了再喝!雪儿,回去吧!你这个时候出来太危险了!要是有个什么可怎么是好?”

        “一霆,我担心你,我想陪着你——”

        “雪儿!不让我担心!你知道,我是老毛病了,压力大了就会犯两天,打几天消炎针就好了,没事的!”

        两人正说着话,封一霆的手机响了下,接了个电话,他顺势道:

        “江弘正好过来,一会儿我让他送你回去!”

        “一霆?”

        “听话!”

        很怕两人会撞上,封一霆急切地希望她赶紧离开:

        “你的身体特殊!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以后不要冒这种险,我会担心你的!雪儿,你的病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严重了会要命的!”

        久违地,封一霆再度主动地握了握她的手:“别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对自己好一点!”

        “只要你好,我就会好~”

        江弘一到门口,看到地就是这样的一幕,顿了顿,才抬手敲了敲门:“总裁——”

        先给了他一些文件,含糊地说了一点公事,江弘才跟丁若雪一起出了门。

        透过窗户,远远地看到两人离开的身影,封一霆才陡然松了一口气,放下窗帘,正准备回身,猛地想起什么地,他倏地又转了回去:

        他们两人的姿态——怎么像是亲昵的情侣?牵手、挽手?角度的错觉还是——

        若雪跟江弘很熟吗?

        回身,视线逡巡了一圈,封一霆的面色又是一沉:那个女人呢?他打个盹她就见缝插针地溜了?多陪他一会儿会死吗?

        转了一圈,没看到她的包,封一霆的心情更糟糕了:是有事走了还是跑去另一个房间了?

        要不要……出去散个步透透气?

        脚下刚一动,医护人员正巧推了药车进来:“封先生,该打药了!你要先去个洗手间吗?”

        一句话将封一霆拉回了现实,也打消了他一闪而逝的念头,随后,他便又回到了床上,却气得脸颊都是鼓起来的。

        家里收拾了一通,季千语回来的时候,生怕忘记了什么,直接给拉了个半大不小的皮箱过来的!手里还拎着她煮的粥,虽然此时已经堪比水和的米饭,连点汤都看不到,但她却聪明地又煮了些红枣给加了进去,愣是把煮废的粥给变成了和稀的粽子,放在玻璃的小罐中,还颇有卖相。

        所以,折回的时候,季千语的心情还是不赖的!

        刚一出电梯,她一抬眸,就看到了一边呆站在门口的温无辛,视线一个交汇,她却没主动出声,只是对着点了他点了个头,抬手做的却是拒绝他上前的手势:

        已经很乱了,不管是为谁好,她都不觉得还是不要再有交集更好!

        转身,季千语很快地就离开了,她没注意到,身后温无辛一脸的受伤,而此时,病房里,生着闷气,封一霆也没按住自己动荡的心思,脚下不能动,潜意识里的阻拦都没能按住他手下的动作,走了个小关系,他让人把楼层的监控给弄到手机上了,而他开始的第一眼,看到地就是两人眉目传情的画面。

        砰得一下扣死,他咬牙闭了闭眸子,此时,行李箱滑动的轻微咕噜声已经直击耳底。

        怕打扰他休息,门口处隔着一段距离,季千语就把行李箱给提了起来,进门的时候还气喘吁吁地:

        “老公,你醒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