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婚成瘾在线阅读 - 第1780章 二少篇,领证,一波三折(1)

第1780章 二少篇,领证,一波三折(1)

        揉了揉嘴巴,池月宛狠狠地戳了他一下。

        傻笑着,秦墨宇却再度在她脸颊之上轻啄了下:“宛宛~”有了她,工作都不再枯燥了,阮盛不在,他也有了可以倾诉跟商讨的人,这种感觉,很奇妙,却让他无比的舒畅。

        情不自禁地,他再度一个低头,池月宛却扭身直接从他腿上翻滚了下来:“又来?真是不长记性,果然白说了!”

        转到他身后,池月宛还直接将他转了回去,小手落在他肩头,再度玩耍地帮他揉捏了下:

        “以后换个方式感谢我!比如,你可以说一百句甜言蜜语,夸我聪明漂亮,说喜欢我之类的,也可以请我吃一百顿大餐,中西日韩法意大餐挨着来一遍,不,日式就算了,我不喜欢吃生食,再或者,你可以跟我买一百个小礼物,衣物鞋帽花草玩偶一根棒棒糖我也是不会嫌弃的……”

        享受着她的按摩,翻着手机上的新闻,耳边还是她清甜嗓音的絮絮叨叨,秦墨宇只觉得时光无限美好,顺嘴就接话道:

        “为什么不可以是一百个吻,或者一百次……床上活动?”

        秦墨宇回眸,视线一个碰撞,池月宛瞬间被问懵了下:“呃?”

        还没回过神来,一道愉悦的笑声再度岑岑而起:“还有,为什么都是一百?”

        不是九十九,也不是一千,她对一百是有有多深的执念吗?

        长长的睫毛眨巴了下,池月宛的思绪明显被他打地断了片,她本就是随口而说的,等她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这一票旁生枝节的问题在等着她:

        “一百不是满分、不是不多不少刚刚好圆满吗?”

        刚给自己找了个完美的解释,池月宛还傻憨憨地思索着这个问题,秦墨宇的思绪却再度大反转:“明天我们去领证吧!”

        慢半拍地,明显怔了三秒,池月宛才惊叫出声:“啊?”

        他说的是领证吗?

        视线再度交汇,秦墨宇也被她突来的反应弄得一惊,再度回眸,很认真地重复道:

        “宛宛,我想娶你!我们结婚吧!婚礼可以以后再办,先领证好不好?择日不如撞日,明天不开会,我们一早就去好不好?”

        “你说真的吗?”低喃着,手下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池月宛还有些不敢置信。

        再度将她拉回了腿上,秦墨宇在她唇上落下了深情一吻:“一辈子也就领这一次,我可是把自己都交给你了!”

        “噗嗤”一声,池月宛禁不住笑了起来:“这是要我娶你吗?”

        “只要可以在一起——”什么模式又有什么关系呢?

        从来没有到这样的危机与磨难,也从来没有如此的幸福与满足,这一刻,秦墨宇很清楚,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灵魂伴侣,于公于私,两个人都有着说不完的话题,每一天都是伴随着快乐开始,幸福结束,无论从哪一方面,他们都是契合的,她就是他曾经梦想中的那个人,完美地无可挑剔。

        也很是开心,小手搭在他的腕上,眸子有些害羞地不敢看他,池月宛的视线落在他手中,状似无意地拨弄了下他的手机,笑意却是掩不住地:

        “那我得好好准备准备!我的聘礼呢?不会想空手套白狼白捡个媳妇吧?我可是很贵的!对了,我的户籍册好像还在家里,要送过来可能会有些赶……”

        关键是领证这么大的事儿,她家里还不知道会不会同意呢!

        “我的一切,全是你的聘礼!你的人在,其他的手续都交给我,肯定可以领的!”

        话音刚一落,秦墨宇突然发现怀中的女人半天没动、也没音了,惊觉到异样,他才扭转了下身躯:“怎么了?不相信我吗?领证前,我可以请律师先公证——”

        见她身体僵硬,脸色也有些变化,顺着她的视线,他的目光才落在了自己手中的手机之上,此时,几条大标题的新闻进入了视野:

        [深扒:秦少新欢系寡妇,疑‘不孕’]

        [天纵:危机难舍私情,真爱or祸水?]

        [揭秘新欢:豪门千金,情史丰富,恐不孕]

        ……

        一个页面一共出现了不到四条,配的都是天纵的图片或者他的照片,但是三条里面居然有两条出现了“不孕”的字眼,偷偷地看了她一眼,猛不丁地,秦墨宇的心也跟着“咯噔”了一下:

        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爆出这种消息?

        这是从哪儿出来的风声?

        这件事,如同那次的掉水,一直是就两人之间不能碰触的刺儿!他心里不能说完全不介意,但他知道,其实,她比他更介意!正因为如此,他私心里其实一直也很怕碰触这个话题!

        因为是自己一时错误的判断造成了她永久的伤害,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对他而言,无形中已经成了他心头的一种遗憾、懊悔跟负担。

        关了手机,秦墨宇试探地拥紧了她:“不要看上面的胡说八道,这不会改变什么!”

        知道避不了了,拉起她的手,秦墨宇直言道:

        “宛宛,虽然我是喜欢孩子、也想要孩子,但如果孩子跟你只能选择一个的话,我选你!其实情况也不一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想要我们两个人的孩子还有各种各样的可能,通过医学科学的手段,不是不可能的,我们还年轻,不是吗?最最最不济,大不了我们就领养个,或者就不要,没有人规定人这一辈子必须有孩子,对吗?我们来这个世界走一遭,是体验历练我们的人生,不是为了研究怎么生个孩子、必须生个孩子!你想想那些同性之爱,那些有孩子的最后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成为孤寡家庭的也比比皆是,不是吗?不要为这件事再不开心了,如果命中注定如此,我们就坦然接受吧!活在当下,或者就活在这一刻就好!”

        十指紧扣,秦墨宇深情的目光直直望入了她的眼底:“我们不知道明天会如何,也许一觉醒来,我破产了,也许来个天灾人祸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