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婚成瘾在线阅读 - 第1946章 龙少篇,我的女人你想怎么吃?(2)

第1946章 龙少篇,我的女人你想怎么吃?(2)

        见是自己刚刚打发的那个鹿公子,慕容云裳也禁不住郁闷地蹙了蹙眉:

        这个鹿昌,怎么回事?在圈里,他好歹也算是小有名气!光顾雾里花已经够稀奇了,还来了就找她麻烦!

        当初选择要勾搭的对象的时候,她还曾考虑过这个男人!只是筛选后决定的时候,想着选什么人也是选,决定从高处入手,才把他给摒除在外了。

        做夜总会这一行的,迎来送往,慕容云裳的记忆力练就的还是很不错的,可印象中两人没交集啊!

        抬手,慕容云裳再度推开了他:“鹿公子,我说了我不陪酒,您走错地方了吧?”

        “不陪酒陪上床也行啊!谁不知道你是龙驭逡不要的女人?”说话间,男人又伸出了手,一个侧身躲闪而过,慕容云裳的脸色也当即拉了下来:

        “买卖也没有强买强卖的,何况是陪上床?鹿公子,等你哪天变成了我老公,你想要我怎么陪我就怎么陪,现在,请你自重!”

        这都什么世道?

        她既没招谁也没惹谁,就想经营个小店混口饭吃,一个个地怎么都仗势欺人?

        慕容云裳的意思很明确,哪怕是卖,陪龙驭逡也是她乐意的,而现在,哪怕是卖,她也不愿意卖给他!好声好气地,原本她只是在讲道理,殊不知,却正好是一根刺扎在了男人的心坎之上。

        当即,男人的脸色也变了,上前、一把就扣住了她的肩头:

        “仗着有点姿色让龙驭逡多看了你两眼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还挑三拣四?一个贱货还敢瞧不起我?龙驭逡能上的女人,我怎么就不行?我还就要试试了!”

        手下的力道不自觉地加大了几分,咬牙切齿地,男人就想低头。

        猛然间意识到男人三句话不离龙驭逡,灵光一闪,原本还想挣扎的慕容云裳突然出声道:“你就这点出息,这么好别人嚼剩的?”

        轻柔的嗓音明显带着嘲弄,慕容云裳的目光直直地望向了眼前愤怒多过欲望的眸子。

        还算俊逸的脸庞瞬间扭曲,男人嘶吼出声:“你说什么?”

        目不斜视,慕容云裳很认真地出声道:

        “我说你不如龙驭逡!他不要的女人,你却还要用强!难道我有说错吗?只能跟在他的屁股后面捡他剩下的还甘之如饴,除了匹夫之勇你还有什么?”

        他跟龙驭逡是有多大的过节?连她都不放过?

        四目相对,一阵刀光剑影的噼里啪啦,肩胛仿佛都要被人整个捏碎了,生疼的厉害,但慕容云裳愣是咬着牙,一声没坑。

        脸色阵阵乍青乍白的难看,被戳中了心事的鹿昌更是明显的下不来台:“你tmd的找死!”

        忿忿地抬起了手,男人攥起的拳头还是明显的青筋暴突,就在慕容云裳本能地缩身闭眼、众人也惊呼地尖叫的时候,却见男人咬地牙齿咯咯作响,伴随着一声低吼拳头却并未落下:

        “老子现在就吃了你!”

        眸子陡然瞠大,挣扎着,下意识地慕容云裳尖叫了一声:“啊!”

        还没用上力气,伴随着一阵明显悉率的响动,一道冰冻三尺的岑冷嗓音传来:“我的女人……你想怎么吃?”

        熟悉的嗓音,不高不低、不急不缓,刚好能让所有人都听到,却低沉地透出了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压抑。

        近乎同时,男人就收回了手,而慕容云裳双手按在胸前也快速地后退了一步躲避风险,扭身,就见过道两边探头探脑的人群都自动让出了道路,在几个黑衣男子的开道保护下,龙驭逡沉着一张脸缓缓地到了眼前,身后侧还跟着傅重。

        眨了眨眸子,慕容云裳还有些不太敢相信:是他?他真的来了?

        龙驭逡已经很久没踏足过雾里花了,这阵仗、今天是什么情况?

        不明所以,慕容云裳还带着惊慌的视线下意识地扭头去看了一边同样西装革履、此时却衣衫略不整的鹿昌,他身后也是带了两个男人过来的,不过此时原本在一边看热闹、偶尔调笑上两句的两人明显都有些畏畏缩缩地,甚至时不时地会去戳下鹿昌的胳膊,眼神间也明显带着逃避的躲闪:

        显然这两个人是很怕事的,或者说很怕此时眼前的龙驭逡。

        止步,龙驭逡的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四周,落在了眼前的年轻男子身上:“我的女人,你想怎么吃?蒸着?煮了还是煎炸?”

        同样的话,又重复了一次,垂眸,龙驭逡轻搓着干净的食指指甲,像是闲话家常一般,但左手食指上一个黑色的指环夜色中也一样的显眼,特别是上面隐隐的金色横“s”的徽标,突兀地见着心肝乱颤。

        道上,都知道,横着地像是龙、像是蛇、像是横s的这个徽标,是龙帮的标识,虽然不常见,但知道龙家的人大概没有不认识的!除了龙帮,没有人敢乱用这个标识。这个标徽虽然只是一个符号,却是一种势力的象征跟警告,龙帮虽然已经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帮派,只是外围对其敬畏称呼的一个延续,但龙帮的势力的确是不可小觑的,要让人缺个胳膊少个腿、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那简直是分分秒秒的事儿。

        所以,不管是店标商标任何标识,甚至连相似的形状都没人敢用,别说假冒就是擦边也没人敢。

        以前有人想沾光,设计了个跟龙帮这个徽标很像的标志还进行了专利注册想以此保住权益,结果专利是申请成功了,结果不到一周,直接关门大吉、淹没在时代的浪潮里消失地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一句话,三个男人的脸色都变了,战战兢兢地,身后一个胆小的直接瘫到了桌上,撞得桌子都一阵吱吱作响,桌上的酒瓶掉在地上,砰地一声摔了个稀巴烂。

        不停地摆手,另一名男子率先出声道:“没有,没有,误会,误会!”

        话音落,他还用力地推了推鹿昌,满目惊恐,其实龙驭逡的话他们都明白,他们要真接了,那就将会是他们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