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婚成瘾在线阅读 - 第2040章 龙少篇,行程怎么这么满?

第2040章 龙少篇,行程怎么这么满?

        拿起手机,捕捉到一边扫射而来的寒芒,叶灵抬起手,下意识地却先扬了下屏幕,嗫呶道:“那个——是逡哥~”

        随后才按下了接听键,转身之际还忍不住吐了下舌头:好险!

        陆阎昊平日虽然挺纵着她,但两人为了她想走向台前的事儿没少产生口角,他刚出差就匆匆跑了回来,叶灵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为什么,所以这一刻,她还真挺怕来个不识相的电话火上浇油的!

        电话一接通,她还有些懵:“呃?”

        长长的睫毛顿了顿,她才慢半拍地出声道:“哥,我没听错吧?”他要她的行程表干啥?

        “这个你别管了,反正我有用,把你排出来的行程全部给我发一遍,别漏了!”又详细地叮嘱了几句,那头,龙驭逡就直接挂了电话。

        攥着手机,叶灵还有些为懵:他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来了?不会是看她突然名声大噪又担心她了吧?

        想起最初憋着一口气想要以“欣妍”的艺名混出个名堂的时候,都是逡哥在背后协调,叶灵的心里不禁又一阵暖烘烘地,瞬间就被一股浓浓的幸福感给包围了:

        还是堂哥对她最好!

        虽然现在她有老公了,其实不是那么太需要依仗他了!

        不过,想想也是十分开心的!

        所以翻着手机,叶灵还是很快地把行程表给他发了一遍,唇角还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趁着这个空当,她还赶紧回了几个工作的信息,顺势把手机给调成了静音。

        ……

        一直耐着性子陪女儿玩了很久,直至有电话打进来,陆阎昊才去了书房,另一边,给女儿洗了澡,叶灵就给她读着故事哄她入睡,看她睡沉了,给她掖好了被角,她才蹑手蹑脚的回了房。

        房间里洗完澡,想起什么地,她又下楼去给某人煮了碗安神汤,端着热乎乎的花茶回来,两人近乎一前一后地回屋,放下汤碗,叶灵难得狗腿子地还帮某人拿了家居服。

        关上门,斜着她,扯过衣服,陆阎昊就觉得一阵头疼欲裂,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看某人怒气隐隐,叶灵撇了撇嘴,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伸手戳了戳他:“你还真生气了?我也没想瞒着你,那个……我也不知道一首歌它就能火,好像是有点走了狗屎运哈!”

        知道他不喜欢她发展这一行,叶灵嗓音又低柔了几分:

        “我就是唱个歌,录个mv,不发展别的!再说你看我的定位就是ice,冰嘛,当然是冷的,所以平时连笑都不太用,不用应酬,不用打扮,也不用讨好别人,跳舞基本就是站着,穿衣啥的不是高冷风就是冷淡风,十有八九都是冷冰冰地端着,所以不招蜂引蝶,很安全的!”

        解释着,看一边的男人还冷着脸,眸色却微微染上了些认真的神色,知道他是在听,叶灵绕到沙发边就勾住了他的脖颈:

        “虽然我老公很有钱,不用我为生活忙,但既然干着这一行,占着茅坑不拉屎总是不太好,我也不能浑浑噩噩地半点上进心没有是吧?天生我材必有用,你看我唱歌也算是小有天赋吧,埋没了躲可惜?花无百日红,火也火不了个一年半载的,难得有点女人味的时候,你就让我得瑟几天呗,再说了,陆少的女人哪个不长眼地敢随便觊觎,你说是不是?”

        歪头瞅了瞅他,叶灵言行举止间都带着撒娇的意味;人前让她如此她还有些为难,现在关起门来,她做得可是很溜了,而且,她觉得梨诺说得很对,对付男人,撒娇比撒泼管用!

        眸色沉了沉,陆阎昊斜了她一眼:

        一直按着按着,没想到她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给翻出花来了!

        在陆阎昊的认知里,叶灵静谧淡泊更满腹才华,却是性情单纯,是不适合混这个圈子的!虽然她的嗓音独特,但她的脑子更胜过她的嗓子,而且,潜意识里,陆阎昊对这个圈就很抵触,这个圈纸醉金迷还乌烟瘴气地,而且一个个进去了都会跟被洗了脑的恶鬼一样就想捞钱,荼蘼地人虚荣且疯狂,自己又不缺钱,又不靠老婆养,他就觉得让心尖的人去淌这个浑水屈地慌。

        看他眼神冉冉地也不出声,估摸着是生气还找不到由头自己憋屈呢,叶灵起身端过了桌上的参茶:“你累了吧?我给你煮了安神汤,专门调理师配的,解乏的!”

        看她笑盈盈地又一脸讨好,最后,陆阎昊还是张了嘴,一杯热茶下肚,胸膛里一股暖意蹿腾,再就着身边的温软,冬日里仿佛也要将人融化一般,明明回来的时候还满腹怒意,这一刻,陆阎昊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放下茶碗,将她搂过,抬手就在她身上轻拍了下两下:

        “明天我给你安排几个保镖过去!不能太累,要注意尺度,只许唱歌,不许应酬!那都拍的些什么照片,弄地跟鬼一样!”

        也不知道谁给她拍的,抓的角度那个好啊,真是把她清冷、高不可攀的气质拍到了极致!

        现在满脑子还是她那张冷若冰霜的绝色容颜,恍如冰雪女王,带着睥睨的尊贵与冷傲,明明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不可一世,偏偏就像是从骨子里往外滋生着那么几缕不合时宜的挑衅,勾动着人内心深处最不安分的因子,让人躁动也诱人征服!

        那些照片简直像带了魔力一般,她的姿容像是不能细看,一旦定睛就会被整个吸陷进去,现在他满脑子还都是她那邪魅的眼神,明明那么的清冷,却让他想起来就燥热。

        总归,现在再不愿意也不能把她藏着了!

        这都已经人尽皆知了,他还捂得住吗?

        心里有种莫名的危机感,越是感觉到掌下的真实,陆阎昊心思越不稳,偏偏跑回来想质问一通地被她柔软的身躯一窝,他什么气势都拿不出来了,斜着她,陆阎昊内心也是崩溃懊恼地很。

        明媚一笑,叶灵却勾住了他的脖颈,俯身就在他脸颊啄了下:“嗯,好,都听你的!”

        靠在他的肩头,眯着眸子他怀里拱了拱,叶灵松了长长的一口气:只要过了他这一关,其他人的方面都好说了,以后她又可以大展宏图了!

        脑子里的计划才刚冒了个尖,胸前却突然多出了一只大掌,叶灵的脸蹭地一红:“你干什么?”

        刚进门就没正经!

        抬手,她就给拍了下来,下一秒,又一只狼爪覆了上去:

        “我检查检查瘦了没?要是为了上镜把我的福利减了我可不同意!灵儿,其实我觉得欣儿一个人应该也挺孤单的——”

        手下动作着,陆阎昊每一个眼神都在清晰地传递着一个意思:他以前怎么没想到呢?要是早给她揣一个,不就没今天这一出了吗?

        “不行!反正现在不成!”

        眸光一个交汇,叶灵抬手狠狠在他脸颊一侧拧了下:“你要敢给我动这个歪心思,我可不饶你!”

        入行这么久,这正是她风光无限的黄金期,突然间像是回到了以前研究室里的自己多年的艰辛要出成果的时候,这一刻,自信心跟成就感都是爆棚的时刻,内心的满足跟丰收的喜悦也是无法取代的,骨子里她是有一种执拗的,对成功的本能执拗,叶灵不许任何人破坏。

        “我想唱歌,不一定要一辈子,但至少也要让我拿个金曲奖、音乐杯什么的才行!”

        每个行业都有肯定的方式,她要的便是付出后的成就与收获!无意识地已经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盈盈地目光望着陆阎昊,回应她的,却是更为炽烈的狷狂热火!

        ……

        另一边幽静的别墅里,冲了个澡出来,拿过打印出来的行程表翻着,龙驭逡的脸色一片阴过一片:广播采访?宣传综艺?表演嘉宾?粉丝见面会?酒会宴会?杂志封面?

        这才火了几天,怎么行程排地这么满?

        翻着,龙驭逡就开始在重点日期上开始画圈,先是红圈然后是黄圈,再然后便是蓝色的点,绿色的,等他阖上的时候,纸张上密密麻麻地已经五颜六色,而另一边,是他对着不得不随之修改的行程计划表。

        没想过一夕之间就能红透半边天,每天紧锣密鼓地工作着,直至清楚地看着周遭乌压压的人群扑过来,慕容云裳才真正地接受了一个事实——她真的站上了母亲梦寐以求的舞台,还成功了。

        “不要挤,大家注意秩序!”

        “麻烦,让让!”

        在一群黑衣保全地围护下,慕容云裳机械地迈着步子,只感觉耳边嗡嗡地,随后倏地像是坠入了万籁幽谷,一片静谧,抬眸,便是一片芬芳的花团锦簇。

        房间的门缓缓合上,一个身着职业套裙的美丽女子走了过来:

        “hot,ice小姐,这是公司特意为两位准备的房间,你们先休息一下,活动开始的时候,提前会有人来通知你们!”

        “谢谢~”

        异口同声,慕容云裳的思绪也跟着回归,这才想起两人是过来参加超级大牌cy奢侈品活动走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