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行走在恐怖世界在线阅读 - 第71章 布局

第71章 布局

        三天后,肖止穿着一套黑色的长衣出门,骑着摩托车前往吉米的父亲爱德华·安森的房子。

        在看电影的时候肖止就能从场景布置看出来爱德华·安森家挺有钱的,现在亲眼所见哪怕只是一个房子外观都弥漫着资本家的气息……

        轻轻按两下门铃,门板嘎吱一声打开了。

        是个年轻的金发女人,她疑惑打量着肖止:“你……是超市的那个小员工吧,有什么事?”

        纸片给出的身份安排,肖止是从小在镇子里长大的人,父母去世之后,在超市里又打工了六七年时间,认识他的人很多。

        肖止嘴角一咧。

        这小镇里谁都可以认识肖止,但眼前的金发女人却不能认识!

        因为她的身份不允许!

        剧情里吉米在妻子死后回到父亲家刚看到这女人时也不认识,说明女人来的时间很短。

        整个小镇也就巴掌大,她很可能就是镇子外面来的生面孔!不过只是这一点推测的话,说服力有点不够……

        肖止可是看过整部电影的男人,他深深知道眼前的金发女人是玛丽·肖利用真人为基础制作出来的“完美人偶”。被制作成人偶的女人肯定死了。

        她若是小镇子里的居民的话,试问死而复生后出现在一个老男人家里当小老婆。

        家人和亲朋好友都会无动于衷吗?

        但在电影里面,这个金发女人始终只有孤身一人陪伴在老男人爱德华·安森旁边,除了一个叫埃拉的名字,没有任何家庭相关信息。

        已知的情况下,肖止再次确认现在的埃拉另一个身份就是玛丽·肖!

        面对漂亮的埃拉,肖止露出阳光的笑容道:“你好,我叫肖止,来找吉米的,他前几天妻子去世了,我想看看他的心情有没有好些……话说您是?”

        埃拉笑着说道:“我是爱德华·安森的新妻子,嗯……也就是吉米的继母,刚来这镇子上没多久你不认识我也很正常。不过你想找吉米的话恐怕不行,因为他两天前和爱德华吵一架就离开了……”

        埃拉的面容神情和动作流畅无比,很难想象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完美木偶”。

        在肖止的理解里,这所谓的完美木偶就是扯淡,无非是玛丽·肖拿了一具人的尸体随便改造改造然后自己的亡魂附身上去,控制其行为举止和真人一样。

        这他喵的不就是鬼附身吗?

        附在尸体上面可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他在第一个僵尸世界里,还见过双生怨灵附身在僵尸身上呢,还灵活的要命。

        肖止抬起手中的果篮道:“好吧,吉米不在也没事,我顺便看看爱德华伯父,听说他身体不适很久了我一直没时间过来探望真是抱歉……”

        埃拉见肖止还要见爱德华,眉头微微一皱,但脸上却笑道:“好吧,爱德华他一个人在这空荡的房子里也很无聊,有你这个年轻人陪伴着一定很开心。”

        若是普通人肯定没啥,但肖止却听出她话语里隐藏的意思。

        这玛丽·肖杀心不小,想把他留下来给爱德华·安森作伴。整部剧里面,爱德华·安森从头到尾就是个死人存在,不过玛丽·肖想干掉自己没那么容易!

        走进大厅,迎面扑来腐朽的气息。

        他知道,只有长时间无活人居住的房子才会具有这种气息。

        楼上这时传来爱德华·安森的声音:“埃拉,是谁在下面!”

        埃拉回应道:“是吉米的朋友,他来看看你!”

        两个人踏上二楼的木梯,脚步声扣扣响,来回荡着,肖止知道刚才爱德华和埃拉的对话只不过是玛丽·肖自导自演的一出小戏而已,真是戏精。

        昏暗的木梯上,走在前面的埃拉面容上出现一个老女人腐烂的面孔,她背对着肖止发出阴冷的笑声:“肖止,你是小镇上的人,我听说小镇上一首关于玛丽·肖诅咒的小诗,你能不能念给我听呢……”

        肖止心里呵呵一下,他右手提着果篮,左手看似随意放在口袋里,实际上握住了手枪。他脸上露出不高兴的神色:“很抱歉,埃拉女士,我不能念这首小诗。”

        埃拉的脚步微微一顿,声音更加阴冷:“哦,为什么呢?”

        肖止满脸充斥着正气,掷地有声说道:“玛丽·肖是我最尊敬的腹语木偶专家,我曾有幸见过她制作的木偶拍下来的照片,很漂亮很逼真!在我遥远的亚洲家乡小镇里,整个小镇都在制作木偶,木偶是那个地方的文化传承……

        不过我们那边擅长的是提线木偶,跟玛丽·肖那种体内充满机关的机械木偶有很大区别。我对每个手艺人都是尊敬的,特别是玛丽·肖这种一生都在认真制作木偶的专业人士,更是尊敬中的尊敬,所以你说的小诗,我认为就是一种侮辱!”

        这些话说的肖止自己都有些头皮麻,但他知道想要朝着目的靠近,就必须恶心自己!

        蛇打七寸。

        果不其然。

        埃拉脸上的虚幻腐烂面孔逐渐消失,她呵呵笑了一下:“看样子你和小镇上的人们有不同的见解呀,真令人意外。”说着加快脚步走上了二楼。

        肖止走到二楼客厅的时候,埃拉已经站在一个满脸皱纹的西装老头身后,这老头就是已经被制作成人偶的爱德华·安森。玛丽·肖喜欢演戏,那就陪她演戏!肖止点一下头将水果篮放在旁边桌子上:“爱德华先生,您身体好些了吗?”

        爱德华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我瘫在椅子上这么久,你这小鬼现在才知道看望,来专门嘲笑我的吗?拿着你的果篮赶紧走,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尽管这是埃拉站在其身后操控爱德华的动作和表情,并用腹语说话,但肖止还是露出紧张的表情摆手:“您误会了爱德华先生,请不要动气,我这就离开……”

        他满脸涨得通红,仿佛一个受到惊吓的小男孩,提起果篮慌张的离开二楼。埃拉穿着高跟鞋噔噔快速走下来,她带着歉意说道:“很抱歉,爱德华现在脾气很好了,可能是前两天吉米和他吵架还有点余怒未消吧……”

        肖止暗道,这还不是你骂的?

        他有些沮丧的说道:“没关系,爱德华先生脾气众人皆知,我甚至听说他的父亲脾气更坏,甚至带人做过伤害玛丽·肖的事情,唉……”

        埃拉从肖止的表情上看到哀伤,她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然后说道:“你这么喜欢机械木偶,其实我也会制作一点点,虽然没有玛丽·肖那么专业,但只要你有时间过来,我随时都可以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