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客栈武林在线阅读 - 第37章 玄武的消息

第37章 玄武的消息

        “吴星主,吴星主,好消息啊,天大的好消息啊!”

        悦来客栈之中,已经被原本对立的底层派与上层派都当做是未来新的倚靠对象的亢金龙,在那一夜上层派与底层派最终决定好了未来的利益分配协议,并终于恢复平静之后,便继续在悦来客栈之中住了下来。

        一晃又是三天过去了,北极天中上层依旧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而就在亢金龙心中担忧白十二会不会因为他长时间没有传回消息而心生不满,甚至对他产生怀疑,所以打算找个机会离开悦来客栈,与白十二接头,并向其说明情况,请求白十二再给他足够的时间之时,这几天里,比亢金龙这位“当事人”还要焦急的崔实恪,突然火急火燎的冲入了他的房间,高兴的冲着亢金龙叫了起来。

        若非是他心中还勉强保有丝丝理智,知道小小的悦来客栈并不能将他的音量降低太多,所以在叫喊之时还压抑着嗓音的话,只怕,此时此刻,悦来客栈后门的那条街道,以及客栈正堂里的客人都能听到他的欢呼声。

        “吴星主,尊主回来了。”

        尽管只能压抑着嗓门欢呼几声,但崔实恪心中的激动之情还是因为刚刚这几句向亢金龙报喜的欢呼声而变得平稳了许多。

        知道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些过火的他,在看到亢金龙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询问眼神后,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尴尬,不过,马上他就将这份尴尬抛到了脑后,一脸欣喜的向亢金龙说起令他如此失态的这件喜事来。

        “玄武尊主回来了?!”

        而听到崔实恪回答的亢金龙,脸上的神色瞬间发生了变化,眼神之中更是略过一丝压抑不住的惊喜,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似乎不敢相信似的,凑到了崔实恪面前,压低嗓门询问道。

        “咳咳,小人也只是得到了卫矛手下的人送来的情报,但是消息的真假,尚还未得到证明。”

        看着之前对待其他事情,全都是一副古井不波模样的亢金龙,这一次竟然做出了这么大反应,崔实恪仓促间也有些被吓了一跳,不过马上,他心中就释然了。

        换做是他处在亢金龙现在这种有些尴尬的境地下,对于能够一言决定自己今后命运的北极天尊主玄武的消息,只怕反应要比亢金龙还要大得多。

        而对于亢金龙的追问,他的脸上却是忍不住再度露出几分尴尬之色来,眼神有些躲闪,咳嗽了两声后,有些断断续续的向亢金龙吐露出真正的情况。

        “京畿堂还没有恢复与你们之间的联系?”

        亢金龙脸上的喜色迅速收敛,语气也迅速变冷,冷静的向崔实恪继续询问道。

        “咳咳,未曾。”

        崔实恪显然听明白了亢金龙询问他有关组织上一级京畿堂的原因,脸上的尴尬之色不由的更加浓郁了,沉默片刻后,才忍不住一边再度咳嗽两声,一边有些含糊的一边点头一边回答道。

        “那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亢金龙脸上原本的喜色已经变为了凝重。

        “这,”

        看着亢金龙那凝重的似乎能滴出水来的脸色,崔实恪不由的同样跟着紧张起来,努力思索着许久之后,才沉吟着缓缓开口回答道。

        “这个消息是刚刚才由卫矛的人送过来的,不过以卫矛与上面的关系,他不可能比我先从上面得到消息,所以,应该是谛听那边传来的消息,他交游广阔,与谛听那边的不少底层的行走关系不错。”

        “谛听?”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亢金龙,不由的对这个之前从未听说过的组织提起了浓厚的兴趣,他心中有预感,他得第一份功劳,有很大可能会出在这个谛听身上。

        “你口中的这个谛听又是什么来历?听起来你们似乎与这个谛听很熟悉,他们中的人又是怎么知道玄武尊主的消息的?”

        “咳咳,这件事,是小人的疏忽,小人之前因为迟迟没有听到任何消息,所以心中有些着急,竟然忘记了向吴星主您介绍一下北极天与东极天之间的区别,还请吴星主能够原谅小人的疏忽。”

        挺起亢金龙询问起谛听的来历,崔实恪的脸上不由的再度浮现出几分窘迫,开口对亢金龙说道。

        “同为天衍门之下四极天,北极天除了名称与东极天有所区别之外,还能有什么不同之处?”

        亢金龙自然不可能真的因此责怪崔实恪,但他却对崔实恪口中所说的“北极天与东极天之间区别”产生了十分浓厚的好奇。

        “呵,吴星主说的没错,北极天与东极天之间的确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与东西南三极天都不同的是,我们北极天多了一个由尊主建立,地位与北极天也是平起平坐的帮会。”

        崔实恪自然也不会在亢金龙面前卖什么关子,轻笑一声后,开口向亢金龙解释其谛听的来历。

        “就是这个谛听?”

        “然也。”

        崔实恪点了下头。

        “一开始,谛听其实只是一处分堂,不过其中的人员只对尊主负责,其他人全都不允许与其有任何联络,像我们这些位卑言轻的小鱼小虾们,一开始甚至都不知道有谛听这处分堂的存在。”

        崔实恪说到这里,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几分自卑,但眼神之中,不忿与不甘却接连闪过,很显然,对于他如今的地位,他的心中是无比的不满意的。

        尽管他眼神之中的不忿与不甘只是一闪而过,但一直精神专注的亢金龙,还是敏锐的注意到了,继而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轻松之意。

        对于他来说,崔实恪这样志大才疏之辈,往往就是最好掌控拿捏的那一群人,而他只要拿捏住了崔实恪,接下来的潜伏之路,应当就能平坦许多。

        “不过,后来随着尊主对谛听的越发重视,对谛听的各种人员、钱财的不断支援,使得谛听这处分堂的规模也变得越来越庞大,最终彻底从北极天中分了出去,而且又经过了最近数年的迅猛发展,如今已经和北极天平起平坐了。”

        说到这里,崔实恪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几分羡慕嫉妒。

        “既然这个谛听也是玄武尊主手下,那为何胆敢做出这等泄露如此重大秘密的事情来?”

        不同于心生羡慕嫉妒的崔实恪,亢金龙则看出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这。。。”

        听到亢金龙发问的崔实恪一时间有些哑然,显然,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毕竟,就算玄武当真从之前“失踪”的状态,又重新返回了城中,准备继续掌控北极天与谛听,这种消息也不应该被这般轻易的传出来,传到他们这些最底层,最普通的门人、香主的耳中,而是要等到彻底稳住了局势之后,再由上一层,例如崔实恪头顶的京畿堂秘密透露这个消息。

        “只怕,这个消息,是玄武尊主故意放出来用来试探的。”

        看着陷入了沉思之中的崔实恪,亢金龙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试探?”

        崔实恪不禁皱起了眉头。

        “试探谁?那些朝廷的鹰犬,皇帝的爪牙们吗?”

        “呵,除开他们,只怕试探的对象还包括你们。”

        亢金龙看着崔实恪,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不动声色的扔出了一颗炸弹。

        “我们?!”

        崔实恪果然被撩动了心弦,忍不住抬头看向亢金龙,用音调高了八度的声音惊呼起来。

        “尊主,尊主他,他为何,要,要试探我,我们,我们又,又有什么,什么价值,值得,值得尊主来试探的。”

        而旋即,他又压低了嗓门,神情紧张的,断断续续的询问道。

        “嘿,这里只有你与我二人,既然你都已经想到了。又何必还要在我面前继续掩饰呢?”

        但崔实恪的这有些蹩脚的表演,却马上就被亢金龙识破了。

        “呵呵。”

        被亢金龙戳破了演技的崔实恪,只能面带尴尬的陪笑两声,继而“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一脸真诚的向亢金龙恳求道。

        “吴星主,这一次,还请吴星主一定要不吝赐教,助小人安然度过这一道难关啊!”

        “快起来吧。”

        亢金龙一把拉起他,同样一脸认真诚恳的开口回应他道。

        “这一次我若是当真能够被玄武尊主收留,你的功劳,我吴剑,没齿难忘。我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受到牵连呢?”

        “多谢吴星主。。。”

        亢金龙的一番话并不如何漂亮,但其中蕴含的真诚却让崔实恪无比感动与激动,不过,尚还未等他将感谢之语说完,亢金龙便打断了他,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继续说道。

        “况且,若是你们这一次若是当真因为此事受到了牵连,被连累了,丢掉性命的话,那我怎么办?我与你们定好的那份计划又该怎么办?我想要真正加入北极天,可还要仰赖你们的帮助呢。所以。我们这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你又何必对我言谢呢?”

        “哈哈,吴星主果然是个秒人。”

        听到亢金龙将彼此之间的关系描述的如此朱果果的崔实恪,先是一愣,继而便忍不住朗声笑了起来,脸上则看不到半分不满或尴尬。

        “希望小人与吴星主今后可以一直这么永远互相利用下去。”

        “哈哈哈,这个崔香主可以放心,只要我吴剑正式加入了北极天,只要我吴剑在北极天一天,我们便可以互相利用一天。”

        亢金龙同样笑了起来,继续用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语气说道。

        “哈哈哈哈!”

        而听到亢金龙这番话的崔实恪互相看了一眼后,忍不住同时大笑起来。

        笑声持续了数个呼吸之后,二人收起笑声,神色也终于彻底认真起来。

        “好了,调侃之语就先说到这里吧,接下来,还是说一说该如何解决这一次这件事吧。”

        “吴星主请说。”

        “这一次,玄武尊主消失了多少时日?”

        亢金龙却没有开口回答,而是先向崔实恪询问了起来。

        “若是算到今天的话,应该已经过去三十二日的时间了。”

        尽管不明白亢金龙为何要询问这件事,但崔实恪还是在闭目思索了一番后,给出了一个十分确切的数字。

        “那这三十二天时间里,有哪些香堂被朝廷的官差抹了,都在城中哪个坊市,哪条街道,其中的人员可有逃出来的,你们又与那些被抓之人之间是否熟悉?这些问题你可清楚?”

        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记下了之后的亢金龙,再度询问起来。

        “这个。。。”

        这一次,崔实恪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为难之色。

        “数量太多,小人一时之间只怕很难给出准确的答案。”

        而在沉思了片刻,发觉自己确实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的崔实恪,忍不住小心翼翼的询问起了亢金龙了解这些消息的目的。

        “吴星主了解这些消息的意思是?”

        “你也已经明白了,玄武尊主这一次利用谛听放出消息,就是为了试探你们是否已经背叛了北极天,那你觉得,他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什么?”

        亢金龙还是没有回答,反问向崔实恪。

        “吴星主的意思是,尊主他当真已经回到城中了?!”

        皱眉沉思了片刻之后,崔实恪想通了亢金龙这个问题背后的含义,脸上不无惊喜的开口问道。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有九成的可能。”

        亢金龙这一次没有再继续反问,而是点了下头后,十分笃定的开口回答道。

        “所以,为了安全,防止在他自己消失的这三十二天时间里,有人背叛了北极天,甚至做了朝廷的倒钩,玄武尊主才会先抛洒出诱饵,想要先将这些人引出来,一网打尽,确保安全之后再现身。虽然,这种做法也很有可能会误伤无辜,但对他来说。。。”

        亢金龙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目光看向崔实恪,露出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而崔实恪,也的确“懂”的这个眼神,以及亢金龙后面未尽的那些话所代表的含义,脸色变得晦暗起来。

        “那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否就是尽量洗清身上可能被怀疑的嫌疑?”

        沉默持续了不知多久之后,崔实恪才终于再度开口,向亢金龙询问道。

        “不!”

        亢金龙摇了摇头,否定了他的这个想法。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要做!”

        亢金龙嘴角勾起,露出了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