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箓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埋尸之所

第三十三章 埋尸之所

        方小山本以为许道已经屈服,要救治自己的妖马,谁知道被许道趁其不备,一巴掌把妖马拍死了。

        他掐动法诀,身上道袍鼓动,一道金风就往许道打去。

        而许道则是早有防备,浑身气劲流动,蟒蛇缠身,将他护的紧紧的,同时从袖中掏出符纸,亦是一道漆黑的利箭往对方打去。

        噼里啪啦,郭氏祠堂的大门当场被两人打坏。郭氏族长连滚带爬的,好险才没被两人殃及打死。

        一阵尖叫吵闹声响起,是藏在祠堂中的老少凡人们被吓到了。

        喻阳炎抱剑旁观,小半会儿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望着正在和方小山做过的许道,心中惊愕到:“没见此人这么刚强、大胆啊!”

        可这时争斗已经出现,喻阳炎望着正在阵法外盘旋的姑获鸟,连忙冲两人喊到:“两位道友先别动手,外面还有妖物呢!”

        许道则是轻笑着说:“喻兄所言正是,还不快快拦下这人!要知道若是没了我,你二人再面对妖物,恐怕是危在旦夕啊!”

        可方小山听见,却毫不考虑的喝到:“姓喻的,你还不快快助我杀掉这人!”

        倒是喻阳炎陡然想到,他和方小山之前被煞气迷住时,是许道使出法术救了两人一把。两人尚且还不知道许道是用的什么术法,竟然连煞气都能防住。

        于是他咬牙冲方小山说:“许兄所言正是,还请方兄住手!杀马一事之后再说,兴许找到煞气的源头时,两位还可以握手言和……”

        虽然喻阳炎口上劝说起方小山,但是他依旧没有出手阻拦两人。

        此人心细,想着方小山他得罪不起,而对方现在还处于恼怒之中,还是先让对方发泄一下情绪为妙。

        许道见喻阳炎动口不动手,心中对其的印象顿时不好起来。

        方小山兀自厉吼:“卑贱畜生!我让你给我的马陪葬!”此人掏出一枚又一枚符钱,丝毫不在意真气的消耗,金风阵阵,猛往许道打去。

        许道亦是掏出事先备好的符咒、符钱,并操控气功术,和对方做过。

        方小山手上的家伙式儿甚多,许道一时间竟落在下风。好在对方心性不够沉稳,许道一边消耗着对方,一边避入郭氏祠堂内部。

        “两位道长,别打!别打了!”

        郭氏族长惊呼:“再打,祠堂就塌了,外面还有妖怪呢!”

        连旁人也劝架起来,可方小山依旧不顾大局,他发起了脾气,一时都忘了外面还有姑获鸟。

        许道也是心中暗道:“这货色也是入了魔?这般不理智?”

        顷刻间,祠堂被毁坏一片,尖叫声不断,好在内里的空间还算宽大,没有伤到其他人。

        喻阳炎见状,暗忖方小山脾气应该消了许多,便准备出手阻拦两人。

        可是突然,许道和方小山两人打入祠堂深处的院落中,法术击中旁物,惊动了整个阵法。

        轰!霹雳声响起。

        一道电光在院落中隐现,巨响震耳,所有人都心神一颤,动作止住。

        三人脑中都跳出念头:“阵法!”

        他们连忙往祠堂外望去,唯恐是郭氏祠堂的阵法被打坏,要失效了。而盘旋在外的姑获鸟也是趁机劈下一道黑气。

        好在黑气及时又被祠堂的阵法阻拦住,打为齑粉。

        看到这情况,许道和喻阳炎才放心下来。

        而方小山被雷声一吓,也终于从恼恨中醒过来。他心中一惊,突地想到此地并非白骨观,也不是在他的家族内,暂时无人护持他。

        若是当真的杀掉许道,或是坏了阵法,他可能真就走不出这里了!

        一时间,方小山心中生出后怕,他眼神闪烁着,暗暗记下这个教训。

        这时两人的争斗停下,郭氏祠堂早已经残破不堪。原本藏在祠堂中的郭氏族人们,无一不惊恐的望着许道等人。

        这些人原本只是遵循族长事先的交代,称眼前的三个少年郎为“道长”,面上虽然恭敬,但实则心中还隐隐怀疑。

        可眼前这一幕立刻就吓住了他们,三人或许降不了妖怪,但肯定随手就能杀掉他们。

        “道长饶命!”“道长住手啊!妖怪在外面呢!”……

        在众人的哭嚎中,许道走在郭氏祠堂的院落里面,扫视着周围,却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院落宽大,空地上寸草不生,露出的土面呈八卦形状,每一角镇有一口井,共有八口井,井口封堵还插着根青铜镇井棒,上面刻画着种种符文。

        而在院落的正中央,则是修葺着一方小巧亭子,亭有五角,通体黄铜浇灌而成,明显就不是乘凉用的。

        之前几人经过此地时,许道只是以为是郭氏为布置阵法、风水格局而修建的,但此时这布置却露出了端倪。

        只见八处井口中有一处已经裂开,青铜镇井棒被直接打折,井盖飞走,露出了内里黑漆漆的井口。

        正有灰黑之气从井底升腾而起,吸引了许道等人的注意。

        “这是……”方小山望着井口露出的灰黑之气惊疑不定。

        喻阳炎则是迟疑问:“阴气怎的如此浓重?”

        许道也是皱眉思忖起来。

        郭氏祠堂内外遍布雷火之气,干燥至极,按理说祠堂内应该不存在阴气阴物的,为何眼前的风水布置中还会有阴气升腾而起?

        他抱着疑问,慢步靠近到裂开的井口,垂眼往井口下看去。

        井内漆黑,于是许道掐指运诀,施展出术法点灯,法力变化的豆点冷光便落入井口中。

        恰在这时,院落入口处响起郭氏族长惊慌的叫声:“看不得!道长们看不得!”

        许道诧异的瞥了此人一眼,然后继续看向井口内。

        霎时间,他的眼神定住,脸色变得阴郁起来。

        他在井中看见了一具又一具骸骨,骸骨重重叠叠的,中间有一孔隙,直达地下十丈。

        这些骸骨细小,身子弯曲佝偻,头颅大,躯干小,全都是婴儿的骸骨。

        此时再看从井口冒出的丝丝灰黑之气,许道发现其明显就是带着点滴煞气的怨婴之气。

        恍然间,许道明白祠堂中的阵法为何刚才会有响应,是怨婴之气太过阴寒,泄露出来触动了阵法,这才惹来雷火霹雳。

        略思索片刻,许道手一挥,袖中一道青蛇般的气劲便飞出,将身旁另外两口井盖再度掀翻。

        滋滋!一丝丝黑气从两处井口中升腾而起,阴中带煞,极为凶恶。

        只是因为井口未曾遭到破坏的缘故,阴煞之气未走失,没有招惹来霹雳,而是团在井口的上空汇聚成形,隐隐如同一卧婴。

        见到半空中出现的黑气,一旁的方小山和喻阳炎目中惊疑,他们同样打飞身边的井盖,然后看到了井中累累的婴儿骸骨。

        “造、造孽啊!”郭氏族长掩面呼到,也不知具体是在说谁。

        原来子母阴煞正是从郭氏宗祠中诞生出来的,偌大的宗祠重地,分明是一处婴儿埋尸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