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箓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断臂难逃

第三十五章 断臂难逃

        喻阳炎是个剑修,实力不弱,他和许道不仅没有仇恨,还曾是许道的室友。

        并且此人来不及动手,鼓动他的方小山就已经被做翻。

        两人合计合计,三七开瓜分宝物,共同承担、或是搪塞方小山之死。

        如此处置,或许是了结眼前状况的最佳办法。

        许道出声询问后,静待对方的回答。

        喻阳炎抬眼,看见许道笑吟吟的,但其周身的蛇蟒气劲流转不定,杀机若隐若现。

        喻阳炎心中一惊,他反观自己,发现手中的潜龙剑已经遭受煞气污秽,灵性、威力大减,他须得赶紧的温养祛毒,否则修为将不进反退,跌落到胎息境界也说不定。

        心中暗恨,但势不如人,喻阳炎脑中千回百转,口舌发直,他拱手便要低头朝许道认错。

        恰在这时,一声怪叫响起:“枭!孩儿、孩儿!”

        巨大的黑影在两人头顶上一闪而过,黑气阵阵,让两人一齐心惊。

        许道抬头望去,发现黑影正是一直驱巡在阵法之外的妖物姑获鸟。此鸟窥得阵中出现变故,再度试探而来。

        而阵法在许道的一击之下,内部残破,威力已经削减许多,庇护不了整个宗祠,雷火之气因此缩减到了数丈之地,将将罩住院落而已。

        啪啦!姑获鸟又一次穿堂而进,撞碎瓦片木桩无数,它栖息在残破的宗祠顶上,好似蝙蝠一般倒挂起来。

        四周顿时响起阵阵尖叫声,郭氏族人们恐惧不已。

        与此同时,四散而开的阴气煞气被其吸引,一缕一缕的聚拢在姑获鸟的身上,使得它周身的黑气更加浓郁,好似被包裹在一颗大茧之中。

        此妖一时不动起来。

        许道瞧见妖物如此行为,心中计较到:“应是在吸取煞气!”

        而喻阳炎瞅见,却是眼神闪烁,他瞄向铜铸亭子中的先天婴气,心中念头涌起。

        “我已法力大减,决计是争不过这姓许的。若是不小心,还可能会被他当作替罪羊。”

        “谁知此人是不是在诓我,先礼后兵!”

        电光火石间,喻阳炎心中一定,已有计划:“当先下手为强!”

        他当即身形闪动,手中长剑再次飞出,往铜亭中的先天婴气飞射而去,现场一时飞沙走石。

        许道虽然分神注意着外界妖物的动静,实则一直暗中警惕着喻阳炎。

        他好意等对方决策,谁知对方要夺走灵药,许道冷哼一声,隔空使出气功术,袖里一道青蛇气劲往对方的飞剑打去。

        啪!喻阳炎剑器被污,已经远不及之前灵动,虽然抢先下手,但仍旧被许道阻拦住。

        喻阳炎面色微变,出声:“许兄,眼前宝物合该有我一份。我只求一半先天婴气,得了便走!”

        许道修身长立,露出讥笑说:“是么?”

        “我给你的,才是你的。不给你,你不能抢。”

        喻阳炎闻言,眼神微变,半是威胁说:“你就不怕此间事情泄露出去,惹来大敌?”

        谁知许道听见此话,当即眼睛微眯,轻轻笑起来。

        “糟糕!这厮想将我也结果掉!”喻阳炎看见,心中暗道不好。

        “若是真的做过起来,我怕是打不过!”一时间,他内心惴惴不安。

        于是喻阳炎瞥了一眼四周,弃掉宝物,喝到:“姓许的,吃我一剑!”

        其手中剑器清鸣,杀机大盛,使出了飞光夺电剑术!

        许道看见,也是心中一凛,连忙护住宝物、护住肉身,丝毫不敢大意。

        此人是剑修,极擅杀伐,拼命之下不容小觑。

        谁知喻阳炎狡诈,他在放出狠话之后,疏忽一收剑术,调转身子扑向了另外一边。喻阳炎抓起地上的方小山尸体,扛着便猛往阵外冲去。

        “后会有期!”

        原来喻阳炎瞅见不对劲,心中备了两套计划。他见夺不了宝物,便退一步,当机立断的往外逃去。

        此人抓起方小山的尸体,一是准备以此威胁许道,二也是觊觎方小山身上的财物。

        许道瞧见此人的动作,也是微惊,暗道:“好个姓喻的!”

        他立刻补上一击,迅速打向对方,可是喻阳炎已经脚底抹油,逃出数丈远,许道未能击中对方。

        “哈哈哈!”喻阳炎察觉到许道落空的法术,大笑起来,口中叫到:“记得给我留一半婴气,不然今日之事我吃你一辈子!”

        不过喻阳炎漏了一茬,或者说他的冒险失败了。此人刚逃出院落,口中的话姑且说完,便又有怪叫声响起。

        “枭”一阵厉叫,根根发丝从祠堂顶上落下,带着滚滚黑气,猛地打向喻阳炎。

        此气由姑获鸟打出,它虽然挂在房顶上不动,但没有死掉,也没有僵住,其瞅见一个仇人逃出,立刻就是一击。

        “啊!”喻阳炎大笑着,当即又是惨叫,悲喜交加,其脚步顿止。

        他受了一击,不仅抓在手中的尸体掉在地上,其右手更是被姑获鸟用发丝缠住了。

        转喜为悲,喻阳炎目中惊骇,他望着屋顶上姑获鸟,惊叫:“撮鸟害我!”

        许道看着面前骤然发生的事情,也是又惊又喜。

        喜的是喻阳炎算盘落空,惊的妖物比起先前要凶厉许多,应该是新吸收了煞气的缘故。

        不过趁他病,要他命!

        许道来不及感谢姑获鸟,立刻招呼起十几步开外的喻阳炎,他一道法术打出,又快又猛!

        喻阳炎当即亡魂大冒,心到:“姓许的要我命!”

        不得已,他看着被姑获鸟用发丝纠缠住的右臂,顿时眼皮跳动。

        喻阳炎一咬牙把眼睛闭上,喝到:“斩!”

        咔嚓一声响!一只手臂齐肩掉下,血水喷溅而出。

        “痛煞我也!”喻阳炎继续踉跄的往外逃去,想要消失在夜色中。

        “枭……”姑获鸟也嘶叫着收回了发丝,并没有去追。

        见姑获鸟再没有动作,喻阳炎心中大喜,感觉生机已得。

        但他回头一望,忽地亡魂大冒。

        原来姑获鸟之所以没有追它,是因为另有一人踏出了阵外,吸引住姑获鸟的注意。许道浑身气劲流动,快步追来,如厉鬼索命。

        “孩儿、孩儿!”妖物厉叫,它打下道道黑气儿,击向出阵的许道。

        许道被击,口中顿时发出闷哼声。

        喻阳炎看见,惊呼到:“姓许的,宝物你不管,妖怪你不顾,追我作甚!”

        许道虽然受了姑获鸟一击,但因为有气功护体,他并无大碍,踏步上前,便是一道气劲往喻阳炎打去。

        轰!喻阳炎被击中,直接扑倒在地。

        等许道再奔至他身边,他脸色煞白,连剑器都支不起来,只是趴在地上颤声呼:“许兄,你我无仇啊!”

        回答他的是一道蛇形气劲,直接贯体而入。

        咔嚓!喻阳炎脖颈扭曲,肉身生机顿消。同时姑获鸟再至,其刚冒出的阴神也是被黑气一吹,惨叫连连消亡了。

        这时方才有话声说出:

        “现在有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