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周之千古一帝在线阅读 - 第59章 两处相思

第59章 两处相思

        “节哀顺变。”

        “朕一直没有告诉你,是不想影响你的心情。”姬景注视着沉鱼公主缓缓的道。

        “父王,母后……”

        沉鱼公主悲鸣一声,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唉~”

        姬景轻叹一声,伸手扶住沉鱼公主。

        他并不是欺骗沉鱼公主,虽然沉鱼公主迟早都会知道大晋王室已灭,但晚一点知道就少悲伤一点。

        大晋王室之所以会灭,虽然是房玄龄暗中使的手段,但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他。

        姬景虽然不想当皇帝,但系统赠送他的千古群雄却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他成就千古一帝。

        一个国家灭亡最重要的特征就是王室被灭,王室一灭等于国家无主,轻而易举就能吞并。

        姬景只是有些感慨罢了,并没有什么不忍。

        处于这样的一个时代,战争,杀戮,混乱已经是常态。

        就算他今天不灭了大晋,说不定大晋明天就会灭于其他人之手。

        诸侯争霸的序幕已经拉开,天下一统已经是历史的趋势。

        他是大周的皇帝,如果不想当时代的牺牲品,不想沦为阶下囚死于非命。

        唯一的办法就是:就是一统天下,打造出一个属于他的帝国!

        不管为了活命,还是为了幸福一生,他都必须踏上一统天下的征途。

        一旁的房玄龄看到沉鱼公主昏迷,立即焦急的召唤太医,并让宫女照顾沉鱼公主。

        一番忙碌后,沉鱼公主被安排去休息。

        大殿中就剩下姬景,房玄龄,还有小桂子。

        “臣,房玄龄,拜见主公!”房玄龄正式向姬景跪拜行礼。

        房玄龄留着胡须,气质儒雅,虽然已经年过四旬,但却不显老,反而精神十足。

        房玄龄初唐明相,辅助李世民定鼎盛世,治国理政的能力不在范仲淹之下。

        “房爱卿,平身。”姬景看着房玄龄,微笑的开口。

        然后对小桂子道:“赐座!”

        “谢主公!”房玄龄感谢道,然后才坐下来。

        姬景这才问道:“房玄龄,大晋现在的局势如何?”

        “禀主公,大晋五郡已经有四郡在臣的控制下,唯有南州郡在谢立之手。谢立在今天正式称王,谓之‘南王’和我大周分庭对抗。只有攻下南州郡,才能顺利收复大晋。”

        “到时主公再携宜妃的名义公告天下,设立大晋府,收拢民心。”

        姬景略一沉吟,微笑道:“房爱卿辛苦了,朕知道了。”

        “不辛苦,能为主公效力,是臣的荣幸。”房玄龄严肃的回答道。

        “大晋的治理暂时就交给房爱卿了,若有问题不防先和范仲淹相商。”

        “主公放心,臣和范丞相早有联系。”房玄龄微笑道。

        他最大的能力就是治国,如果连一个小小的大晋都治理不好,日后又如何替主公治理更加广阔的国土。

        姬景也知道自己多虑了。

        “那房爱卿去忙吧,朕等下出去逛逛。”

        离上次逛扬州,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姬景不由的想起三年前在扬州潇洒的日子,也颇有几分感慨。

        大晋水路发达,是大燕,大梁,大晋三个诸侯国中商业最发达的诸侯国,连大周也比不过。

        晋王虽然实行的是重农抑商的政策,但在利润的驱使下,大晋的商业依然蓬勃发展。

        “臣告退。”

        房玄龄告退离开。

        他本来想安排人给主公带路,但主公并没有此意,而且暗中有曹羽保护,主公安危无需担心,他也只得作罢。

        姬景决定去街上逛逛,原因有二。

        其一的确是故地重游,想要四处看看。

        其二当然是为了任务点,现在已经有500任务点,自不能浪费。

        而且还要趁早,在攻下南州郡前,把任务点堆积到1000点。

        想要触发任务,获得的任务,躺在王宫里休息肯定不行。

        只有出去走走,才能搞点事情,触发任务。

        一炷香后。

        姬景换了一套常服,带着小桂子悄悄的离开王宫,来到了街上。

        ……

        百花楼。

        扬州城最知名的青楼。

        花心阁。

        花魁宁素心。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宁素心倚窗望着熙熙攘攘的街道,表情黯然,双目含泪,痴痴的低呢。

        这首由商人传至扬州城的凄美佳作,成了宁素心内心的写照。

        心中的人啊,何时才能再次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今生?

        来世?

        亦或,生生世世再也杳无音信。

        一旁的侍女小梅,看着小姐暗自垂泪,痴痴的模样,内心同样十分不好受。

        “纪公子,你快出现吧。小姐为你守身三年,你要是再不来的话,小姐就要撑不下去了。”小梅在心中暗暗祈祷。

        同一时间,不同地域。

        远在大周的东山县,一个青衣女子也在窗前,神情落寞的低吟《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柳青看着天空上排着人字型的大雁,表情越发的黯然。

        “是你回来了吗?”

        ……

        “宁素心,老娘再问你一次接不接客!你要是再给我提那个什么‘纪九’,休怪老娘不客气了!”

        花枝招展的老鸨,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宁素心,表情凶狠的厉声道。

        “妈妈……”

        宁素心看着表情凶狠的老鸨,内心不由的一颤。

        “你什么话都不用说,老娘就问你一句,接不接客!”

        “白公子是什么身份!大晋第一富商白家的少爷,能看上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来人,把‘快乐汤’端进来!”

        老鸨根本没有要宁素心回答的意思,大声道。

        “‘快乐汤’来了!”

        一个龟公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水走进来,狞笑的看了宁素心一眼,放到了桌面上。

        老鸨今天是铁了心要她接客。

        看着热腾腾的‘快乐汤’,宁素心痛苦的颤声道:“我……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