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周之千古一帝在线阅读 - 第92章 他是谁?答案呼之欲出

第92章 他是谁?答案呼之欲出

        “主公,里面请。”扁鹊微笑的邀请道。

        主公此次前来肯定有他效力的地方,院子里人多口杂,自是不方便说话。

        “好。”

        姬景牵着李雪心的小手,跟在扁鹊的身后,前往竹楼。

        虽然被姬景牵着手走,但李雪心的心中却有些乱。

        ‘主公’这个称呼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秦神医为什么会称呼银剑公子为主公?

        跟姬景相处的时间越长他越看不清姬景,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浓雾。

        这让她心中有些不安。

        这真的是那个‘臭名远扬’‘无耻至极’的银剑公子吗?

        要是他不是银剑公子,那又会是谁?

        “师傅……”

        钟药师终究还是鼓起了勇气来到扁鹊身边,他需要弄清楚姬景跟师傅的关系。

        “住口!”

        扁鹊看向钟药师,郑重的声明道:“我并没有收你为弟子,你也没那个资格。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今天我就不与你计较。但你若是再敢以我的名誉招摇撞骗,我必不放过你。”

        “滚!”

        虽然扁鹊还不清楚他跟主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绝对是对主公不敬。

        对主公不敬者,没有资格继续跟着他。

        “师……秦神医……”

        扁鹊已经撇过头,继续领着姬景,李雪心往里面走。

        钟药师看着扁鹊的背影,眼里不由的涌上怨恨,最后沮丧的垂下头。

        离开了扁鹊,他只是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百姓,再也没有往日的高高在上。

        “给我围起来!一个都不要放走!”

        突兀,一道低沉的厉喝从院子外传进来。

        紧接着耳边就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一大捕快冲进了院子里。

        为首的一个身穿周朝武袍,腰配战刀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的中年人。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青年,紧跟着他,正是去而复返的罗福来。

        “叔父,就是他!就是他要杀侄儿,要不是侄儿跑的快就死了!叔父我要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我要把他跺了喂狗!我还要把他的女人抢过来!”

        罗福来远远的看着姬景和李雪心,眼里泛着残忍的光芒,狰狞的大叫起来。

        中年武官正是五潭县的县蔚罗庆,罗福来的叔父。

        罗庆的目光也锁定了姬景的背影,森然道:“放心,在五潭县还没有叔父摆不平的事情。”

        “跟我过去!”

        罗庆大喝一声,带着二三十个捕快,快步的朝姬景他们包围了过去。

        身后闹这么大的动静,姬景又不是耳聋,冰冷的杀机在他眼中盈荡,人也缓缓转过身来。

        罗福来的狠话,罗庆不分青红皂白的护短,真正激起他的杀心。

        李雪心,扁鹊自然也随之转过身来。

        扁鹊自然认识罗庆,立即看向他,愤怒的道:“罗庆你要干什么!”

        罗庆自然也看到了秦神医,不过却不给他面子,阴冷道:“秦神医,这事跟你没关系,站到一边去。等本官拿下这穷凶极恶的犯人后,你再给我侄儿医治。”

        见罗庆这么说,扁鹊怒极反笑的厉喝道:“你知道他谁吗?你就不怕满门抄斩吗?我劝你现在就跪地求饶,否则你罗氏一族必葬送在你手里!”

        扁鹊的话也让罗庆吃了一惊,但这反而激起他的凶性。

        如果姬景真的有强大的后台,那他就更不能放过姬景,放过这里的每一个人,不然那真的是祸及罗氏!

        “杀!一个不留!”罗庆狰狞的下达命令。

        霎时,几十个捕快迅速抽刀,杀气腾腾的朝姬景,李雪心,扁鹊疾冲过来。

        扁鹊没有想到罗庆真敢动手,顿时紧张的道:“主公,你快走。我拦住他们!”

        说完,扁鹊立即站到了姬景前面,悍不畏死的紧盯着围剿过来的捕快。

        李雪心也是迅速的抽出藏在身上的短剑,表情冰冷的看向即将冲到跟前的捕快。

        “黄俊!”姬景冰冷的厉喝一声。

        姬景的喝声还在空气中回荡,数道黑影犹如幽灵般突兀的出现姬景的四周,然后又以极快的速度挡在姬景,李雪心,扁鹊前面。

        刚刚冲上前的捕快,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五六个黑衣人已经率先出手,冰冷无情的刀光杀向他们。

        “啊啊……”

        “砰砰……”

        也就几个眨眼的功夫,冲在最前面的七八捕快已经血溅当场的倒在地上。

        这些捕快只是经过寻常训练的普通人,也可以说是普通的士兵。

        缉讯卫每一个都是精英,特别是保护姬景的五人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为首的黄俊更是达到二品武者的水平,对付这些普通的捕快,就跟玩一样。

        一个照面就死了七八人,这可把其他捕快吓坏了,顿时四处逃散,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扁鹊顿时松了口气,不用说他们都是主公的护卫。

        想来也是,主公身份之高贵,出行怎么会没有护卫保护。

        “主公……”

        “我们进去再说。”姬景拍拍扁鹊的肩膀,微笑道。

        然后牵着李雪心的小手,转身继续往里走去。

        “端木公子……”

        李雪心凝视着姬景的侧脸,她有很多话想问,但到了嘴边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

        但她至少确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银剑公子’隐藏的很深很深,甚至比石破春还要可怕。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等下再告诉你。”姬景温和的道,牵着李雪心走进了竹楼里。

        紧随其后的扁鹊顺手带上竹门,把外面的一切隔绝开。

        “主公你和……先坐,我去泡壶茶来,再和主公说话。”

        扁鹊也不知道如何称呼李雪心,干脆就省略了。

        “好。”

        “她是……心妃娘娘。”姬景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既然李雪心已经怀疑他的身份,那就干脆明说了。

        反正他是绝对不会再放李雪心走。

        “心妃娘娘好。”扁鹊对李雪心恭敬的行礼后,这才去后堂准备茶水。

        心妃娘娘……心妃娘娘……

        李雪心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下来一样,眼前发黑,摇摇欲坠。

        知道她是‘心妃娘娘’。

        又被称作‘主公’。

        除了他还有谁?

        李雪心已经记起在血莲教总堂的时候也有一个被曹羽称呼为‘主公’的人。

        还有那首《满江红》,除了他,谁又能写的出来。

        他是谁?

        答案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