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锦绣良缘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长舌妇一般

第八十六章 长舌妇一般

        昭华宫里此时已经是一片衣香鬓影,金头银面,随处可见三三两两或站或坐的小姐夫人在低声细语,时不时的传出一声银铃般的笑声,气氛热闹。

        明凤作为现下京城风头最盛,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人,加之又有县主身份加持,身边自然是围绕了不少贵女的。

        “凤儿,你府上那位长房的小姐这次又不来参加秋菊宴吗?她如今应该也十三了吧,按年龄来说也快要说亲事了,可是连秋菊宴都不来参加,这如何是好?”

        “是啊,旁人都是十岁就开始参加秋菊宴了,你这妹妹怎么都十三了,还不来?这样的性子未免也太过沉闷了一些,这可不讨喜。”

        明媚以往很少参加聚会,即便参加了也是缩在一旁,紧紧的低着头,毫无存在感,所以根本没有几个人注意过她。至于在锦素绣庄的事,能去观看的人毕竟是少数,也不是每个人都爱往明凤身边凑的。见过的却又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为明媚正名。

        例如像昌平郡主这样的,就是绝对不会为明媚说一句话好话的。昌平郡主觉得自己不说她坏话,让别人更加的讨厌她已经是她教养好了。

        明凤温婉的笑了笑,“三妹一向如此,不爱热闹。我们已经劝过她了,可是她……三妹还是小孩子性子,现在我大伯他们又回来,宠得很。”

        意思就是明媚被宠坏了,已经不听劝了。他们也劝过她,是她自己不来的,怪不得别人。

        有人撇了撇嘴,对明媚这种行为很是看不上眼,“凤儿,她好歹也是你的妹妹,听说也是你母亲抚养长大的,按理说和你的接触也是不少的,怎么就没有学到你的一星半点?”

        明凤唇边的笑容似乎深了深,嘴上却温温柔柔的说道:“你别这样说三妹,她其实……”她故意停顿了一下,“她其实也是很好的。”

        昌平郡主这个时候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她好,她还会在锦素绣庄将你娘和你五妹逼得无路可退?”

        明凤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僵,然后装出一副无奈,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必要再提再计较的大度宽容模样,“昌平,算了,这件事不要再提了,都过去了。可能是绯儿平日不知道什么时候做错了事,让三妹生气了,她闹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还小。”

        “凤儿,你就是性子太好了,什么事都不计较。可是你要知道,人善被人欺啊,你那个五妹,你若是再这样惯下去,锦素绣庄的事还是会再发生的!”昌平郡主板着脸说道,语气重得好像她说的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一样。

        “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才让昌平郡主在背后如此议论我?听昌平郡主的意思,是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大姐姐了?我一向敬重大姐姐,从未有过不妥之举,昌平郡主何出此言?”一道嗓音异常干净又显得略有些娇软的声音唐突的插了进来,让几个在背后议论别人的贵女都纷纷僵住了面色,尴尬非常。

        特别是昌平郡主,脸色更是难看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又重新端起了她郡主的架子,抬着下巴,倨傲的样子。

        尴尬之余大家都不由得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了过去,然后齐齐倒抽了一口气,瞪大了眼睛的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人。

        这个人走进来似乎一下子就让整个宫殿都亮了起来,周边的一切都变成了衬托,不管是这宽敞高大又华丽的宫殿,又或者是满宫殿精心打扮过的小姐夫人。

        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缓步走了过来,姿态优美,步伐轻盈,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眼眸明亮,五官精致近乎妖。

        “你……你是……你是明……明媚?”有人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了几个字。

        明媚含笑的点了点头,“我是明媚,宣平侯府长房的嫡小姐,大家有礼了。”说完她还礼数周到的朝着众人行了个平礼。

        “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做错了什么吗?不然的话为何大家会在大姐姐面前如此议论我,似乎还想要讨伐我。昌平郡主,你说,只要你说出来,我定会改,向大姐姐看齐的。”明媚眼神真诚的看着面色难看,眼里难掩嫉妒之色的昌平郡主,声音娇软无害。

        昌平郡主抿了抿唇,双手因为紧张已经不自觉绞在了一起,但是面子上,嘴上却不肯认输,下巴抬得更高了一些,睥睨着明媚,“难道我说错了吗?”

        明凤从明媚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有些呆愣僵硬了,明媚不是来参加吗?祖母都说她不会参加秋菊宴的啊,她怎么会来?等转身看到明媚的时候瞳孔不由得一缩,心脏像是被人捏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打扮成这样!

        最美丽的衣裳,最精美的刺绣,最精致的首饰,看到她,脑海里想到的便是最好的,她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是最好的,连同她那张脸,也是最漂亮的,最精致的,无人能及。

        她从来不知道明媚打扮起来竟然会是如此的惊人,她才十三岁啊!

        若是再过两年,五官再长开些,到时候又会是何种的惊世?

        就是因为知道她长得过于,美丽,所以她才让娘能不带她出门就不带她出门,即便是要带上,也务必让她往低调,甚至是丑的方向打扮,千万不能让她出风头。这么多年了,都成功了啊,除了宣平侯府的人,几乎没有外人知道她长得如此的美丽。

        为什么是今天,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今天她才应该是主角,她是县主啊!可是明媚,明媚她抢走了她的风头!

        明凤紧紧咬着牙关,面容紧绷,眼睛死死的盯着明媚那张娇艳的脸,眼里恨意翻涌,眼底满是阴鸷。

        最后还是她歧义的话让她回过了神来,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了自己全部的自制力,才将心头的恨意压下,脸上扯出了一抹淡淡的,带着歉疚的笑容,“五妹,昌平只是在开玩笑,你不必当真,更加不必介意。你是什么人,我这个做大姐的自然清楚,我相信你的。”

        明凤是不想再在这件事上纠缠,说得越多,错得越多。刚才不拦着,那是因为明媚不在,明媚不在,没人会在意真相到底如何,他们怎么说就是怎么样的。可是现在她人在,再颠倒黑白的话也要看她愿不愿意被人颠倒黑白,抹黑她自己。

        但是明凤拦着明媚的用意昌平郡主并没有领悟到。相反,她觉得明凤就是在故意想要帮明媚隐瞒什么,怕别人会指责明媚,她觉得明凤这个堂姐做得太好了。

        于是她更加的为明凤觉得不忿了,鄙夷的看着明媚冷声说道:“凤儿,你别一心为她好了,她不见得会领情,说不定还要倒打一耙。而且我说的都是事实,那天在锦素绣庄发生的事就是最好的解释。你娘对她怎么样,你五妹对她怎么样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可是她却仗着殷家的关系,随意——”

        昌平郡主说她,明媚不觉得生气,但是扯到殷家就不行了。

        所以她神色一冷,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昌平郡主的话,“郡主,如果我是你,这个时候我就会什么话都不说。你污蔑我就算了,可是连殷家都污蔑上,当日的事到底是怎么样的,如果你有疑问,不如我们去问问长公主,你觉得如何?我认为长公主一定会给我一个公道,长公主为人一向公正,讲规矩,郡主这样却是玷污了长公主的盛名啊!”

        至于明绯和韩氏的事,如果不是担心说了出来会影响到明绯和定国公府的亲事,她还真不介意好好的帮明绯和韩氏宣传宣传。

        “宝儿说得对!”殷家的大夫人不过是在外面碰到了交好的夫人,于是便停下来说了几句,不想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宝儿被人欺负。

        这个昌平郡主到底有没有一点脑子?

        看到殷大夫人,昌平郡主的面色微变了变。

        “郡主,如果你对我殷家有什么不满,觉得我们仗着身份欺负人,那不如待会儿看到长公主之后我再好好跟长公主解释一番,你看如何?我务必还郡主你一个公道。”殷大夫人神色冷冷的看着昌平郡主。

        昌平郡主扯了扯嘴角,“夫人……夫人严重了……”

        殷大夫人一把将明媚扯到了身边,眼神嫌弃的扫视了一圈在场的几个贵女,最后视线落在明凤身上,那锐利的视线直把明凤看得浑身走僵硬了起来。

        “明明都是出身贵族的千金小姐,可是行事却如同市井长舌妇一般,着实令人失望!”

        殷大夫人的这句话当真像是在几个小姐脸上甩了一个响亮的耳光,让几个人面色一阵青一阵红,羞愤难当。昌平郡主直接被气走了,其余几个人,相视了一眼之后也很快就各自找理由离开了。

        刚才还被簇拥着的明凤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站在那里,和她往常的花团簇拥相比,实在是差太远。

        明凤此时已经气得面容扭曲了,要不是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应该会受不了的尖叫出声,大发脾气。平时压制得越好,发起脾气来就越是吓人。

        她不是不会发脾气的人,只是知道发脾气对自己的形象而言并非一件好事,她要塑造的形象不允许她做出大发脾气,形如泼妇的举动。平日她心情不好,也只会回到自己的屋子,关起门来发泄,遭殃的也就是近身伺候的丫鬟罢了。

        只是她惯会笼络人心,每次拿丫鬟出气之后都会一脸愧疚的补偿丫鬟,甚至会跟丫鬟道歉。如此一来,被她拿来出气的丫鬟不但不会怨恨她,相反,还会感激她,打从心底觉得她这个主子好,对她更加的忠心。

        似乎过了很久,也似乎是一眨眼的事,明凤便已经平复好了心情,面上带着一惯的温婉端庄笑容,一路朝着后宫另外一个反向走了去。

        明媚进宫也好,既然如此,那她和表姐商量的事也该安排了。原本她还犹豫在宫里惹出什么事情来会不会对自己有不好的影响,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继续忍受下去了。

        明媚太猖狂了。还有她那张脸实在是太碍眼,这样的人不应该有这样的一张脸,那样完美的脸应该出现在她这样的人身上才是,这样才匹配不是吗?

        在明凤转身去找自己表姐的时候,明媚也好不容易摆脱了殷家大夫人,说是要去找自己在锦素绣庄的好友。她在锦素绣庄是两位相交的好友这件事殷大夫人是知道的,自己这边要应酬京中贵妇,让她一个小丫头待在自己身边,确实是有些闷的。

        想了想,殷大夫人慎重的叮嘱了她几句之后有千叮嘱万交代的跟秋葵说了好些话才让她们主仆走了。

        昆仑已经打探出那个宫女在凤仪宫当差,而凤仪宫却是皇后的宫殿。若是平时,想要靠近是有些许麻烦的,但是今日是秋菊宴,进宫的贵女很多,守卫虽然一样森严,但是相比之前,别处宫殿里的宫女过来找老乡这样的事做起来倒是要方便了许多。

        秋葵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宫女装扮,站在凤仪宫西侧的小门上,正对着一名小太监说话,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然后给对方塞了一个鼓囊囊的荷包,对方颠了颠才面露笑容的转身走了进去。很快又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名小宫女。

        “你是……”

        “秋香,你不认得我了?我是阿惠啊,就是你还没有进宫之前,我家就住在你家附近啊,我们还一起玩过泥巴呢!”秋葵不等她说话就先一步很是高兴的说道,一副旧人重逢的模样。

        那个小太监一听秋葵的话,确定她们是认识的年少旧友便没有再多留意,而是转身离开了。毕竟他也是还有事情要忙的,如果不是为了那袋银子,他也不会传话让秋香出来。秋香在皇后娘娘面前也说得上是一个红人了,最会梳头,皇后娘娘也最是喜欢让她梳头。

        秋香眉头一皱,“我不认识你。而且我小时候也不玩泥巴。”

        秋葵笑了笑,见四周无人才表情一收,“是我家姑娘想见你,耽搁你半刻钟的时间,不会太长,我家姑娘就在不远处。”

        秋葵眼神带着一丝强势的看着秋香,秋香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不能离开太久。”意思就是她们有话的要说就快点。

        “你放心,很快的,不会耽误你的正事,让你被罚的。”

        秋香跟着秋葵走到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只见那里已经站着一个艾绿色长裙和象牙白上衣的女子,女子背对着她们,看不到长相,可是背影却绰约多姿,一看就知道是个美人儿了。只是她是皇后宫里的宫女,见过不少京城世家小姐,对她们身边伺候的丫鬟多少是有些印象的,却从没有见过身边这个丫鬟。

        这人是谁,为什么要见她?秋香满心不解。

        听到脚步声,明媚才缓缓的转过身子,果然是看到秋葵领着一个名穿着宫女服饰的女子走了过来,她的视线落在了对方身上,几步距离的时间便将人打量了一遍。

        秋香看到那女子转过身,顿时就被她的容貌给惊住了,再次确定自己真的没有见过这位小姐,不然的话不可能会没有印象的。

        “你就是秋香?”明媚问。

        秋香有些愣怔的点了点头。

        明媚笑了笑,“苗春花是不是你奶奶?”

        秋香瞠了瞠眼睛,“你认识我奶奶?”

        看来是没错了。

        “你奶奶……她还健在吗?”明媚问,问完之后竟然有些担心了。毕竟如果人真的不在了,她又要重新再去寻当年在祖母跟前伺候的人,麻烦不说,关键还浪费时间。

        她已经不太想继续待在宣平侯府了。

        秋香眉头一皱,狐疑又警惕的看着她,抿了抿唇没说话,但是这副神情已经告诉了明媚答案。

        明媚轻轻的吁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你回去转告你奶奶一声,就说我是她旧主的孙女,想问问她当年的一些事。如果她愿意,就请人递个消息给我,到时候我自然会去见她。至于我是谁,只要你将我的话带到,你奶奶自然就知道我是谁了。”

        秋香一愣。

        明媚说完并没有多待,带着秋葵很快就离开了。

        她回到昭华宫的时候,来参加秋菊宴的人基本都来了。秋菊宴不只是对女子重要,对男子也同样的重要,。秋菊宴一开始便是以相看为主要目的的,自然是离不开适龄的年轻男女了。

        在这中间,明媚竟然惊讶又意外的看到了那位燕公子!他正被一堆公子学子围在中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脾气温和耐心十足的和身边的人说着话,一直跟着他的玄衣并没有看到。

        明媚远远的看了了一眼很快就移开了视线,去找自己的大舅母了。

        却不知道她才收回视线,快着脚步离开,另一边的燕绎却瞟了一眼她离开的方向,然后神色自然的回眸继续谈笑。

        而明凤看到明媚回到了殷家大夫人的身边,脸上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眼里阴狠之色一掠而过。

        ------题外话------

        我得捋一下接下来的情节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