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出门在外男孩子也要保护好自己

第二十二章 ?出门在外男孩子也要保护好自己

        “既然入了我黑云寨,那便是我狄云的弟兄!”

        “弟兄们,开寨门,迎接罗兄弟!”

        “今夜设宴,为罗兄弟接风洗尘,酒管够,肉管饱!”

        土楼之上。

        狄云大笑起来,揽着怀里的骚媚美人,豪迈的声音裹挟在澎湃的气血中,滚滚沸腾。

        周围的马匪们亦是纷纷呼喊了起来。

        嘎吱嘎吱……

        黑云寨的寨门徐徐放下。

        赵东汉伫立在远处,看着罗鸿骑着马,孤单一人,徐徐而行,丰润如玉的身形隐匿在黑风寨中,心头不由一颤。

        孤身一人,独闯虎穴。

        此去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

        赵东汉深吸一口气,此情此景,忍住心中的颤动,猛地转身,化作一道流光飞速远去。

        一口气奔走出数里,赵东汉眼眸中凶芒闪烁,一闪身,窜入了灌木中,隐匿了起来。

        “公子若是在黑云寨中打起来,老赵我定要第一时间吞下‘暴血丹’杀入其中!”

        “我老赵,不可能让公子孤身奋战!”

        ……

        黑云寨外,密林。

        一棵耸立的苍天大树的枝干。

        穿着大理寺使者制服的梓薇和方正伫立在其上。

        “落红公子竟是真的孤身一人入了黑云寨……”

        “不带那八品铁骨境的护卫?!”

        梓薇深吸一口气,红润的嘴唇微张,内心震动。

        “不带护卫,是为了打消黑云寨的马匪的顾虑,可这样,同样将自己置于险境。”

        方正木讷的脸上亦是流露出敬佩之色:“这等胆魄,吾所不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愧是安平县的正义表率。”

        梓薇深吸一口气,“我们盯紧了,若是出事了,能够救下落红公子,定然要全力施救……”

        方正木讷的脸上浮现出坚定之色:“那是自然。”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佩服罗鸿的为人,更是因为罗鸿背后那位剑修前辈,若是能够卖那位前辈人情,对他们而言便称得上是大机缘了。

        ……

        安平县。

        罗府。

        洛封换下了一身属于大理寺使者的制服,穿着简单的锦衣。

        他今日打算以私人的身份来拜访罗府。

        亦或者说是拜访罗府中那位前辈。

        表明了来意后,开门的仆从带着洛封入了罗府,一路兜兜转转,踩着蜿蜒的景观石桥,来到了流觞曲水的后院中。

        陈管家一席简单的青衫,靠着太师椅,他的身前,摆着一个棋盘,棋盘中,黑白棋子交互错落。

        “前辈!”

        洛封拱手,恭敬的行礼。

        这是执后辈礼,虽然他的身份是大理寺的官员,但他知道,以眼前人的身份,当得起这礼。

        陈管家瞥了他一眼,笑了笑。

        “坐。”

        “会下棋么?”

        洛封作揖。

        “会。”

        他坐在了陈管家的对面,恭恭敬敬。

        气氛一时间沉闷了下来,两人你来我往,在棋盘上交错落子,许久,棋盘上便摆的满满当当。

        洛封将夹起的棋子放回的棋盒中,摇了摇头。

        “前辈棋艺高深,在下远不及。”

        洛封道。

        陈管家笑了笑,也不说什么,只是端起茶,茶盖轻轻推磨着杯沿。

        洛封忍不住,终于开口:“前辈……”

        然而,他的话语尚未说完,便被陈管家打断了。

        “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不用当说客了,罗爷厌倦了尔虞我诈,带儿女隐居安平县……”

        “如今罗爷复出,可却将公子与小姐托付与我,往后余生,陈某的存在,便是保护公子与小姐平平安安。”

        洛封神色微微一变。

        陈管家的话,有几分敲打的意思,似乎猜到他将消息泄露给了京里的大人物。

        想了想,洛封深吸一口气,准备挽回些什么。

        “前辈,在下这儿有一份京城传来的关于‘镇北王’的消息。”

        洛封道,恭恭敬敬取出一封信递给了陈管家。

        陈管家听到“镇北王”三个字,眼眸眯起,冰冷剑气隐隐若现。

        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手接过。

        ……

        黑云寨。

        罗鸿入了寨子中后,黑云寨的首领狄云背着一把大砍刀,一手揽着一位骚媚的女人,一步一步的朝着罗鸿走来。

        恐怖的气血从狄云的身上爆发,犹如山洪宣泄。

        每走一步,地上的碎石都在不住的颤栗。

        罗鸿目光微变,这压抑的气息,和赵东汉有的一拼……

        “武修,八品铁骨!”

        果然,赵东汉判断的没错,这狄云果然是一位八品铁骨境的武修。

        而周围,一位位马匪也纷纷围绕了过来,森冷的气息弥漫交错。

        狄云居高临下的看着罗鸿,咧嘴流露出了冰冷的笑:“安平县的正义表率加入我黑云寨……”

        “真是让我黑云寨受宠若惊啊。”

        罗鸿淡淡一笑,拱手,便准备开口说话。

        然而,那狄云揽着的骚媚女人,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突然滑出狄云的怀抱,化作一阵香风,扑在了罗鸿的身上。

        罗鸿瞬间反应过来,神色大变。

        别闹!

        这女人……碰瓷的吗?!

        狄云一愣,下一刻一把拉开了骚媚女人,猛地一挥恐怖的大砍刀,砍刀砸在地上,犹如地裂,竟是将地面斩出了一道龟裂的纹路。

        狄云只感觉自己头顶之上一片绿意,爆发勃勃生机。

        周围马匪见状,皆是纷纷爆喝。

        “放开嫂嫂!”

        “你特么找死!”

        “这厮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本想好好说话的狄云也阴沉着脸,没什么好脸色。

        “你一个正气外放的儒修,加入我黑云寨,当老子脑子有坑吗?”

        “老子给你十个弟兄,明天你就去把十八里外的龙湖村给洗了!老子就认你这弟兄,甚至可以提拔你做黑云寨的五当家!”

        狄云身上散发着极大的压迫,凶狠的眼神瞪了罗鸿一眼,狂暴道。

        这小白脸居然敢勾引他的禁脔!

        罗鸿无语。

        狄云却也不废话,重新扛起大砍刀,大手一挥。

        “把他给老子关到柴房!敢跑,就剁碎了喂狗!”

        尔后,狄云便重新揽过骚媚女人,伸出手,在流露楚楚可怜姿态的骚媚女人丰臀上猛地一拍。

        “骚蹄子!”

        狄云恶狠狠道。

        “哎呀,大王,奴家错啦~”

        伴随着骚媚女人的撩骨般的尖叫声,狄山与女人逐渐远去。

        罗鸿则是被两位匪徒带入了昏暗的柴房中。

        明明一切都在计划中的,结果……被一个骚媚的女人给坏了!

        还是计划的不够周密啊。

        那女人……是故意的吗?

        罗鸿蹙眉。

        这次的意外,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男孩子独身在外,也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虽然出了点意外,但是,罗鸿至少勉强算是加入了马匪帮。

        他现在头疼的是明天的投名状。

        狄山让他洗劫村子,明显要让他立投名状。

        头疼了一会儿后,罗鸿便不再想了,从怀里取出了人皮册子,直接翻到日记页,眼眸精亮中带着几分期待。

        其上,今日份的反派日记,自动生成。

        “大夏历,六月十六,阴转多云

        我终于成功加入黑云寨,一个打家劫舍,无恶不作的马匪帮,成为一名萌新小马匪。

        难得!!!

        【此日记事件,罪恶+20】”

        颤抖!

        剧烈的颤抖!

        罗鸿看着反派日记的描述,热泪盈眶!

        那三个感叹号,仿佛这册子都在为罗鸿而感动!

        他真第一次获得这么多的罪恶。

        他的罪恶快要掰正了!

        一时间,罗鸿心情激动万分,难以抑制。

        没有超会脑补的赵东汉,也没有了突然清廉的大理寺使者洛封……

        罗鸿觉得这一次,自己十拿九稳了。

        再接再厉一把,明日便是【奖励池】重新更新的日子,掰正罪恶,兑换特等奖!成为泰斗级的反派,踏上人生巅峰!

        被关在柴房中的罗鸿心潮澎湃。

        他承认,他有点飘了。

        柴房外,黑云寨的马匪们却是已经开始了夜的狂欢,这一次狂欢的主题是为被他们关在柴房中的罗鸿接风洗尘。

        当然,接风洗尘是假,只是为了找个借口喝酒狂欢罢了。

        柴房中罗鸿听着外面,觥筹交错,劝酒,划拳之声响彻不绝。

        激动的心,也徐徐平复了下来。

        时间渐渐流逝,临近后半夜。

        月华倾泻,清冷的月光顺着柴房的屋顶缝隙投射而下。

        罗鸿盘膝,修《亡灵邪影》,聚人煞于丹田。

        黑云寨中的动静不知为何开始逐渐的变小,直至安静的可怕。

        蓦地。

        一股冰冷的感觉,猛地笼罩罗鸿的全身,让他停止修行!

        浓郁的血腥味盖过了空气中弥漫的酒液味道,飘入了柴房!

        罗鸿骤然睁开了眼!

        哐当!

        柴房的门锁,坠落在地的声音响起。

        仿佛女鬼幽灵尖利的笑声响起,似环绕音,由远及近。

        老旧的柴房门,伴随着年久失修的嘎吱声。

        徐徐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