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战国之东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运气太差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运气太差

        魏国大梁。

        “齐王弟公子法章率军两万增援甄城,而且公子法章还去秦国了···齐将蒙骜率军五万驻扎在甄城,五万大军,这···这肯定是针对寡人的!”魏王遫深深的皱起眉头,十分忧虑的道:“齐军在甄城有五万军队,我陶城不远处的平陆也有两万军队,这就有七万军队驻扎在我魏国东部。

        现在燕赵两国的军队已经回国,而寡人的军队大部分都在宋地,若是在集结重兵与齐军在濮济之间与齐军对持,一旦秦国出兵报仇···”

        想到这,魏王遫长叹道:“唉,早知今日,当初寡人就不应该听信乐毅的蛊惑,贪婪阿甄之地。

        如今乐毅一拍屁股就走人了,可是苦了寡人。”

        说着,魏王遫又摇头道:“齐王运气太好了,而寡人这运气也太差了。本来,寡人已经准备居中调停,与齐国讲和,并让四国都退兵回国。

        结果,燕王职就突然驾崩了,而且燕王郑还换下了乐毅,让寡人借燕赵魏三国逼迫齐国的计划胎死腹中。

        欸!寡人这运气太差了。”

        长吁短叹了一阵后,魏王遫召来中大夫须贾道:“贤卿,齐国现在已经复国,而且还大军屯兵在齐魏边境,寡人甚忧之,即担心齐国会攻打我西部以报复寡人不久前联合燕赵伐魏一事,又担心齐国会虚晃一枪出兵攻打陶城,以夺回宋地。

        更有甚者,寡人担心齐国会联合秦国针对魏国。

        虽然现在齐国实力大衰,但我魏国的衰弱还要远甚于齐国,所以,现在寡人不想与齐国为敌。

        故,寡人想要让贤卿走一趟齐国,让齐军从甄城退兵,让齐魏两国讲和。

        只要齐国愿意退兵讲和,那么,寡人愿意割西部三城给齐国。”

        须贾拱手应道:“唯。”

        须贾一走,魏王遫便请来被他留在大梁的鲁仲连道:“连子,现在我三国主动从济西退兵了,寡人也完成了对连子以及齐国的许诺。

        但是,现在齐王在甄城驻扎了三万齐军,莫非齐王还是埋怨寡人吗?

        连子是知道的,其实寡人一开始就不想与齐国为敌,只是被燕赵两国所迫罢了。”

        鲁仲连闻言,立即笑着拱手道:“大王勿忧,寡君屯兵甄城,想来也是因为失地新复,地方不稳,故而屯兵一备盗贼而已。”

        “备盗贼···”魏王遫脸色一僵。

        鲁仲连应了一句后,又接着道:“大王的心意,臣是知道的,只要臣回去后将大王的心意对寡君一说,寡君必定便会明白,齐魏两国不是敌人,而是可以守望相助的盟友。”

        魏王遫一听,喜道:“如此就拜托连子了。”

        不久后,鲁仲连离开大梁,行不远,看着自己车上的五百金,摇头叹道:“魏王贪鄙,比韩王小气多了。”

        楚国郢都。

        自从秦国在魏国被杀得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楚国后,楚国群臣无不奔走相告,弹冠相庆,认为向秦国报仇的时候到了。

        楚宫中。

        楚王横看着朝中重臣,满脸愤恨的道:“当年,先王被秦国欺骗,客死在秦国,论仇恨没有比杀父之仇更大的了。当年,秦国携伊阙大胜之威,威逼寡人,强迫寡人废王后,迎娶秦王之女为后,论耻辱也没有比这更大的了。

        我楚国方圆五千里,拥有百万大军,寡人不肖,欲找秦国复仇,不知诸卿以为如何?”

        群臣一听,皆激动的高呼道:“报仇···报仇···”

        此时,令尹州侯率先开口道:“大王,秦国不禁与我楚国有仇,而且与齐国也有仇,与三晋也有怨。

        如今秦国虽遭到重创,但秦国未伤及根本。故臣以为欲伐秦,当先联合各国。”

        楚王横闻言,点头道:“善。”

        接着,大司马庄蹻开口道:“大王,联络各国伐秦一事,并非难事,但是,如何击败秦军这才是难事。若是秦国见我联军势大,闭关自守,那我联军想要攻克函谷关必将困难重重。

        臣以为各国之军全部聚集在函谷关外,不过徒耗粮食,故而,臣请大王兵分两路。”

        “兵分两路?”楚王横看着庄蹻问道:“大司马,现在各国还没答应与我合纵伐秦,卿就提出兵分两路是不是太早一些。”

        “一点都不早。”庄蹻应道:“大王,臣的意思不是联军分两路,而是我楚军分两路。”

        说着,庄蹻从袖中拿出一份准备已久的地图,然后展开向楚王横示意道:“大王,秦国占据函谷关与武关,我楚国想要攻入关中,实在太过困难。而秦国进宫我楚国,则有三条路径。”

        庄蹻指着宛城武关道:“其一,秦军从武关出发,经汉北攻我邓地,然后沿汉水南下,则兵锋危及我郢都。”

        说着,又指向南郑:“其二,秦军从南郑汉中出发,沿汉水南下,同样也危及郢都。第三,秦军从巴蜀沿长江东下,也将危及郢都。”

        说着,庄蹻看着楚王横道:“秦国虽受创,但我楚国想要合纵灭秦,依然太过困难,故而臣以为接下来的一战,当以收复汉北的宛城叶地为主要目标。

        臣以为,一旦合纵大军在函谷关外云集,只要我不计伤亡的强攻函谷关,则秦军十有八九会割地求和。

        而臣的意思是···”

        此时,庄蹻又指向巴蜀道:“而臣的意思是,兵分两路,在合纵大军围攻函谷关的同时,另遣一师去攻取巴蜀。”

        景阳摇头道:“大司马,沿江水向西进攻打巴蜀太困难了,秦将司马错镇守巴蜀多年,戒备森严,不可取。”

        “柱国,不是沿江水去攻打巴蜀,而是走黔中郡!”

        “黔中郡?”众人闻言皆惊。

        景阳连忙问道:“大司马,走黔中郡能到巴蜀吗?”

        “能。”庄蹻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向楚王横拱手:“大王,这几年来,臣已经派人去黔中郡试过了,真有不少探子从黔中郡西进然后抵达巴蜀。”

        州侯十分沉重的道:“大司马黔中郡道路崎岖,其西面道路更加难以行动,若是大军从黔中郡出发,如何补给。”

        “不用补给。”庄蹻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拱手道:“请大王给臣七万精兵,我大军负一月之粮,一路向西,沿路攻伐劫掠蛮人,然后逼迫蛮人为我效力,便可以战养战杀到巴蜀。

        如此,只等我大军一到,秦人无备,必能一举占据巴蜀。”

        说罢,庄蹻长拜道:“请大王让臣一试,若是不能攻克巴蜀,解除巴蜀对我郢都的威胁,那臣宁愿死在蛮荒之地,以向大王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