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暴吏在线阅读 - 第375章 最毒妇人心

第375章 最毒妇人心

        进了乾元门之后,苏扬与刘昂之分开,各自带着一队人巡查岗哨,准备换岗的兵士们以五个人一个小组分开。

        被苏扬吩咐的兵士跟着另外四个同伴进了大业门就前往贞观殿,他看见地上正好有一颗石子就弯腰捡了起来,然后继续往前走,经过左边石狮子旁边时迅速把石子塞进了石狮子的嘴里,然后走上台阶与站岗的兵士换岗。

        不久,一个中年太监领着两个小太监从东上阁走出来,经过贞观殿门口发现左边石狮子的嘴里多出了一个小石子,他眼神一缩,立即对另个小太监吩咐:“你们先去吧,咱家稍后就来!”

        等两个小太监走远了,中年太监立即走到左石狮子旁边迅速把石子拿了出来。

        苏扬的日常事务除了要安排护卫阶陛、出行夹道护卫、操练羽林卫士,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巡视皇宫安全,但没有诏命不能随意进入内宫,内宫就是贞观殿以北所有宫殿、园林、池塘,还包括西隔城、上阳宫、禁苑等等。

        苏扬在皇城内巡查了一圈,在大业门附近碰到了右羽林将军张虔勖。

        “张将军好巧啊!”

        张虔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苏扬,不过两人在皇宫内碰到也不是什么奇怪之事,毕竟两人都有巡查皇宫安全的职责。

        “苏将军也在巡查岗哨和巡逻队?”

        苏扬笑道:“是啊,张将军巡查结果如何?”

        “平安无事!”

        “某这边也是!那改天再聚?”

        “好,告辞!”

        两人进了大业门之后分开,苏扬往东继续巡查,张虔勖带人往西巡查。

        巡查到太仪殿附近,苏扬停下对手下兵将说:“本将内急,要去如厕,你等再次等候,本将去去就来!”

        “诺!”

        苏扬快步向太仪殿走过去,他绕过拐角来到了一个偏殿观察了一下,在偏殿门口敲了敲门。

        门很开被打开了,中年太监出现在殿内,苏扬闪身而入,中年太监立即关上殿门。

        “将军有何事要咱家去办?”

        苏扬低声道:“从今天开始,让你的人密切注意宫内的一举一动,所有人提高警惕,但凡陛下和皇后有丝毫异于往常的举动,以最快的速度上报!”

        中年太监一愣,“这种程度的警惕要持续多长时间?”

        苏扬摇头:“陛下龙体欠佳吧?天知道陛下还能撑多久,因此只要新皇还未登基,你们就不能松懈!”

        “······诺!”

        苏扬交代完毕之后立即拉开殿门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就走了出去,不久中年太监也离开了。

        苏扬以这种方法在一个上午一连见了八个太监和宫女,他们每个人都负责管几个太监和宫女搜集宫内的消息,而下面的太监和宫女每个人又都管几个人,一层一层管理,每个人最多只管三个到四个。

        只能上级见下级,下级不能见上级,下级甚至都不知道上级是谁,只能单线联系,如此一来,就算有人被抓住,对手想要往上顺藤摸瓜都做不到。

        贞观殿外。

        几个太监举着华盖,华盖下,武媚娘披着皮裘,头戴凤冠,在宫女和太监们的簇拥下走向贞观殿。

        “娘娘,担心台阶!”上官婉儿在上台阶的时候提醒道。

        武媚娘面无表情,抬头看了一眼台阶上大殿外廊柱下两个羽林卫士,迈步走上了台阶。

        “奴婢参见娘娘!”一个太监在殿外看见武媚娘正走过来,连忙上前见礼。

        武媚娘点点头,一边走一边问:“陛下在吗?”

        “在!”

        “在作甚?”

        “陛下在批阅奏章!”

        武媚娘继续向前走,眼看着就要走进大殿,太监立即上前拦住,“请娘娘稍后,容奴婢进去通报一声!”

        武媚娘停下,目光看向这太监,目光中带着凌厉之色。

        这时上官婉儿立即上前呵斥:“大胆!娘娘见陛下还需要通报?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太监额头上冷汗直流,想起曹公公的话,却又只能咬牙硬撑:“娘娘恕罪,还请娘娘不要为难奴婢,奴婢也是迫不得已!”

        武媚娘气得脸色发青,她真想就这么冲进去,但想想还是忍住了,抬抬手:“去吧!”

        “谢娘娘!”太监如蒙大赦,立即转身向殿内快步走去。

        当值太监走到御案前躬身行礼:“启禀陛下,皇后娘娘求见!”

        李治摆摆手:“不见,就说朕正忙着,没空见她!”

        “······”当值太监不由抬头看了看李治,见李治正认真批阅奏章,只能答应:“诺!”

        等他走出殿外,武媚娘其实已经听到了殿内李治说话的声音,一张脸上已经快要结冰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行礼说:“娘娘,陛下正处理国事,无暇见娘娘,请娘娘改天再来!”

        武媚娘咬了咬牙,转身向上阳宫走去,上官婉儿等人立即跟上。

        上阳宫,是皇帝专门命人给武媚娘修建的,为了修建这上阳宫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财力、人力和物力。

        因此,在这上阳宫里,基本上都是武媚娘的人。

        上阳宫是上元年间开始修建,皇帝为什么要命人专门为武媚娘修建上阳宫?只因当时李治感觉自己身体每况愈下,经常不能处理政治,恐不久于人世,当时前太子刘弘刚去死不久,新太子李贤还没有完全成年,其能力还不足处理军政大事,因此为了江山社稷的稳固,皇帝决定让武媚娘在他病重期间代替他处理奏章这类国事,但皇后毕竟是女流之辈,在贞观殿这种代表皇权的宫殿里处理国政总归不妥,因此才命人修建了上阳宫,让武媚娘在他病重期间代替他处理国政。

        观风殿,此乃上阳宫主殿,坐西朝东。

        武媚娘坐在主位上面沉如水,一声不吭,太监宫女们站在大殿里大气不敢出,所有人都知道,皇后今天去见皇帝,皇帝竟然不见,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上官婉儿犹豫了一下,上前道:“娘娘,时辰不早了,是不是要用膳?”

        武媚娘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把谢碧瑶叫来见本宫!”

        “诺!”

        不久,谢碧瑶走了进来,“奴婢参见娘娘!”

        武媚娘抬抬手:“平身!”

        “谢娘娘!”

        武媚娘起身走下来,“碧瑶啊,你跟了本宫多久了?”

        “回娘娘,整整三十年了!”

        武媚娘走到大殿门口,头也不回的看着殿外说:“一个时辰之前,本宫去见陛下,陛下竟然说没空,不见!本宫上一次与陛下见面还是两个月前,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谢碧瑶心中一寒,“陛下对娘娘起了戒心?还是······”

        武媚娘道:“随驾的东都各卫之中已经有不少将校被调任了位置,河南府周边的主要官员也有不少换了人,除了一些主要的朝廷大臣,陛下只怕是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才没有动!”

        谢碧瑶听武媚娘这么一说就想起了左羽林军已经有了新的主将,苏扬这个驸马,她说道:“娘娘,护卫皇宫的左右羽林军之中,右羽林将军张虔勖这个人态度不明,左羽林将军苏扬虽然是您的女婿,但也是陛下的女婿,更是太子的妹婿,虽然没有迹象表明他拥护太子,但这个人行事一向跟娘娘是唱反调的!”

        武媚娘转过身来,“碧瑶,本宫问你,无论本宫做什么,你都会支持本宫,对吗?”

        谢碧瑶立即下拜:“娘娘,奴婢三十年前就是您的人了,如今奴婢与娘娘早已是荣辱与共,娘娘富贵则奴婢受益,娘娘若失势,奴婢也失势,娘娘若出事,奴婢断不能苟活!”

        “好!”武媚娘深吸一口气,走过去把谢碧瑶扶起来,“你先起来!”

        谢碧瑶起身,问道:“娘娘打算怎么做?”

        武媚娘冷声道:“你我耗费了数十年的时间和无数精力,淌过了刀山血海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权势,这权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以如今这个局面,倘若我等无所作为,太子继承大位是板上钉钉了,太子虽不至于把我这个亲娘怎么样,但他手下那帮人就说不好了,他们为了自保必定会置我于死地!碧瑶,你想死吗?”

        谢碧瑶拱手:“娘娘说笑,若能不死,谁愿意去死?”

        “本宫也不想死,你我若不想死,就必须要有人死!”

        谢碧瑶心头一凛,“娘娘指的是?”

        武媚娘看着谢碧瑶:“以现在的情形,陛下绝对不能突然出事,陛下一旦出事,太子顺理成章继承大统,你知道本宫说的是谁!”

        谢碧瑶头皮发麻,心中寒意大盛,只感觉浑身发冷,“娘娘······陛下的身体一直不好,突然······驾崩也很正常,只要我等筹划得当······”

        武媚娘摇头:“不,你想象不到如果陛下突然驾崩而我等强行动手会引发的可怕后果,想要阻止太子登基就必须先废黜他,但这其中操作的难度太大!”

        谢碧瑶连忙说:“娘娘,我们可以以陛下的名义发布遗诏废黜太子!”

        “你把这事想得太简单了,太子手下那帮人岂会甘心引颈受戮?你以为太子手里就没有兵权?一个处置不当,这可不仅仅只是死几个人的问题,极有可能会让大唐四分五裂、江山倾覆啊!因此······若是只死一个人就能保住我等的权势,又能保持大唐江山的稳定,为何要死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