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8 了结

18 了结

        数日后,汪子安走出洞府。

        他这几日借助淬脉兰的力量将真气洗练数次,功行稳固不少。可惜的是,所谓的“淬炼筋骨”之力,好像对他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应该是血脉觉醒时,已将我的筋骨淬炼到了极致,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汪子安猜出了原因。

        脚下生云,他站在云端,披着初阳红霞,望向孤峰,寻找地脉源头所在。

        视线中,明黄地气如同蛟蟒展身,尾部连接金庭仙山,头部位于孤峰之下,张开大口,咬住孤峰。

        而其源头所在,正巧在他洞府前悬空伸出的孤岩之下,这样看上去,伸出的孤岩倒像是蛟蟒吐出的蛇信一样。

        按下云头,他来到孤岩下方,心中默念咒语,两手掐诀,食指射出濛濛金气,如同光束照在身前岩壁,空间如水波荡漾,破开了一个小口。

        道道明黄灵气从其中溢出,散发着厚重如山的大地气息。

        不敢放任地气流失,他看着天边逐渐升起的赤红大日,一边以自身真气堵住缺口,一边使出借土生金、催生金霞之法。

        手中法诀一变,并指点出,以自身金气为引,引动明黄灵气运转,生出淡淡如雾霞光,内呈淡金,外有五色,光华流转,煞是好看。

        金霞灵气。

        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黄岩玉瓶,顶在濛濛金气之外,将手一指,真气散去,瓶口堵住了小口上。

        如雾霞光不需牵引,自行顺着瓶口飘入。

        等所有霞光被收入瓶中,汪子安收住功诀,真气一散,缺口自行修补完好,明黄地气消失不见。

        感受着丹田已然空荡荡,他收好玉瓶,乘云回到洞中,服食黄精,打坐恢复。

        片刻之后,再次来到孤岩之下。

        如此反复数次,看到远方骄阳跃出地平线后,他才没有再继续下去,返回洞府,将收集到的金霞炼成了一枚米粒大小、略微虚幻的“金光种子”。

        有了这枚种子,以后采集的金霞灵气就能直接被其吸收、壮大。

        做完这一切,他封住石洞,面朝石壁,再次静修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汪子安就如这天一样,反反复复,行走于洞府和孤岩之间,再也没有去其他地方。

        而道行天尊这段时间也不知在忙些什么,没有通知他们前去听法。

        这不禁让汪子安、薛恶虎、韩毒龙三人送了口气。

        前者要练神通,薛恶虎也要寻找灵草洗练真气,至于韩毒龙,则是一心想着先将散去的真气修炼回来。

        如此,两个月后。

        被封住的洞府中,汪子安盘坐在蒲团上,呼吸吐纳,身上有濛濛金光透出,随着呼吸,时而明亮,时而暗淡。

        到了这个层次,再加上他灵目觉醒,不需借助灯光,便能看破黑暗。

        一手虚按腹下,一手直指上方,真气催动,逼出养炼在丹田中的“金光种子”。

        金光熠熠,恍若实质,更让人欣慰的是,原本米粒大的种子已经长至鹌鹑蛋大小。

        心念一动,圆形种子便被拉长,变成了尺许长短的金虹。

        汪子安张口一吸,金虹被重新收入丹田。

        “试试看,效果如何?”

        起身搬开巨石,他来到洞前孤岩,高喝一声:

        “走。”

        身上涌起一道金光,汪子安只觉身体一轻,人已是化作一道光虹,平地而起,向着远方激射而去。

        短短数个呼吸,金虹遁出数十里外,落到了小河边上。

        他的突然出现,让正在捕食的青龟愣了愣,一对绿豆小眼中满是惊恐,像是见了鬼一样,慌忙缩回脑袋,没入水中不见。

        “还算不错。”虽然真气已然耗空,但汪子安还是满面笑容。

        单以纵地金光的速度,遇上厉害人物,就算打不过,也不至于失去性命。

        “回去,练习五行大遁。”汪子安目中满是期待。

        光是用来赶路的纵地金光都这般奇妙,那么可攻可守可遁的五行大遁呢?

        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激动起来,脚下腾起白云,准备返回孤峰。

        但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忽然传了过来。

        扭头一看,只见林间正有两道人影缓缓走来。

        而在他看向对方的同时,这两人也感应到了不对,同样抬起了头。

        “是你们。”

        “是你。”

        薛恶虎,韩毒龙。

        汪子安目光一转,落在了薛恶虎怀中抱着的瓦罐上。

        准确地说,是瓦罐中的灵草。

        色呈粉白,如同兰花。他对这灵草并不陌生。

        “淬脉兰?

        有了此物,薛师弟应该能将真气淬炼一番,重新稳固根基了吧。”

        看到汪子安目光落在灵草上,薛恶虎心中一紧:

        “怎么?你准备出手抢夺吗?”

        “薛师弟说笑了,我岂会做出这等事情?”汪子安摇了摇头。

        别说此物对他无用,就算是有用,他和薛恶虎也没什么冲突,更有同门师兄弟这层关系,又怎会做出这种事情。

        “哼,汪子安,你别装好人。

        若非是你将薛师兄早前发现的“淬脉兰”夺走,我等又岂会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再找此物。”

        韩毒龙忍不住出声喝道。

        “原来那淬脉兰是你发现的?”汪子安倒没想到还有这番隐秘。

        想了想后,他从背上取下了“青螭剑”,抛了过去。

        “看薛师弟背上已无灵剑,这把剑就交予师弟吧,权当是用来交换淬脉兰了。”

        薛恶虎看到汪子安摘剑,还以为对方打算动手,紧接着就听到这般说辞,神情愣了愣,一时忘记动作。

        旁边的韩毒龙可没想那么多。

        失去的宝物有重新回到手里的可能,脸上的敌意尽数消失,连忙上前接住,同时取下了背后的灵剑。

        “这宝剑便还于薛师兄吧,我用青螭便好。”

        汪子安送出宝剑,心中也是一松,看了两人一眼,大有深意地道:

        “两位师弟还是尽快提升功行吧,免得日后遇上大难,无力反抗。”

        说完这句话,脚下生云,他转身离去。

        虽然这句话来得莫名,但两人还是感受到了其中的提醒之意。

        韩毒龙抱着“青螭剑”,满脸喜色,而后看向薛恶虎,小心问道:

        “薛师兄,要不,报仇的事算了?”

        薛恶虎虽然也有这个打算,但看着汪子安离开的方向,还是摇了摇头:

        “不,无论如何,我还是会出手的。”

        你有你的做事方法,我也有我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