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1 约战

21 约战

        日升月落,转眼间,又是半月光阴流过。

        洞中,伤势恢复的汪子安两手握着原石,运使真气炼化,呼吸之间,悬浮在身前的白色“金行种子”随之一涨一缩。

        这太白元精不愧为炼制灵宝的材料,其中金气充裕纯净,已经让这道金行种子凝成实质。

        片刻后。

        感觉到丹田、筋脉中传来刺痛,他才收住行功。

        金气锋锐,时间一长,难免对损伤身体,若非他血脉觉醒,身体蜕变,恐怕已被原石中的金气撕碎筋脉、重伤残废了。

        将原石放到石匣中,他运功逼出丹田中另一枚种子。

        这是一滴玄色水滴,虽然较之金行种子太小,但其中的力量可丝毫不逊色于后者。

        两枚种子悬在空中,各自散发异彩,汪子安手中印诀一变,两手张开,放在两枚种子两边,运起真气,缓缓向内挤压。

        一白一黑、颜色纯粹的两道种子逐渐合在一处,仿佛阴阳鱼一般,纠缠在了一起。

        在他初次炼化原石中的金气时,就感觉身体负担颇大,便试着以玄角凝出癸水精华,练就水行种子,缓解压力。

        没想到,这水行种子一出,不仅削去了金气锋芒,两者感应下,居然还能相互壮大。

        “这应该便是金水相生了。”汪子安暗道。

        金行种子与水行种子合于一道后,他张口将之纳入腹中。

        虽然尚未炼至大成,但也足够他使用了。

        心中一动,两手虚握,玄白光华同时涌现,再看之时,左手出现一柄纯白金刀,右手握着一柄玄色水剑。

        下一刻,金刀又化作一面小巧盾牌,而水剑则化成一杆斧头。

        再下一刻,盾牌化作小猫大的老虎,斧头则是化作了如墨小蛇。

        除去发不出声音外,这两只动物活灵活现,与真实别无二致。

        两手一翻,玄白光华收起。

        汪子安将手一指,一道肉眼难见的狭长白光闪过,角落中的空瓦罐被切成两半。

        将手再指,洞口上水光弥漫,化作水帘垂下,将洞口封闭。

        “遁。”

        将瓦罐中的露水洒在空中,他两手掐诀,身形骤然从洞中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山崖下的溪流边。

        “好神通。”汪子安笑着赞叹。

        到了此步,五行大遁的金水二行便算是被他练成了。

        三道神通算是练成两道,至于最后的指石成金么。

        想到这里,汪子安并指一点,一道金气落在脚下的石头上,原本普通的石块化作了黄金。

        抓着黄金,他将身一摇,再起遁光,从溪边消失,回到了山洞中放着太白元精的匣子边上。

        指石成金,按理说,这道神通修炼之时没有那么简单。

        但他在炼化太白元精原石中的金气时,以真气侵入石中,对金石等物的内部结构有所了解,偶然的机会下,直接使用出了指石成金这道神通。

        这不禁让汪子安大喜。

        趁着在兴头上,他每日炼化原石金气,探索金石奥秘,等身体承受不住后,又转而炼化癸水精华,凝练水行种子。

        如此反复十来天,终于是有所收获。

        “接下来,该寻找精纯的木之灵气用来炼化,再次练就一道遁光。”

        想到这里,汪子安出了洞府,以金水遁光将洞口封闭,乘云下了孤峰。

        刚一落地,便见林间有一人缩头缩脑,嘴里嘟囔着什么,走了过来。

        “韩毒龙?他来这里干什么?”汪子安有些不解。

        那柄“青螭剑”法器他已经还了回去,按理说是两不相欠了。

        “难不成,是心中不服,打算寻仇?”

        心中想着,韩毒龙已经是走了过来。

        不知为何,韩毒龙在迎上汪子安的目光时,总有几分忐忑不安。

        尤其在想到他被对方一只手按进地里的一幕时,说话都打着哆嗦,与最开始的蛮横霸道大相径庭。

        “汪子...汪师兄,我是来下战书的。”

        汪子安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用最怂的语气说最硬的话。

        他看着话都说不好的韩毒龙,温和笑道:

        “韩师弟,慢慢说,你要向我下战书,也得找个理由吧?”

        他的温和态度让韩毒龙不再惧怕,将事情说了出来。

        “不是我要挑战你,而是薛师兄。额,不对,是薛师兄说,要我和他一起挑战你。”

        韩毒龙生怕汪子安翻脸,把自己摘了出来,表明自己只是听从薛恶虎的话。

        “那他为何要挑战我?”汪子安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看到对方没有翻脸的意思,韩毒龙说话也逐渐硬气起来。

        “想要挑战我,若是胜了如何?败了如何?”汪子安心中微动,接着问道。

        “这......”韩毒龙愣了愣。

        他来的时候,薛恶虎也没说那么多啊。

        “那你说,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汪子安自言自语,紧接着大有深意地问道:

        “想来薛恶虎师弟已经将飞沙走石、掌握五雷两道神通练成了吧?”

        “你怎么......额,那个,我不太清楚。”韩毒龙下意识地点头,感觉到不对后,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只是工具人,啥都不知道。

        汪子安不由一哂。

        要是薛恶虎没有练成神通,他借对方几个胆子,恐怕都不会出手,更别说主动约战了。

        如今这么自信,肯定是有了底气。

        “回去告诉薛恶虎,想约战可以,只要他能拿出让我心动的东西。

        否则这件事,免谈。”

        他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天天陪这两人闹腾。

        这么一说,韩毒龙总算反应过来。

        “汪子安师兄,你就直说你看上什么东西了吧!”

        汪子安露出笑容,没想到韩毒龙这夯货也带了脑子。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练成掌握五雷,恐怕薛师弟机缘匪浅吧。

        我虽未习得这道神通,但对这份机缘也颇为好奇。”

        “薛师兄得了一块五雷石。”韩毒龙交出了薛恶虎的老底。

        “好。若是他愿意将此石当做赌注,那我便与你们二人战上一场。”汪子安暗叹薛恶虎气运非凡,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件事我做不了主,得先回去问问他。”韩毒龙坦白道。

        “无妨。”汪子安摆了摆手,问出了最后的疑惑:

        “你是怎么知道我出关了的?”

        说起此事,韩毒龙神色有些尴尬:

        “咳咳,我这几日发现孤峰下灵气充裕,每日皆会来此打坐吐纳。”

        那就是说,你丫天天在这儿猫着,专门等我出现,来送战书?

        汪子安用看撒币一样的眼神看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