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4 出手

24 出手

        满头黑发瞬间雪白,随着狂风乱舞。

        狭长双目连过眉心,合成一只细长横眼,看着扑来的飞沙走石,横眼眨动之间,白濛濛光华扇形打出。

        光华所过之处,狂风瞬止,砂石悬空,就连空气也不再流通,一片寂静。

        血脉神通,定灵神光。

        这还未完。

        做完这些,汪子安身后猛地亮起一道长达十丈的细长白光。

        薛恶虎只觉一个恍惚,白光不见,而他所招来的狂风与砂石竟被尽数断为两截,而后齐齐散去。

        金行遁光。

        “风也能被断去吗?”

        薛恶虎不解之间,汪子安纵身一跃,平地起了一道金光,已是扑面而来。

        “不好,韩师弟,为我拖延时间。”薛恶虎焦急大喝。

        若是被对方近身,就算他神通再强,也只能束手就擒。

        “好,看我的。”韩毒龙知晓隐秘,立时应了一声,将嘴一张,一口珍惜至极的本命真气吐了出来,落在被白云裹住的两柄灵剑上。

        霎时,剑吟之声不绝于耳,灵剑身上有豪光爆射而出,合成一道极端剑光,锋芒撕碎白云,挡在金光之前。

        两道灵剑自一处得来,原本就是一对,合璧之后,威力更大。

        再加上韩毒龙被激怒之下,不顾道行有损,动了本命真气,以此催动,灵剑威力大得出奇。

        纵然是汪子安,也不由得停住遁光,现出身形来。

        “这才有点意思么。”

        剑光锁定眉心,锋芒逼命而至,汪子安也不去看正在准备施法的薛恶虎,右手虚握,有白光亮起,化作一柄古朴长剑,冲着身前一点。

        森森剑气自剑身溢出,于虚空凝做一尊三足双耳大鼎,上有鼎盖,通体金灿,刻有铭文。

        极端剑光刚至身前,鼎盖升起,鼎内有无穷吸力涌出,裹住剑光,收入鼎内。

        未等韩毒龙再以真气催动,鼎盖已是重新盖上,断去了灵剑与他的联系。

        “剑鼎炼魔,这怎么可能?”韩毒龙拼命感应,再无半点反应,惊怒不已,更有不可置信之色。

        这是道行天尊所传的降魔剑法第三式,就连他也不过练了个大概而已。

        “我虽不太用剑,但可不代表,我连师传的护身剑法都不练习。”

        汪子安笑了笑,将手一指,大鼎落在一旁,袖口一震,一道阴冷白光激射而出,在正要怒问的韩毒龙眉心一啄,纯阴之气于体内游走,闭了七窍阳气。

        韩毒龙两眼一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汪子安心中一催,阴冷白光重回袖中,他又看向了薛恶虎。

        此时的薛恶虎发髻散乱,身上涌起一股浩瀚气势,衣袍被吹得猎猎作响,惊人的恐怖气息从双手之间透出。

        白青黑赤黄五色光华在掌中流转,细密电光乱窜,有可怕危机在酝酿。

        “掌握五雷?看来你将这道神通练得不错么!”汪子安摇身一晃,重新变回了俊秀少年模样,打量几眼,笑着说道。

        “能被你夸一声“不错”,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呢?”薛恶虎睁开双眼,瞳孔深处仿佛都有雷光闪动。

        “你我一同拜在师尊门下,虽说初入门时,曾起争执,但如今得传法门,已属仙道,又何必争个你死我活呢?”汪子安劝慰道。

        而且,我已经是你的师兄,你再争也是没有用的,永远都只能是个弟弟。

        这些话汪子安没好意思说,生怕引得这家伙头脑发昏,做出什么危险事情。

        “前尘已是云烟,我只在乎眼前。

        你屡屡压我一头,我心中已生出执念,若是不能借此了断,反倒会为此念所累。”事到如今,薛恶虎也没什么好瞒的,直接说出了他的情况。

        而且,他有感觉,若是不能在眼下,两人处于同一境界时斩去执念,恐怕他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原来是这样。”汪子安明白过来。

        韩毒龙争强好斗他是知道的,只不过没想到,就连薛恶虎这个表面看上去稳重的,都有这么强的好胜之心。

        “不过,谁又会没有好胜之心呢?

        若是我没有,便不可能整日面壁苦修,也不会有如今修为稳稳压着这两人一头的局面。”汪子安心中暗道。

        从这个角度来说,争强好斗其实也是一件好事,能将压力化作动力。

        但凡事就怕太过。

        眼下这两人就是这样,才有了如今的情况。

        思索片刻,汪子安抬起头来,朗声道:

        “既然如此,那师弟便出手吧,让为兄见识见识你的手段。”

        “好。”薛恶虎高喝一声,衣襟中升起一面法盘,五气流转,雷声阵阵。

        双掌一推,掌中五色电光落在法盘之上,又是更强的气息在逐渐酝酿。

        “不好。”汪子安眉头一皱,心中也生出几分不安。

        风沙谷上空有乌云压境,一副风雨欲来之势。

        这极端的气息冲霄而起,引来了一位前来金庭山的玉虚三代弟子驻足而观。

        眉心细痕透出灵光,举目一观,便知其中究竟。

        “原来是金庭一脉同门较量?

        不过,这两人既分属同门,又怎能下手不知轻重,如此强催神通?”

        心中想了想,这人终究还是放不下心。

        毕竟同属阐教一脉,他何不前往谷中,暗中相护,也免得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

        正心想间,忽然不知感觉到了什么,皱起的眉头逐渐松开,暗道:

        “原来道行师叔已在一旁,如此,也不用我出手了。”

        心思方定,便有一道声音自心底响起,让他确定了先前所想,按下云头,向着风沙谷方向而去。

        暗中一直观察着动静的道行天尊,在听到薛恶虎、汪子安想借这一战做个了结时,心中便不大满意。

        好不容易,才有了如此局面,同门之间互相争斗,才能相互精进。

        他怎么会让人将眼前的大好局面破坏掉?

        心中想着,便要动手,才导致气息外泄,被前来金庭山的这位师侄发现了气机。

        传音交待一句,道行天尊就出手了。

        站在谷中的汪子安只觉得沉重压力传来,谷中诸般灵气仿佛有了主宰,风沙散去,雷光湮灭,一切的风暴都在那道意识出现的瞬间,尽数退去。

        “师尊出手了?”汪子安愣了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