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7 扇火

27 扇火

        “这算不算聪明反被聪明误?”汪子安看着逐渐远去的经天金虹,心中暗道。

        想起薛恶虎刚才的脸色,他就觉得好笑。

        “不过,还算你有点魄力。”汪子安抛了抛手里的五色奇石。

        将其收好,他回到孤峰,简单收拾了一番,给瓦罐中的如意灵蚕塞了大把叶子,脚下生云,往西面而去。

        终南山靠西,他如今在东,还有好长一段路程要赶。

        这一路上,也不知是受了三教教主“闭关苦修、静诵黄庭”之言的影响,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汪子安的初次下山之旅,居然没有遇到一点麻烦。

        这活得简直不像是主角。

        乘云与水遁交替使用,两个时辰后,他在终南山下的渭河现出身形,望着水面略作整理,抬头看向了那座灵光笼罩、瑞气千条的拔俗仙山。

        没有急着上山,汪子安扭头看向西面,形似卧蟾的小山。

        紫气冲霄而起,隐有凤凰之形,清越凤鸣传达九天之上。

        凤鸣岐山。

        “果然不凡。”汪子安内心赞叹。

        虽属凤形,却有紫气,这应当是五凤之一,紫凤鸑鷟(yuè    zhuó)。

        敛去目中灵光,他向着仙山而去。

        刚一来到山腰,就见路边木亭内,有一黄衣童子驻足。

        这童子虽是年少,但清光透顶,风雷二气随身,汪子安一看就知晓了对方身份。

        “敢问真人,可是自金庭山来的吗?”一见有人出现,黄衣童子立刻拱手问道。

        ““真人”不敢当。在下汪子安,奉了家师金庭山道行天尊之令,前来拜见云中子师叔。

        这位小道友,可是师叔座下童子吗?”汪子安还了半礼。

        “弟子金霞童子,见过汪子安师伯。”黄衣童子面露喜色。

        按照规矩,汪子安是他的长辈,就如同元始天尊座下白鹤童子见了十二金仙也得称呼师伯师叔一样。

        一下子成了长辈,汪子安也有些不好意思,在兽皮囊翻了翻,取出一块灵玉,塞到对方手里。

        “走吧,带我去见云中子师叔。”

        金霞童子也不见外,收起东西,带着汪子安往玉柱洞而去。

        ......

        玉柱洞内,汪子安看着身前这位头戴青纱巾、身着水合服的年轻道人,心中幻想出来的年老身影一下子崩塌掉了。

        这竟然是云中子......师叔?

        怎么会这么帅?

        云中子右手一捏,玉符化作灰烬,沉吟片刻后,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有些呆愣愣的汪子安,笑道:

        “子安师侄,你师父不要你了,以后就跟着师叔我修炼吧!”

        “是,师叔。”汪子安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紧跟着便感觉到了不对,直直看着云中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云中子笑了笑,接着说起正事:

        “既然你师父让你前来,那我也不能放着不管。

        正巧,我这炉中还有一件宝物尚未炼好,你便做个扇火童子,替我看管炉火吧!”

        汪子安在长辈面前,自然是任由摆布,对方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了。

        “是,师叔。”

        “不用客气,来来来,随我前去后洞。”与冷面无情的道行天尊相比,云中子说话带笑,让人颇感亲近。

        汪子安跟在后面,来到后洞,刚走进去,便觉烈焰灼人,就连体内真气好似都被烈火焚烧一样,有溢散流失的迹象。

        心中一惊,正要运功闭气,却不想一只白皙手掌按在他的身上,刚刚控住的真气瞬间散去。

        “不用多管,心情放松。”

        抬头一看,正是云中子师叔。

        想了想后,汪子安点头道:“是,师叔。”

        他可不会认为,对方仙家高人,会害他一个化气圆满的小辈。

        来至洞中深处,他才看到了那尊三足两耳的人高金炉。

        金炉下方,有一道金色火焰被从地下孔洞引出,熊熊燃烧,炉壁被烧得通红。

        云中子右手一招,一把芭蕉扇落在手中。

        “你眼下修为尚浅,每个半个时辰扇上一次,每次连扇九下就行。”

        把扇子交到汪子安手里,云中子叮嘱道。

        “是,师叔,师侄记下了。”汪子安点头应下。

        “走了。”拍了拍汪子安的肩膀,云中子背着双手,离开了后洞。

        “唉。”汪子安看着被盘出包浆的扇子手柄,又看了看身前的炉火,摇头一叹,坐到近前,二话不说,拿着扇子狠狠挥动。

        一扇之下,他的面色便不由大变。

        体内真气如同脱缰野马,疯狂涌入扇中,原本普通的扇子前端涌起一道三寸风卷,晃晃悠悠飘到了炉火上空。

        但这点风力,不过是让炉火晃了晃,便没了威力。

        汪子安脸面一红。

        这还没打个喷嚏的威力大呢。

        心中涌出好胜之意,他再次狂扇几下。

        然而,还没第一次的风大。

        勉勉强强,扇够九下,他才收起扇子,打坐恢复起来。

        不知不觉间,额头上已是布满汗珠,衣衫也已湿透,像是刚从河里捞出来的一样。

        甫一运功,汪子安便感觉到了奇异之处。

        “真气变得精纯了?”

        就像是掺杂了沙子的大米,在经过一层筛子后,被筛去了砂石等物,仅留下纯粹的大米。

        “原来云中子师叔是这个意思。”汪子安恍然大悟。

        他虽已化气圆满,但因之前服食过诸多灵草,真气难免失了精纯。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想要迈入更高层次,必须得稳扎稳打,夯实根基,否则必定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看来师叔是故意助我稳固根基”汪子安心中暗道。

        本来以他的修为,已经可以强行冲破囟门,破开关窍,直达炼气之境。

        但既然要淬炼真气,则定然会耽误不少时间。

        “罢了,师父、师叔如此好心,我这个做弟子的,可不能枉费了他们的一番好意。”

        想了想后,汪子安散去了借助《金庭玉章》破境的念头,安安心心扇起火来。

        前洞,云中子斜躺在玉床上,一手撑着脖颈,一手端着一面宝镜,其上所映现出的,竟是后洞情况。

        在看到汪子安一心扇火、淬炼真气时,云中子才点了点头:

        “还算懂事。”

        金光一闪,他收起宝镜,又想起了道行天尊记在玉符中的事情。

        “既然如此,这件事,我便应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