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30 天秀

30 天秀

        自从苏护反商失败、送女入宫,已有两个多月。

        这段时间,纣王与妲己凤友鸾交,不理朝政,整日在摘星楼上寻欢作乐,探讨阴阳,连闻太师自北海送来的前线战报也不去看。

        不仅朝中上下议论纷纷,就连朝歌百姓也惶惶不安。

        上大夫梅柏乃三朝元老,历经世事,看出朝歌乱象已生,寻了首相商容、亚相比干商讨此事。

        商容执掌礼乐,听闻梅柏之言,这才醒悟,立刻下令,使执殿关鸣钟鼓,请王上殿。

        正在摘星楼与妲己饮酒的纣王听得钟鼓之音,只得乘辇临殿,心中却生出不少怨气。

        纵然坐在案前,也因为心中不爽,而无心政事,再加上整日沉迷酒色,神思倦怠,听着殿中文武大臣将堆积已久的诸事一一道来,头晕眼花,只觉得似有无数苍蝇在耳边嗡嗡乱叫。

        乍一听得殿外有“终南山炼气士求见”,立时一声大喝:“宣”。

        殿中嘈杂顿时消失于无,纣王心中暗笑。

        等那通报之人出来传旨后,汪子安跟着云中子进了午门,过了九龙桥,通过大道,来至殿上。

        虽然纣王还未见识两人神通,但远远看到两人行走之间衣袂随风而荡,久居仙山的拔俗气息流露而出,让人神清气爽,方才的烦闷之感竟一扫而空。

        尤其是在等两人走到近前,看出两人样貌皆非凡品,更是暗自点头。

        无论在哪个年代,看人先看脸,颜值即正义。

        虽然云中子与汪子安走到殿中,只是打了个稽首,让纣王心生不悦,但他还是强忍着问道:

        “那道者从何处来?”

        汪子安自觉闭上嘴巴,做好一个道童应该做的,静静看着云中子师叔如何在纣王面前装逼。

        “贫道从云水而至。”云中子挥挥拂尘。

        “何为云水?”纣王再问。

        “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云中子淡定自若。

        纣王能成人王,对于文武之事也颇为通晓,听得此言,立刻再问:

        “云散水枯,汝归何处?”

        汪子安心说,你这不是抬杠么,我从云水来,你就说云水没了。

        这要是换成问他,他肯定回一句:“问那么多,去工地上吧!”

        但是云中子就不像他这么蛮干,依旧是淡然答道:“云散皓月当空,水枯明珠出现。”

        这可真是,舌尖上的艺术。

        虽然没正面回答,但逼格蹭蹭蹭往上涨。

        果然,纣王听到这话,立时转怒为喜,说道:

        “方才道者见朕,稽首而不败,大有慢君之心。今所答之言,甚是有理,乃通知通慧之大贤也。”

        ps:“朕”,本意是我,谁能都用,最初出现在商代甲骨文,“孤”和“寡人”出现在春秋战国。

        纣王说着,又命左右赐座。

        汪子安跟着跪坐在旁,紧跟着就听云中子说了一通“三教原本道德尊”的长篇大论。

        但汪子安可能先入为主,在他看来,云中子的意思是说:纣王,你要好好遵循道德,不要乱来,不然到时候天道来收拾你,你迟早是要完蛋的。

        不知道纣王有没有这么想,反正看模样,是听得挺高兴的,还笑着说道:

        “朕听先生此言,不觉精神爽快,如在尘世之外。但不知道先生住何处洞府?因何事而见朕?”

        云中子在前面时而作答,时而吟诗,汪子安则是在后面思索起来。

        说起来也是有意思,商朝始祖为“契”,周朝始祖为“弃”,两人不仅名字相近,更同为五帝之一的帝喾之子,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更是正儿八经的轩辕后裔。

        没想到,两人的后代却将要展开一场大战,拼个你死我活。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前来覆灭殷商的,乃是居住在“轩辕古坟”中的三妖。

        汪子安实在搞不明白,这究竟只是巧合,还是背后另有深意。

        直到云中子叫他,他才回过神来。

        “子安,且将木剑取来。”

        汪子安将手中木剑递上。

        云中子拿着宝剑,当即吟诗一首:

        “松树削成名巨阙,其中妙用少人知。

        虽无宝气冲牛斗,三日成灰妖气离。”

        好湿,好湿啊。汪子安内心赞叹。

        等左右将剑递给纣王,纣王细细观过后,才问道:

        “此物镇于何处?”

        “挂在分宫楼,三日内自有应验。”云中子告知了用法。

        等传奉官奉命前去挂剑后,纣王便想要留下云中子在身边听候差遣,这样他就能整日神清气爽了。

        但云中子岂会掺和这些事务,笑着推辞后,又来了一通长篇大论,说尽了逍遥的好处,纣王这才放弃了坚持。

        直等云中子带着汪子安离去,还要送上财物,作为盘缠。

        对此,云中子又忍不住做了一首长诗,听得纣王连连点头,而后挥动衣袖,脚下生风,没有带走一片云彩,带着汪子安直往午门外去了。

        从面见纣王,到拜别离开,云中子除了送上宝剑之外,最少作了三首诗,写了两篇文章。

        汪子安无力吐槽,只能心中狂喊666。

        太秀了。

        云中子师叔和他师父的性格,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哈哈,师侄,你那是什么表情。”大街上,云中子看着汪子安的模样,不由笑问。

        “弟子是对师叔你太过敬仰,没有什么其他的。”汪子安连忙摇头。

        云中子也不在意,带着汪子安寻了一处安静地方,而后看向宫城,不知在等些什么。

        “师叔可是在想,那纣王究竟会如何处置这把剑?”汪子安看得明白。

        “不错。”云中子并不隐瞒。

        “一线生机我已给了他,就看他能不能抓住了。”

        木剑挂于分宫楼上,有“照妖灵光”与“降魔剑篆”,任那九尾妖狐如何厉害,一身妖法也不能施展,连动弹都不能动弹,只能束手待毙。

        在这种情况下,纣王如果还是无法做出了断,那就真没救了。

        汪子安沉默。

        在他看来,纣王和妲己夜夜共枕同眠,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妲己身上的不对。

        纣王又不傻。

        更别说这妖狐还吃人,宫里少了那么多人,眼瞎啊,看不到啊。

        可惜......

        太阳逐渐西移,转眼已过午时。

        汪子安忽然心中一动,感应到木剑中的“降魔剑篆”逐渐消散。

        “唉......”云中子摇了摇头,忍不住在司天台杜太师家的墙上又题了首诗,带着汪子安往终南山而去。

        诗曰:

        妖氛秽乱宫廷,圣德播扬西土。

        要知血染朝歌,戊午岁中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