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33 汪漭

33 汪漭

        自从独子跟随仙人入山学艺后,孑然一身的汪漭仿佛忽然得了运气,开始了开挂生涯。

        他先是在折江之中,凭借着防风氏血脉,降服了这头天生能踏水而行的避水异兽。

        而后又在上古防风氏所居的风渚湖中,得到了祖先遗留下的一副玄铁宝甲。

        最后,更是服食仙果,血脉觉醒,掌握了一道祖先用来治水的神通。

        这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他得了顶头上司、越州城之主的越州侯看重,被招为心腹,更在此次响应东伯侯反商之中,被封为押粮官,先一步押送粮草前往联军大营。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能成为押粮官的,可都不是一般人物。

        饶是汪漭步入中年,也不由生出几分得意。

        “若是跟着东伯侯反商成功,等到天下平定之日,说不得我汪漭也能得封侯伯之位,恢复先祖荣光。”

        这并非不可能之事。

        天下八百诸侯已反四百,西岐之主被囚,也有反商可能,到时六百诸侯联手,仅凭纣王与北伯侯麾下的二百诸侯,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不过,还得立下大功。”汪漭暗道。

        所以,他在听说东伯侯四十万大军被挡在游魂关外时,就知道机会到了。

        这一路上马不停蹄,总算是快要到达联军大营,到时他倾尽全力,拿下那游魂关守将窦融,必能得泼天大功。

        “到时就算子安仙道未成,也能凭借着我这大功,继承伯侯之位,为我汪罔氏开始散叶。”汪漭心里比谁都清楚。

        他已步入中年,又能苟活多长时间,为子孙打下一份基业才是正道。

        在轰隆震响中,一队精悍甲士在一员魁梧大将的带领下策马奔来,从未上过战场的汪漭下意识一惊,等细看之下,这才大喜。

        “看来这窦融果真有些本事,知晓在此设伏。”汪漭念头转过,便是自信一笑:

        “不过,仅凭这人,还挡不住我。”

        心中一动,避水兽走上前来,汪漭拔出寒蛟刃,指着魁梧大将喝道:

        “来将报上姓名,汪漭剑下不斩无名之辈。”

        “就凭你这逆贼,也配知我窦虎姓名,死来。”那大将自称“窦虎”,嗤笑一声,二话不说,纵马狂奔,转眼已是来至身前,拎着一杆开山大斧斩下。

        “来得好。”

        厉风扑面,汪漭不闪不避,以手中宝剑迎上,轻轻一挑,那窦虎便觉一股霸道力量传来,让他险些握不住兵器,沉喝一声,化斩为削,冲着汪漭脖颈削来。

        “技穷矣。”初步交锋,汪漭便知晓了对方能为,心中大定,空出左手一扬,一道黄光洒出。

        窦虎顿感沙尘扑面,双目难视,心中一惊,正要退后,就觉一股冰凉寒气穿破宝甲,直透心脏。

        “啊。”窦虎痛呼一声,落于马下。

        汪漭这才高声喝道:

        “杀。”

        一挥手,身后押粮的数百甲士齐齐杀出。

        那窦虎麾下将士见死了主将,早已生出退意,眼见对方杀来,哪里还敢多留,连忙纵马返回,直往游魂关方向而去。

        一番短兵交接后,汪漭命人打扫战场,将窦虎尸体放于粮车。

        枯坐山顶的汪子安看着这一幕,也有一种“我家亲爹初长成”的感觉。

        想了想后,他还是决定先不现身,大袖一扬,真气罩住自身,隐匿身形,跟在汪漭身后。

        汪漭对此丝毫不知,催动避水兽,来到联军大营后,便带着窦虎的首级去拜见那位新任东鲁之主姜文焕。

        主帅营帐中。

        姜文焕身着黄金甲,端坐帅位,年纪虽轻,却目露威严,英武之姿,不让其父。

        等左右端着窦虎的头颅上前时,才忍不住面露惊喜:

        “原来竟是此贼。汪将军,你立下大功了。”

        “末将不敢居功,此皆是君侯威德所至。”汪漭混迹宦海近二十载,怎能不知规矩,立刻抱拳应道。

        姜文焕哈哈一笑,捻住颌下短须,说道:

        “将军不知,此贼乃是游魂关窦融麾下副将,颇有勇力,这数日来,已连伤我军六员大将。

        想不到,此贼居然潜出游魂关,埋伏我军粮道。若非将军出手,恐怕我军粮草已被其毁矣。”

        “原来如此。”汪漭跟着笑了笑。

        姜文焕见汪漭这副模样,便继续说道:

        “将军能押送粮草至此,已有功劳,如今又斩了此贼首级,更是大功。

        如今联军正在用人之际,不知将军可愿留在营中,与我一同攻打这游魂关?届时若能成功,姜文焕愿以伯侯之位待之。”

        伯侯之位。汪漭心中大喜。

        别看姜文焕不是人王,但在东鲁这块地方,说话比人王管用多了,要是有此人作保,伯侯之位绝对不是虚言。

        但是......

        汪漭心思巧转,再次拱手言道:

        “君侯之言,末将不敢不从。

        不过,末将乃越州侯之臣,若无越侯首肯,末将实不敢滞留军中。”

        姜文焕听闻此言,心中更喜。暗道,此人不但有万夫不挡之勇,居然还有如此忠心,真是难得。

        如此一来,他更要将这人留在麾下了。

        “你且放心,我这就差人告知越侯。等到越侯回信,再决定去留。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劳将军在我营中多留几日。”

        “这......承蒙君侯盛意,末将依君侯之令便是。”汪漭面上仍是略带迟疑,最终拱手应下。

        姜文焕哈哈一笑,立刻让左右端上食物,权当为汪漭庆功。

        汪子安隐身暗中,看着父亲这副“忠勇模样”,差点就信了。

        “没想到,父亲居然要留在营中。”汪子安有些惊讶。

        汪漭什么性子,他心里可清楚得很,和普通人一样,胆小怕事,喜欢财物,可眼下却是变了性子。

        “难不成,是因为本事大涨,顺带着长了不少自信?”汪子安心中猜测,这种情况也是正常。

        “看来,我还不能现身,得让父亲知难而退才是。”不愿父亲掺和这些事的汪子安决定,让汪漭好好遭受一番社会的毒打,然后他再趁机出手,带着汪漭抽身而退,也能保全性命。

        “就这么办了。”心中想着,汪子安跟着吃饱的汪漭,前往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