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46 胜遇

46 胜遇

        缓缓收住法诀,汪子安揣摩起接下来的功法。

        《金庭仙经》

        他如今凝成金丹,已至炼气顶峰,接下来就是要丹破神出,达到化神。

        这里的神,指的是阴神,阴神一出,能引动惊蛰雷劫,三道天雷之下,炼去阴渣,成就阳神,达到炼神境界。这一步,又被成为纯阳天仙。

        不过,还有些问题。

        汪子安翻看前面修炼的丹法,发现自己竟然漏掉了一件重要事情。

        修行之人,成仙之前,需经火、风、雷三道劫数。

        一般情况下,凝结金丹时,会有火劫生出,炼去金丹杂质。

        但汪子安在洞天成丹,再加上闭关之地乃是一处先天水火宝地,早已被先天火气煅烧金丹,所以成丹时,压根没有出现这场火劫。

        然而根据仙经记载,这种劫数是避免不了的,若是破境时未遭劫数,那么此劫多半会与后一场劫数一同而至,到时候劫数威力定然倍增。

        而下一劫,则是在化神之时。

        也就是说,汪子安在突破化神境界的一刹那,会同时遭受两种劫难。

        “还有这种事情?”汪子安皱起了眉头。

        火劫为地肺毒火,风劫为散魂阴风,可都不是那么好渡过的。

        不过道行天尊赐下的仙经中,似是也预见到了汪子安的情况,其中记载有一道秘法,以此炼成渡劫宝物,到时自可渡过劫难。

        “等师尊所言的事情了解后,还得早做准备。”汪子安想到了回家前道行天尊所说的谜题。

        遇胜而追,入折直下。

        这都什么跟什么?

        汪子安实在搞不懂,说明白点不行么,何必要遮遮掩掩的,好像不这么说,就显得自己不是高人似的。

        “算了,既然师尊让我回家,那我在家待着便好。”

        向后一倒,汪子安倒在床上,放下了往日的紧张,居然缓缓睡了过去。

        直至红日西斜,才醒了过来。

        张开双臂伸了个拦腰,他体会着这从未有过的轻松。

        “父亲回来了?”走出房间,他看到了大厅中的昏黄灯火,迈步走了进去。

        汪漭跪坐在桌案前,全神贯注,不断翻看着竹书,不知道在查找什么。

        直至汪子安呼唤数声后,汪漭才惊醒过来。

        “父亲,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汪子安主动问道。

        汪漭本想说一句“老子都办不了的事,你个臭小子哪能帮得上忙”,但忽然想到,儿子早已今非昔比,说不定在这件事上,还真能帮上忙。

        “咳咳。”放下手中竹简,汪漭轻抚颌下长须,作出一副严肃模样,沉声说道:

        “今日越州侯召我等前去,乃是为了解决近日的水患之事。”

        “原来是这样?需要我前往龙宫一谈吗?”汪子安顺嘴问道。

        以他阐教三代弟子的身份,去当地的江河龙宫,与龙王一谈,并非难事。

        “臭小子本事不大,口气倒不小。”汪漭心中冷哼,但却莫名感到有些自豪,接着摇头道:

        “若是神灵生事,倒也不是不能解决。只是根据越州侯所说,那发动大水的乃是一只异兽,所以......”

        “所以父亲您便想着,在书中找出异兽来历,然后寻到它的弱点,出手灭杀?”汪子安说出了未完的话。

        “不错。”汪漭点了点头。

        身为本地田官,他知晓水患对稼穑之事影响极大,处理这件事情,乃是他的责任。

        “可知那异兽外形?”汪子安决定帮父亲一把。

        接着,汪漭便将那异兽形状道了出来。

        “状似野雉,体型稍大,通体赤红,叫声有如鹿鸣。”

        “这不是胜遇吗?”汪子安一下子反应过来。

        此异兽与蛊雕一样,皆是有召唤洪水的能力,他有蛊雕角炼成的却阳锥,对此自是有所了解。

        “胜遇胜遇,师尊曾言遇胜而追,难不成就是这个。”汪子安眼睛一亮。

        “胜遇?原来是此兽。”汪漭也明白过来。

        越地多有沼泽河流,对于近水的异兽,他还是有所了解的,只是从来没有遇过胜遇,所以才没想起。

        “你可有办法对付?”看着跃跃欲试的汪子安,汪漭问道。

        “还得看看这只异兽的能力才知道。”汪子安生怕给汪漭打脸的机会,话没有说得太满。

        就以异兽蛊雕而言,他曾在鹿吴山遇到的蛊雕最高不过仙境,但手中的蛊雕角却是自至少金仙级别的异兽身上褪下的,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汪漭冷哼一声,还算你小子知道天高地厚,没有拍着胸脯应下。

        “你明天随我出去一趟,看看这只胜遇的情况。”

        “好啊。”汪子安点头答应。

        接着,汪漭摆出严父的面孔,绷着脸问了一些血脉神通运用的事情,才放汪子安离去。

        一夜无话。

        心忧胜遇之事的汪漭起了个大早,叫醒了枯坐一夜的汪子安,牵上避水兽,问过甲士,从东门离去。

        据甲士所言,今早有人来报,胜遇仍在东边的村落停留。

        汪子安一步丈许,汪漭骑乘异兽,不过片刻功夫,已是来到地方。

        这是一处并不深的水泽,正有渔人站在水中,结网捕鱼,时不时还能看到他们在手中捞起毒蛇,用力捏死。

        而在远处半空,一只通体赤红的野雉正振翅而来,所过之处,平静的水泽居然掀起浪潮。

        水中的人丝毫没有发现危机已然到来,不惊不扰,任由水浪拍过腰间。

        在他们的想法中,这水泽并不深,就算掀起风浪,又能有多高呢?难道还能有人高不成?

        一些人甚至毫不在意,赤着膀子,迎着浪潮在水中滚了滚,冲了个凉。

        但下一刻,危机临身。

        野雉放声长鸣,如鹿鸣于野,回荡方圆,随着声音传出,四周水气汇聚,在水泽上空形成数丈高的大浪,惊涛拍岸,卷起重重白浪。

        站在水中的人惊呼之间,当即被巨浪拍倒。

        但好在大家都是在水中讨生活的人,泅水几乎已是本能。

        在水中扎了个猛子,便浮出了脑袋,打算向岸上游去,没想到迎头又是大浪拍下。

        “去。”

        汪子安来至水边,放出水遁,玄光一卷,滔天大浪消失不见。

        “父亲,你先回去,这家伙交给我了。”汪子安说话之时,目光不离对面异鸟,没有一丝懈怠。

        在他灵目注视下,轻而易举看破了对方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