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48 灵官

48 灵官

        秃了毛的胜遇鸟略作停顿,扭头看了看后方紧追不舍的身影,便头也不回地扎入大江之中。

        片刻后,汪子安赶到。

        眼前大江奔涌不息、洪流滚滚,水流之声犹如万马奔腾,轰隆作响。

        “这是,折江?”汪子安身为越州人士,又岂能不知折江大名。

        折江,没错,就是后称钱塘的折江,乃是以长江为首的九江之一,内中龙君并称“九江水帝”,在水神之中颇有地位。

        “难道师尊所言的入折直下便指此处?”想到道行天尊所言,汪子安心中的一点迟疑散去,同样借助水遁,扎入大江之中。

        他一心二用,一边运使遁法急追,一边吸纳元气恢复真元。

        那日他冲破囟门,曾悟得机缘,天地元气主动冲破囟门就他。自此,他便发现,每次丹田真元有所消耗时,天地元气就会自主向着体内而来,助他恢复。

        此时他再一催功诀,水中元气更是自四面八方而来,使他耗去的大半真元尽数恢复。

        看着前方仍是没有慢下来的身影,汪子安轻喝一身,纵身化作一道金光,如迅电流光,破开水流,数息之后,已是来到胜遇鸟身后。

        “去。”

        将手一指,数十丈狭长白光横空扫过,所过之处,激流两分,连挡在身前的怪石水草也被一分为二。

        虽然胜遇鸟仗着异兽真身,不惧金遁,但被光华扫到身上,迸射火花,还是不可避免地停顿刹那。

        而汪子安则趁着此时,双臂有水流如蛇盘绕,一拳捣出。

        身周水流在此时被齐齐调动,化作连绵不断的暗潮涌向胜遇鸟,一浪接过一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胜遇鸟当即被困在原地,而汪子安也终于追了上来,挡在了对方去路之前。

        “身为仙境异种,在我这个小小的炼气境前,有什么好跑的?丢不丢脸?”汪子安忍不住轻叱。

        大佬,放过我吧,丢脸总比丢命强吧!

        胜遇鸟看着汪子安,没这么说,但眼里就是这么个意思。

        虽是异种妖兽,难以化形,但也不代表他没有脑子啊!

        “束手就擒,随我返回越州,受《汤刑》审判,你或许还能留得一命。”汪子安冷喝一声,心中却想起师尊所说箴言的目的,这句话总不会是无的放矢吧。

        正在沉思之间,他扭头看向身后,只见青光闪烁间,水浪排开,一道身影身披青甲、手持钢叉,驾驭青龟,向着这边而来,同时大声喝道:

        “前方何人,怎敢在折江境内撒野?还不速速收了神通,与我前往龙宫拜见水君,认罪伏法。”

        汪子安眉头皱起,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入江之前,他就有所顾虑,生怕在折江打斗引来水中神灵,果不其然,还真的引来了。

        不过,他既然敢来,便也无所畏惧。

        “前方可是折江巡水灵官?吾名汪子安,乃阐教金仙道行天尊座下弟子,今奉师命,来此捉拿这恶禽胜遇。”

        汪子安自报身份,又盯住打算开溜的胜遇鸟。

        听得他的来历,已经来到近前的神将慌忙自龟背跃下,上前见礼。

        “不知是阐教上仙在前,还望勿怪。”

        “灵官客气了。”汪子安松了口气,拱了拱手。

        接着,这神将便迟疑道:

        “不瞒上仙,方才二位打斗,神通威力惊动了龙宫,水君派小神来此查看,将人带回龙宫盘问。

        烦劳上仙,且先随吾前往龙宫一趟。”

        “那么这胜遇呢?”汪子安对此自无不可,在对方的地盘上惊动主人,前去解释一番也是应当。

        “上仙无需担心,且看吾法器神威。”神将自信一笑,从腰间摘下金索,往水中一抛。

        这金索通体印有云篆,脱手之后,竟自发向着胜遇锁去,任那胜遇惊恐躲避,却躲不开金索擒拿,眨眼之间,已是被金索牢牢绑住。

        “缚妖索?”汪子安眼前一亮。

        这可是炼气士身上最常见的几种法器之一,与捆仙绳、缚龙索等物相似,作用各有侧重。

        “不错,正是缚妖索。”神将右手一招,微微一笑。

        与炼制此物需要大费周章的炼气士不同,他们这些水中神灵几乎人手一件,只是威力不同罢了。

        汪子安有些羡慕。

        这类束缚类宝物炼制倒是好炼制,但想要炼出精品,则必须寻得上好的龙蛇之类妖筋,否则就算练成,也没有多少威力。

        在他的预想中,如果能遇上合适的,自己也要炼制几根。

        两人说话间,被缚妖索捆住的胜遇鸟缓缓向着神将手中落去,但眼看即将入手之时,眼底闪过一丝狠意,张口一吐,玄珠内丹落在三者之间,传出危险波动。

        不好。

        汪子安心中一动,一杆小幡自顶上跃出,一红一蓝两道元气挡在身前,结成光幕,护住他与身旁灵官。

        随后,便是无尽惊涛骇浪涌来,随着丹内中溢散的法力,不断冲刷着水火神光。

        这可是天仙妖物的内丹自爆。

        两气幡有道道元气垂下,将被炸出缺口的神光不断修复,而后又被暗潮冲开。

        这种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汪子安右手一招,收回宝物,看向眼前变得浑浊的江水。

        那胜遇鸟已消失不见。

        “看来,还得废上一番手脚。”汪子安摇了摇头。

        “如果没事的话,这便前往水君宫中吧,想必你家龙君也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他施展神通,都能被水君感应到,更不要说刚才的这番阵仗了。

        “这......”刚才还颇为得意的神将当即面色大变,但他还知道轻重,先是冲着汪子安拱手认罪。

        “小神误了上仙大事,实在该死。”

        “无妨,便多留它一段儿时日吧。”汪子安摇了摇头,那胜遇鸟内丹已失,功力尽散,又能掀得起什么风浪呢!

        搞不好,还要被别的野妖吞了一身血脉。

        “走吧。”大袖一招,汪子安放出水遁,玄光将两人一裹,向着这灵官来时之地而去。

        到得龙宫,说不定还能借助水君之力查找这胜遇呢。

        根据灵官所指,汪子安顺着水势直下,在即将到达东海入海口的时候,前方有璀璨光华从江底透出,散发着独属于神灵的气息,以及一道镇压、统御的意志。

        “这水君竟是真龙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