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50 他妈

50 他妈

        虽是晦暗无光,但汪子安目光有神,直破昏黑,看到了躲在沟壑中的身影,甚至还能看到,那道身影不住颤抖,似是遇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

        汪子安心神警惕,缓缓迈步走了过去。

        这里应该是沉渊底部,前行间,残戈断戟林立,遍地人兽枯骨,纵是时隔久远,也能感觉到,萦绕于此久久无法散去的悲怆、怨愤之气。

        而在途中,汪子安的血液仿佛被什么点燃,在胸腔中猛然炸开,无尽恨意充斥心间,让他想要化作防风氏真身,大杀四方。

        “呼。”缓缓呼出一口浊气,汪子安运转仙经,压下了被呼唤起来的血脉意志,而后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目光望向了地上枯骨。

        这些枯骨颇为巨大,大多有三丈多长,仿佛是消失在时间长河中的上古巨人。

        这都是防风氏之骨。

        “应该是在上古治水时,与各路水妖大战所留下的尸骨,就是不知道,怎么埋葬在此。”汪子安心中疑惑。

        对于普通人来说,洪水可能会带来灾害,但对于生长在水中的水妖来说,兴风作浪、掀动洪水,则会增长法力,突破境界。

        最常见的就属“走蛟”了。

        所以在治水时,绝不可能是一帆风顺,途中定会遭到各路水妖阻拦,免不了一场厮杀。

        汪子安按下疑惑,继续前行,来到了那道身影旁边。

        是胜遇。

        不过此时,这位仙境妖禽、水中异种却不复先前动念间掀起惊涛骇浪的威风,犹如一只受惊的小兽,瑟瑟发抖。

        “去。”汪子安大袖一挥,趁鸟之危,缚妖索现于身前,云篆符文散发金光,照住胜遇,使其妖骨酥软无力,趁机绕了数圈,牢牢将之捆住。

        右手一招,胜遇已是落在脚下。

        不过汪子安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看向了让仙境异兽都要恐惧的源头。

        这仿佛是一根......骨头?

        “难道是龙骨?”汪子安有些惊奇,这块骨头实在是太大了,明明只有半截,却长达丈许。

        其上还带着一股独属龙种才有的威压,与之前所见的折江水君相比起来有些淡薄,却同样霸道。

        恍惚间,汪子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伸手摸向了骨头,心中涌起一股熟悉感。

        指尖传来刺痛,滴滴鲜血流出。

        原本灰白的骨头亮起光华,冲出了一尊数十丈高大的巨人虚影。

        龙首牛耳、满头白发、连一眉一目,低头用独目看着汪子安,仰天无声怒吼,化作一道白光向他而来。

        汪子安本能地想要躲开,却能感觉到对方身上传来的亲近以及善意,强忍着没有躲开,任由光华没入体内。

        而在同时,指尖所接触的骨头涌来道道旺盛精气,顺着伤口蹿入体内。

        这些精气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几乎可比拟仙境之上的异种大妖,以汪子安的力量,根本难以炼化。

        不多时,体内被填满,无数精气流失,围着他不住纠缠,如同绵长布条,将他全身包裹。

        远远看去,如同一颗数丈高大的灰白色巨蛋。

        被裹住的汪子安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适,反而有种从未有过的安逸,仿佛重回母胎,暖洋洋的,让他不由沉醉,缓缓睡了过去。

        不多时,鼾声如雷,响彻四周,常年死寂的沉渊居然开始出现声音,透出深渊,传到了等候在外的余将军耳中,让没有丝毫防备的他心神一失,身后幻化出一尾龙头独角、金色鱼身的本相。

        但他毕竟也是仙境神灵,短短片刻便从声音中挣扎过来,重新稳住了心神。

        “怎么回事?沉渊中怎会出现声音?而且还能晃动我的心神?”余将军有些不解。

        早在他尚未来到折江龙宫为将的时候,就听说了沉渊的传说,其内无声无光,是死寂之地。

        而在他亲身体验过一次后,对此再无半点疑虑,更将沉渊列为了禁地,永世不再入内。

        为何,此时会发生变化。

        “也不知道,那个炼气士怎么样了?会不会引动沉渊中的气息,被活活吓死。”想到上次进入后的情况,余将军眼底闪过惊恐。

        “算了,既奉水君之令而来,那我在此等着就是。”心中想着,余将军跃下鱼背,将两条黑鱼水兽拴在一旁,静坐水底修炼起来。

        沉渊外,余将军恪守水君之令,汪子安没有出来,他绝对不会离开。

        沉渊中,汪子安呼呼大睡,时不时翻个身,晃动巨蛋,就连沉渊地下水流砂石也同样被晃动。

        这副诡异的情况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就连心思坚定的余将军也忍不住睁开眼前,试着以法眼观看沉渊中的动静。

        “怎么还没出来?”余将军有些焦急,他身为龙宫将军,尽管水君没有下令催他,但他自有职责在身,可不能在这里待上一辈子。

        “再等十天,若是再不出现,我就去禀报水君。”余将军暗道。

        心中想着,他就要回到原地静坐。

        但就在此时,一道白濛濛光华自深渊射出,透过江水,照向半空。

        这道光华所过之处,流水瞬止、空气不动,就连空中飞翔的禽鸟,也如同被定住一般,呆愣愣地停在那里,没有振翅,身形却诡异地一动不动。

        余将军看到此幕,心中惊愕。

        以他仙境的法力,都无法做到这一步。

        “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中越发不解。

        尚未等他多想,身边江水齐齐震动,仿佛有了新的主宰,为其欢呼,与其响应。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余将军忍不住喊出声来。

        这是江河之主,各处水君才能拥有的神通,为执掌一方山川的神主独有。

        换句话说,有了这种神通,哪怕没有炼化一方山川本源,也能调动这方山川之力。

        心中疑问越来越浓,而引动江水同震的力量却散去了,似是神通有限。

        “这才对么。”余将军缓缓松了口气。

        要真能一直掌控,还要各地山主、川主做什么。

        那股掌控水脉的力量散去后,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声如龙吟一般的长啸,响彻大渊,直传整条折江。

        在这道啸声下,身为异种龙鳌的余将军也忍不住心神颤颤,两腿发软,噗通一声匍匐在地,现出了鳌鱼本相。

        “我他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