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52 法诀

52 法诀

        交待一句,汪子安借助土遁,回到金庭山,来到王屋洞外。

        这感觉怎么有些怪怪的呢?

        就像是从npc那里接受了任务,然后外出打完老怪完成任务,最后回到npc这里交还任务。

        唯一不同的是,自己做完任务,没有任务奖励。

        “莫不是都换成了师门贡献点。”汪子安心中吐槽,迎着分开的禁制神光走了进去。

        “拜见师尊。”汪子安拱手见礼。

        道行天尊仍是一副冷漠面孔,抬眼看着汪子安,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汪子安被盯得浑身发毛,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只得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本想着让这孩子遇点挫折,没想到那胜遇鸟如此不经打,堂堂仙境异禽居然被一炼气小童打得夺路而逃。”

        道行天尊有些气闷,又不能表现出来,或者说,以他的面孔,根本不用刻意表现。

        这胜遇鸟可是他体察天机,刻意引导而来的。

        唔。

        “更没想到,那折江水君会横插一手。”道行天尊着实不解。

        他只是算出防风氏留下的指骨位置,却并没有算到上古防风氏首领与折江水君的关系。

        上古治水时,被杀死的水妖中也有江河水族,按理说,折江水君身为江河之主,不应该敌视防风氏吗?

        “怎么会这样?”一念遍知因果的大罗金仙也被难住,无论如何感应,也看不清一点天机。

        “难不成,背后有人插手?”心中有了大概猜想,道行天尊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说道:

        “不错。”

        师尊说不错,那就是真的不错了。汪子安心中一松,他实在是怕了这冷面人了。

        “但是......”天尊沉吟片刻,话音一转。

        汪子安落下的心又跟着提了起来,凡事最怕“但是”二字。

        “算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天尊又挥了挥拂尘。

        大爷,您别玩儿了行不行?汪子安盯着道行天尊,眼里露出这个意思。

        也不知道道行天尊究竟在想些什么。

        看着自家徒弟这副表情,道行天尊想大笑两声,又觉得有些不妥,只得说道:

        “你先参悟这道法诀,等出关后再来找我。”

        说着,拂尘挥动,一道金光落在汪子安的怀中。

        汪子安也不去看,收好金符,拱手抱了抱拳,转身就走。

        真是怕了。

        等汪子安离开后,禁制金光罩住王屋洞,道行天尊嘴角一扯,笑了两声,但可能当冷面人当久了,笑起来都像是在冷笑。

        放下拂尘,天尊双手放在脸上,揉了揉,试着大笑两声。

        “呵呵。”

        “哼哼。”

        “哈哈。”

        “不错。”发出满意的笑声后,天尊重新拾起拂尘,恢复冷漠无情的样子,暗自思索起来。

        其实在一开始,他就有心让汪子安在杀劫开启时,入世渡劫,历练一番,使道行精进。如此,他才能彻底放心将金庭山一脉交给弟子打理,跟随教主参悟大道。

        虽说以汪子安的境界,要入神仙杀劫,有些危险。但他已与玉鼎、黄龙、云中子三位师兄弟有了约定,能力保徒弟不死,就算是早已榜上有名的薛恶虎,要真能坚守本心,一心向道,他们四人出面,保住肉身不损,又有何不可。

        但在此之前,还需再做准备。

        “烈火炼真金。

        这孩子修为虽然不差,能敌天仙妖禽,但自修炼以来,还从未遇到过什么生死磨难。

        我是不是该寻找一些险地,先让这孩子磨炼一番?”

        道行天尊暗自思忖。

        哪怕得不到什么机缘,增长一些面对危险的经验也是好的。

        反正,有他看着,又死不了。

        “对了,先前在勾余山时,那地火鳄蛟似有一点残魂逃脱,我是不是能助它凝练肉身,为子安安排一道人劫。”

        道行天尊元神感应片刻,查出残魂踪迹,更另有所得,查到了与这残魂有关的另一位仙家。

        眼睛一亮,哼哼笑了两声,已是有了安排。

        “便将这鳄蛟作为一小劫,渡劫之后,引出那位仙人出手,化作大劫。

        嗯,没问题,就这么办。”

        ......

        正在空中乘云而行的汪子安丝毫不知道,那位对他爱得深沉的师尊已经在帮他安排各种劫难了。

        “没想到,许久不见,这两只灵蚕居然已经有了子嗣?”看着瓦罐中的数只小巧灵蚕,汪子安有些惊喜。

        这么一来,他织布制衣的材料可就有了。

        “不过,灵丝还有些少,得多等一段儿时间。”汪子安盖住了瓦罐。

        大不了这段时间,少使用防风氏真身就是,除非遇到危急情况,袒胸露鸟一次也没有什么。相信也不会有什么傻叉天天盯着他,窥探隐私。

        心中想着,他按下云头,来到了勾余山中,感应二气幡中的气息,身形在空中消失不见。

        这次他已经把全部的家当带来了,以后就定居在丹山赤水天内了。

        不说洞天中的灵气充裕,单单是门户隐蔽,不会被外人打扰,就足以让他动心了。

        再说了,此地本就离金庭山不远。

        看了一眼仍是闭目修炼的金蛟,汪子安在腰间兽皮囊一拍,一根桑树枝出现在了手中,将手一指,坚硬山石被金遁开出一个小坑。

        汪子安把桑树枝栽到里面,用土遁凝实,再凝聚水气,给桑树枝浇了点水。

        最后,才将瓦罐中的灵蚕放到了桑树枝上。

        “也不知道这桑树枝能不能活?”汪子安不通此道,只是乱来。

        根据他的猜测,此地元气充足,就算是块石头也有成精的可能,更不要说这根树枝了。

        想了想后,他放出一点木遁,加持在桑树枝上,稳固其内木气。

        做完这些后,汪子安寻了块青石静坐,取出金符,贴于眉心,道道玄妙法诀落入心中。

        虽然这法诀似有残缺,但在汪子安看来,完整版的金庭玉章都好似不及此法。

        汪子安细细揣摩,时而眉头皱起,时而恍然大悟。

        “此法诀不仅包含肉身变化之法,其内更讲究精气神三宝合一,与人教路子相近。

        而在本教之中,仅有一人有此传承。”

        汪子安双目一亮,对这道法诀的来历有了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