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55 天池

55 天池

        一枚玉符入手,贴在眉心,汪子安明白过来。

        “清灵瓶?”

        这是流传在散修中的一种法门,以此法炼成的宝瓶,能避免内中灵物为杂气所侵。

        用记载的法门试着打开,汪子安看到了瓶底一滴散发着寒白气息的水珠。

        天池真水。

        “不过,仅仅一滴却是不够。”汪子安收好玉瓶,将皮囊收起,往不咸山而去。

        不咸山虽地处北方,外有白雪掩身,却是一座不折不扣的活火山。

        而道行天尊所说的天池,位于不咸十六峰间,汪子安乘云来到空中,比天空还要深蓝的不咸山天池落入眼中。

        一眼望去,只觉心旷神愉,如处云霄天境,清风扑面,水气微凉。

        天池上空,时而风吹雨打,时而云雾迷蒙,乍阴乍晴,五光十色,波光岚影,显露万千气象。

        略微失神,汪子安嘴角含笑,按下云头,来到白云峰下。

        按理说,这等灵秀胜地,必有龙蟒潜藏,然而除去群峰间的禽鸟异兽飞走之外,天池中竟无一丝鸟兽踪迹。

        这怎能不让人觉得奇怪。

        不去多想,汪子安看了看守候在群峰的其他散人,寻了块石头,静静坐下。

        天池真水,既称“真水”,肯定不是普通的天池中水能够比拟的,乃是水中之精、天池之粹,不含杂质,气息纯净。

        根据他所了解,每日玉兔东升明月高悬之时,天池中才有真水蕴出,具体数量,视天池大小而定。

        除去西昆仑与黄河源头的两处天池外,不咸山天池面积最大,多守上几天,肯定能够收取足够的真水。

        看了看位处东方的烈阳,汪子安在方才得到的皮囊中翻了起来。

        除去几件散发着血光煞气的各式法器外,还有几枚玉符,灵草、材料,以及一根......

        汪子安心神一动,一根足有五尺长短的...应该说是羽毛,出现在了手中。

        说是羽毛,因为这东西完全符合了羽毛的特征,有羽根、羽杆、羽枝。

        有些不像的是,这根羽毛很直,而且也并不柔软,劈砍下来,身前的石头竟然被轻易切开,比之利刃还要锋利太多。

        “难道又是什么异种?”联想到那只玄铁苍鹰妖的身份,汪子安想道。

        随手把玩一阵,汪子安把羽毛放在身边,等后面与其他人争夺真水的时候,当做武器来用。

        接着他又取出玉符细细查看,以期得到几种能够被他参悟的法门。

        但是,这玉符中记载的东西,与他正道英杰的画风完全不符。

        什么《怎样从普通鹰妖进化成神鸟鲲鹏》

        什么《邪道法器的九种保养方法》

        什么《阴魂灵幡炼制大全》

        什么《血食如何保存》

        ......

        “难道不是开局一条鲲,进化全靠吞吗?”汪子安无力吐槽,进化之后还会唱、跳、rap呢。

        心中是这么想,但他还是拿起这枚玉符,想看看普通鹰妖是怎么进化的。

        “还真是靠吞?”

        汪子安略作打量,便再次无语。

        还以为是什么淬炼血脉之类的法门,结果没想到是吞噬同类借此蜕变进化。

        不再去看这些,他的注意力落在了后面附带的《灵禽册》上。

        “原来是因为那只铁嘴神鹰。”他眉头舒展,明白了那鹰妖为何会与崇黑虎有了冲突。

        铁嘴神鹰便是册中记载的一只灵禽,与苍鹰老妖同属鹏脉,立志进化成神鸟鲲鹏的老妖自是不会放过这种血脉。

        除了鹏属,还有凤属禽鸟,以及天生异种的异禽一类。

        各种灵禽五花八门,简直就是一本有关禽鸟的百科全书,看得汪子安是津津有味。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这么过去,直到感应到有非同寻常的气息接近后,他才收起玉符,谨慎起来。

        转头一看,旁边正有一白衫道姑冲着这方而来,而且目标明确,就是他所坐的位置。

        “这位道兄有礼了。”那女子行走之间,环佩锵鸣,悦耳动听,走到近前,拱手一礼。

        只是那对如水眸子,却落在了旁边的细长羽毛上,似有诧异。

        汪子安这才看清对方容貌。

        眉目灵秀,身形窈窕,一道白气如烟绕身,恍若神仙中人。

        但汪子安又没有感应到道门天仙的纯阳气息,只是感觉,对方非是凡人。

        目光不经意扫过对方腰间,这才起身回了一礼。

        “见过道友。”

        此女腰间宝剑竟是一件难得灵宝。

        见礼过后,汪子安便主动问道:“道友寻我,所谓何事?”

        “道兄此来,应是为了这天池真水吧?”这道姑神情和善,笑着问道。

        “不错。”汪子安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既如此,我俩何不联手?”道姑接着问道。

        汪子安能看出对方目光在羽毛上有停留,直言问道:“道友认识我吗?”

        道姑先是一怔,而后摇头:“我与道兄只是初见。”

        “那道友是与我师门长辈相识?”汪子安接着再问。

        “道兄说笑了。我连道兄姓名都不知道,又怎会认识道兄长辈呢?”这道姑仍是否认,但细细品悟下,当即明白了汪子安的意思,不由失笑:

        “原来道兄不愿与我联手。”

        “不错。”汪子安点头承认:“凭我一人之力,取水已是足够,道友请回吧。”

        大袖一甩,送客之意尽显。

        “原来如此。”这道姑却也不怒,只是好好看了汪子安一眼,便手扶宝剑,转身离去,脚步落下时,平地起白光,不使鞋袜染尘。

        等这道姑离开后,汪子安看着明月攀升,收敛心神,调息准备。

        而那道姑被汪子安当面拒绝后,也没有再寻其他人联手,就在旁边不远坐下,静等真水出世。

        转眼间,又是半个时辰过去,聚在这里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鱼龙混杂,气息各异,其中不乏仙境之人。

        而汪子安独处一峰,情况略显诡异,但不知为什么,也没有人敢过来,所以他也乐得清静。

        倒是旁边那道姑,因为模样出挑的缘故,被数名气息不正的散人缠上,故意以言语调笑。

        然而,数道剑光之下,那些散人尸首两分血溅当场,一时间噤若寒蝉,再也没有人前去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