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57 吃人

57 吃人

        一只蒲扇大小的骨手不知何时出现,从青老鬼背后抓来,刺穿脏腑,血流满地。

        骨手如有灵性,尖利指甲轻动,一颗拳头大的赤红心脏在掌中砰砰跳动。

        青老鬼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嘴唇微动,想要说些什么,却难以发出声音,生机不住流失,两眼一翻,当即身死。

        而那只洞穿了脏腑的骨手用力一甩,将尸体抛飞出去。

        随后便见骨手缓缓不见,一颗心脏落在了马元手中。

        冲着汪子安“嘎嘎”一笑,马元把心脏塞到口中,咯吱咯吱嚼碎咽下,舌头卷走嘴角血滴,面带回味。

        “不愧是化神散人的心,口味还是那般美妙。”马元一阵大笑后,目光又重新落在汪子安身上,眼中有垂涎之色:

        “不过我能感觉到,你的心更美味,纵然比不上龙肝凤胆,却也不差了。”

        说着,嘴角有水液滴下。

        汪子安浑身发冷。

        吃人。

        就是迅哥儿在日记中写到的那种吃人。

        不仅吃了你的心,连你的精神都在獠牙巨口下一同被嚼碎,被咽下,化作对方壮大的养分。

        汪子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血腥手段,心中对于截教的感觉逐渐变成负数。

        他知道,在截教外门上十万的散仙当中,像姓马的这样的,绝对不止一个,还有很多。

        自修炼以来,从没遇到什么大风大浪,被道行天尊护在羽翼下的汪子安,竟然生出些许恐惧。

        深深呼出一口浊气,连压力也被吐出不少,压下那股寒意,汪子安心坚意定。

        他知道,面对这种吸血吃人的恶人,反抗才是唯一的道路。

        “大可一试。”汪子安冷喝一声,身形长至丈许,一身肌肉把衣服撑得紧绷。

        “嘎嘎。”马元狰狞一笑,取出一柄松纹古剑,跃至半空,仗剑杀来。

        汪子安丝毫不惧,脚下同样有云气相托,手持狭长羽剑迎上。

        方一接触,剑鸣铮鏦,铿锵之音不绝于耳。

        战至数十回合,两人对于对方手段已有初步认识。

        “这小子武艺远在我之上。”感觉到双臂有些发麻,马元心中微惊。

        他虽已成天仙,但不过区区外门弟子,炼的法门寻常,法器也是普通,能有此凶名,全凭那只骨手。

        想到这里,再不迟疑,元神一催,方才出现的白骨大手在脑后重现,越过两人头顶垂落,轻轻一勾,直朝汪子安后心抓来。

        但汪子安岂会不防?

        他深知这马元武艺平平,除去天仙境界以势压人外,也就那只骨手颇为厉害。

        所以在马元动手瞬间,汪子安也跟着动了。

        左臂衣衫猛地炸开,现出粗壮臂膀,青筋如虬、尽数爆起,一拳捣出,似有惊雷炸开,惊得马元慌忙后退。

        趁此机会,汪子安回身扬手,羽剑携恐怖力道斜斩而上。

        而避开汪子安一拳的马元看到对方往骨手杀去,心中一惊,元神一运,欲将其收回,但却仍是晚了一步。

        “铛”的一声,火花四溅。

        出乎汪子安意料的是,这锋利无匹的羽剑居然仅仅在骨手上留下指甲盖大的一个豁口,便再也无法斩下。

        “怎么可能?”他有些诧异。

        但对面的马元却比他还要震惊:

        “怎么可能?”

        他这骨手可是一桩异宝,就算是仙人法器,也远远不及,在他心中,或许只有灵宝才能与之媲美。

        “难道那羽剑是一桩灵宝?”马元心中惊喜。

        至于汪子安年纪轻轻有此宝物护身,肯定来历非凡之类的东西,马元并不畏惧。

        这普天之下,不管是论实力,还是论人数,他们截教怕过谁来?

        天地第一大教是白叫的吗?

        心中想着,马元丢开布满缺口的松纹剑,摘下腰间人头金瓢,扣在了脸上,仿佛带上了一张面具。

        嘎嘎怪叫声中,眼、耳、鼻中小蛇般的猩红火焰齐齐飞出,向着汪子安烧去。

        他这火焰是用炼气士元神混合地阴煞气炼成,专破道门清气。

        汪子安也看出血焰厉害,不敢大意,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头顶脚下各有一朵水火莲花,散发神光,照定自身,不受魔火侵蚀。

        而后,贴身而上,与那操控着骨手的马元战作一团,一时间,竟胜负难分。

        而在两人热战正酣时,平静不起波澜的天池水中,终于有水泡冒起,好似有龙蟒异兽在其中吐息。

        但长久在此的散人都知道,这是天池真水即将孕育而出的征兆。

        水泡似被人操控,在水面追逐月影而行,直到两者合于一处时,水面掀起波澜,鼓起的水泡猛然炸开,如灵泉吐水,三滴指甲盖大小的银白水珠散在空中,寒气缭绕。

        “抢。”

        都不用人提醒,不咸山十五峰散人齐齐而动,冯虚御风,各自带着取水法器,向第一波出世的天池真水卷去。

        但让人有些诧异的是,之前曾要与汪子安联手的那白衫道姑却没有半点动静,甚至目光都从未看向珍贵的天池真水,只看着战成一团的两人,目带思索,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时间。

        高空上,两道人影战得激烈。

        往下一些的天池上空,数百道散人催动各种神通、运使各种法器,五光十色,强取真水。

        天池边上,白衫女子抚剑静坐,不为所动。

        三方同列一山,却又各自为战,互不干扰。

        气氛,有些诡异。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池上三滴真水才有了去处,除去两滴真水被散人所得外,一滴真水被法器余威打落池中,消失不见。

        这一幕又让数十人心生懊恼,齐齐看向打落真水的那人,一片法器光华过后,连骨灰都没有留下。

        随后,这群散人便再次回到群峰,静等下一波真水的蕴出。

        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去打扰上空的两人。

        一些人纯粹是不想多生事端,一些人则是畏惧马元吃人凶名,另一部分人则恨不得借助那年轻人的手杀死马元。

        一阵巨响过后,汪子安不住后退,水火莲花涣散,面色惨白,口中淌血。

        马元虽然没有这么狼狈,但人头金瓢吐出的血焰却没有了方才的凶威。

        “把你的心交给我吧!”嘎嘎怪笑,马元催动骨手抓来。

        汪子安咬了咬牙,准备变化防风氏真身。

        但就在此时,池水汩汩,一股诡异力量传出,让汪子安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