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58 变故

58 变故

        手中羽剑突然“嗡嗡”闷响,不受控制,几欲脱手而出。

        而天池中鼓起的水泡,也同时传来一股吸引力,扯着他的身形不断下降,连云气也无法托住。

        更让人猝不及防的是,在这个时候,看出机会的马元调动本命元气,注入人头金瓢,原本黯淡下去的血焰再次熊熊燃起,眼、耳、鼻六道火蛇于身前凝成一道地阴火蟒,嘶吼着冲向汪子安。

        身形下坠之间,汪子安强提真元,口中默念:

        “请神剑发威。”

        话音方落,汪子安顿觉身体被掏空,眼前发黑,像是大战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一样,心神疲惫,缓缓闭上双目。

        原本还能勉强维持的身形陡然一松,被吸力缠住,身躯向着水泡中投去。

        而在身躯落下的过程中,一道金色剑光猛然跃起,轻轻一挑,直奔马元眉心杀去。

        这道光华实在是太快,哪怕是以马元的天仙境界,也没有丝毫察觉,只是元神感应有危机临身,下意识地祭出了骨手。

        苍白大手挡在身前,五指张开,想要拦住这道流光,但诡异的是,这道流光又好似无形之物,轻松穿透了骨手阻挡,来至马元眉心,“嗖”的一声蹿入脑中。

        随后,便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来。

        “啊......”

        一身天仙法力随声音传出,肉眼可见的音波向着四方蔓延,正要出手抢夺真水的散人听到声音,脑袋好似轰然炸开。

        就连栖息在群峰间的飞鸟走兽此时也不禁惊走飞散,远离了这方染血之地。

        马元发誓,哪怕是之前剖开后脑,将骨手种入的时候,都没有感觉到这种疼痛。

        这股痛意并非是发自肉体,而是自灵魂深处传来,他的天仙元神仿佛都被一剑一剑切成了千百块,逐渐碎裂、分散、流失、溢散。

        眨眼功夫对他来说,竟有千百年那么长久。

        直到泥丸宫中有一朵金色莲花升起,散发清净气息,护着他的意识依附在一块元神碎片上,才勉强保住残神,没有身死道消。

        意识恢复后,察觉自身状态,便是惊怒至极。

        身体毫无异状,但天仙元神与法力却被那道剑光斩得七七八八,仅剩十之一二。

        “可恶,我一定要杀了你。”马元从来没对一个人生出这么大的杀意,虽然这副样子有几分无能狂怒的意思在里面。

        心中发狠间,一道白光从身前经过,迅如星芒,一同没入水泡不见。

        马元没有看清,也不敢去多看,目光一转,落在了被定灵神光定住的天鬼身上。

        “希望能让我元神恢复一些。”

        这些散人被他天仙法力与元神所慑,陷入眩晕状态,若等这些人恢复过来,他可不会保证,这群人不会对他动手。

        所以哪怕明知吞噬这仙人残神所化的天鬼于进境有害,他也只能咬牙吞下苦果。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身形踉跄,一头栽倒在地,勉强爬到天鬼身前,心神操控骨手,借助骨手的力量将之吞下炼化,元神才勉强恢复了三四成的力量。

        趁着这群散人尚未清醒,马元眼底红光闪烁,走到一人身前,直接用右手抓破对方心脏,掏出一颗滚热红心,一口吞了下去。

        “我会在这里等你。”

        ......

        汪子安勉强祭起养炼许久的金光剑葫后,心神与真元尽数耗空,昏沉之前,两手乱抓,柔软入手,陡然身体一僵。

        而后,脑门传来一记重击,便彻底昏了过去。

        ......

        一处水下暗洞中,柔和白光扫去黑暗,照亮了四周,也清晰了旁边的两道身影。

        一者是个少年,静静躺在地上,额头上鼓着个包,俊秀的面孔略显苍白,嘴角带着血迹,右手还抓着把古怪的羽剑。

        另外一人是个女子,一袭白衫,手持月白宝珠。借着光华,能看到白嫩的脸颊变得绯红,正气鼓鼓地看着身前躺着的“死人”。

        若是近距离观看,便会发现,这女子身前衣襟有些皱巴巴的,仿佛被什么罪恶之手抓过一样。

        “可恶。”女子银牙紧咬,把倒拿着的剑攥得紧紧的,面带恼怒。

        “失礼。”

        “恶心。”

        “卑鄙。”

        “无耻。”

        “下流。”

        ......

        片刻后,女子心里的气才散了三分,想起了大事,目光也不由自主看向了对方手里的羽剑。

        来到身前,不染纤尘的小白绣鞋狠狠踢了踢抓剑的手。

        但奈何,这人力气着实不小,就算是昏过去,也紧握着羽剑,死活不撒手。

        无奈之下,女子只得俯下身来,放下宝珠,用力掰开少年的手,才拿出了羽剑。

        羽剑在手,女子在腰间一拍,一颗玄色珠子落在手中,两者放于一处,彼此生了感应,有朦胧光华同时自两件东西上升起。

        “果真是此物。”女子眉眼含笑。

        她这次会来不咸山,是因偶得了一张秘图,其中载有上古宝物的下落,才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偷偷溜下山来,寻找宝物。

        没想到,在一次巧遇下,不仅得了秘图上所载的宝藏信物之一,也就是这枚珠子。

        更在不咸山前,撞到了另一件信物,羽剑。

        这怎能不让女子惊喜。

        “果真是机缘在我。若真能从其中得到宝物,就算回去受罚,我也是心甘情愿。”

        女子想着,一对凤眼眯了起来,煞是好看。

        “还有这人。”

        她的目光落在了这少年的身上。

        长相么,也还算凑合。身高么,也还算凑合。修为么,也还算凑合。

        但相比起她往日见到的那些仙家们,这人身上有一种别样的气质。

        是什么呢?

        “野性。”女子打了个响指,眼睛一亮。

        “对,就是这个。”

        以往的那些男仙,各个气息缥缈,神情淡漠,而且做起事来,也怕这怕那的,生怕沾了什么不该沾的因果。

        就算是与人相争,也多是以宝物远远出手,就好像撸起袖子和人争斗,会拉低他们的身份似的,着实有点装过头了。

        倒是这名少年郎,刚才与那截教仙家争斗是,拳拳到肉,鲜血四溅,哪怕在旁观看,也让人热血沸腾。

        不过想到方才对方的无礼之举,女子还是冷哼道:

        “你就在这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