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59 珑玉

59 珑玉

        针扎般的刺痛如潮水一般涌来,仍处于昏迷状态的汪子安身体抽动,不住吸着凉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钻心疼痛从心口袭来,黄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滚落,他感觉有些窒息,忍不住喊出声来。

        随后,一股清凉之意顺着眉心落下,涤神思、洗真元,遍游筋脉,吸入体内的那丝阴煞血气所凝火毒被清凉扫除,再无后患。

        “便宜你了。”迷迷糊糊之中,汪子安似乎听到有人说话。

        声音悦耳动听,他感觉有些熟悉。

        逐渐苏醒的微小念头催动金庭仙经,督促着真元自发运转,下丹田与中丹田的两颗大丹齐齐散发光华,遥遥呼应,自主炼精化气,炼气化神,滋润着他的精神意志尽数苏醒过来。

        “谁?”有刺目白光在眼前闪耀,汪子安难以看清对面人物,下意识抬起手来,砍了过去。

        但他手中羽剑已失,四肢更被一股力量禁锢,根本没有多大力道,手刚挥出,反倒是被一只冰凉手掌捏住,而后便觉掌心一痛。

        “哎呦。”汪子安连忙收手,痛呼之间,低头一看,掌心已是被开个了口子,正不断往外淌血。

        自从他血脉觉醒,炼成防风氏真身后,寻常法器难在他身上留下分毫痕迹,不知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刺破他的手掌。

        “再敢伸手,就剁了你的爪子。”

        疑惑间,刺目白光收回,他看清了对面之人。

        一袭白衫、身姿窈窕,一张俏脸阴寒,眸子中似有寒霜飘飞,让人如坠冰窟。

        “是你?”汪子安认出了对方,这是当初邀请他一同争夺天池真水的那道姑。

        “原来是道友救了我。失礼之处,还望勿怪。”汪子安拱手真诚致歉。

        当时他昏迷时,被那火蟒毒火气息侵入体内,侵蚀一身根基,这道姑能帮他拔毒,肯定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道友救命之恩,汪子安铭记在心,但有差遣,只要不违正道,必定来报。”汪子安表达谢意。

        听到他这么一说,那道姑好好打量了他几眼,面色才有所缓和。

        “既然如此,那你便将这羽剑送于我吧,权当我救你的回报。”

        道姑挥了挥手中之物。

        汪子安这才知晓,原来羽剑已落入对方手中,而且还被对方用来伤了自己的手掌。

        不假思索,他大大方方,点头应下:

        “就依道友之言。”

        虽说,他愿本打算以这羽剑炼成一件护身剑器。

        他这一番动作,又引得道姑不由多看了两眼,将羽剑拿在身前,问道:

        “你可知这是何物?”

        “救命之物,亦是偿恩之物。”汪子安毫不在意地说道。

        “实在是没想到,道行天尊是个闷葫芦,收的弟子却伶牙俐齿,有些聪明。”道姑脸上冰霜尽散,抿嘴一笑,看着神情尴尬的汪子安,接着说道:

        “这羽毛乃是自九天鲲鹏身上褪下的本命翎羽,其内含有血脉精华。被寻常飞禽得到,足以借此化作异兽鹏鸟。”

        “原来如此。”汪子安有些惊讶。

        九天鲲鹏,这类纯种神兽若能长成,成就大罗亦不在话下。

        看到汪子安依旧是没有半分意动,道姑又忍不住说道:

        “据我估计,你得来的这翎羽,乃是大罗遗物,若能交给你教云中子炼制,足以炼出一件灵宝了。”

        “哈哈,那道友还是不要再说下去了。万一到时候我心有不舍,生出贪念,可就不好了。”汪子安大袖一挥,放声笑了笑。

        “你这人挺有意思的。”道姑闻言,同样眯眼一笑,紧跟着又一扬下巴,有些骄傲地说道:

        “不过就算动起手来,你也不一定是我对手。”

        汪子安摇头失笑。

        这女子看上去年岁比他要长,没想到这性格么......

        “对了,这里是哪里?”汪子安这才想到,自己昏迷前被水泡吸力牵扯,才出现在了这里。

        “莫非是......”

        “天池之下。”道姑的话证明了他的猜想。

        “天池之下?”汪子安运起灵目一看,没有察觉到丝毫的水流踪迹,只看到了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黑暗石道。

        “那我们怎么出去?”

        “想要出去,倒也简单,寻到天池泉眼源头,顺着水流出去便可。”道姑对此颇为了解。

        “烦劳道友将我手脚上的灵针收回,我要寻找路径,离开这里了。”汪子安还念着“天池真水”

        ,然后寻找其他材料炼成渡劫宝物成就化神呢。

        “难道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和你一起来到这里?”道姑又忍不住问道。

        “我如今受制于你,万一知道了你的隐秘,被杀人灭口怎么办?”汪子安暗自腹诽,面上却答道:

        “我离开金庭山已有一段时日,也该回去了,免得师父担心。”

        “骗人,以道行天尊那常年闭关不出,连阐教同门都没认全的性子,怎么可能为你担心?”女子说到这里,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捂嘴咯咯笑了起来。

        “什么?师父还有这种黑历史?”汪子安眼睛一亮,轻咳一声,好奇问道:

        “敢问道友,你说的这件事是......”

        “咳,长辈的事情,你这个做徒弟的还是不要打听了。”女子虽然笑个不停,但并没有继续多说。

        “这,那还请道友收回这几根灵针吧。”汪子安拱手再言。

        “我叫“珑玉”,你称我珑玉吧,道友两字听起来怪怪的。”自称珑玉的道姑手掌一招,汪子安四肢上的灵针便收了回来,合成一根玉针,收入掌中不见。

        汪子安免不了又是一番道谢,接着便打算离开。

        但在他转身之时,珑玉又问道:

        “你真的对我来这里的目的不好奇吗?”

        “我为什么要好奇?那明明是你自己好奇好吧?”汪子安还从没见过这种女人,跟个好奇宝宝似的。

        “咳,珑玉道友,我真的要离开了。”

        谁知他刚刚迈出脚步,就听到那珑玉摸着下巴,面带思索地说道:

        “我哪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万一我这一走,你偷偷跟踪,黄雀在后,那怎么办?

        依我之见,你还是和我走一趟吧。

        就算到时候你心怀不轨,我也能第一时间发现,挥手将你镇压。”

        汪子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