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64 开劫

64 开劫

        马元。

        汪子安看着对面叫嚣的截教弟子马元,目光平静。

        他跟着云中子修炼的时候,曾听云中子说过这场大劫。

        一是成汤合灭,二是周国当兴,三是神仙遭逢大劫,四是姜子牙合受人间富贵,五则是诸神欲讨封号。

        先不说其中有何不为人知的隐秘,但这场大劫必是受了天命的天谴大将灵珠子而开。

        只要灵珠子开启杀劫,诸仙才会入世,或上榜单,或渡劫难。

        那么其他人开劫,对原本的大劫走向,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对于这种情况,对于所谓的“天命”,汪子安一直是有些畏惧的。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莫名其妙地拜了道行天尊为师,他总感觉背后有一只无形大手操控着这一切。

        当初他选择留下崇黑虎一命,肯定有这方面的影响。

        但当他在风雷渊中得到了“四海瓶”这件原本不属于他的灵宝时,他忽然有了些许明悟。

        天命之下,也有人为。

        人说天命难违,又说人定胜天,两句话相互矛盾冲突,但又确实都有道理。

        这是人在面对外界不同事物时,所产生的不同想法,一切皆因心而定。

        那么,他再次面对截教弟子马元时,又是什么想法?

        这在他选择从风雷渊中走出的瞬间,或者说在之前与马元动手时,便已经有了选择。

        灵珠子既承了天命,开启杀劫。

        那他在灵珠子开劫之前遭遇马元,除掉对方,引动大劫,何尝不是另一种天命?

        一切皆取决于自身选择而已。

        所以......

        “此劫,或当由我来开。”心坚意定,汪子安再看马元之时,无尽杀机于目中迸射,看得马元浑身发冷。

        “杀。”

        汪子安心灵打开,不再顾忌,一步踏出。

        龙头牛耳、满头白发,连眉一目中有定灵神光接连打出。

        马元虽心中惊悚,但天仙元神自有灵应,面对道道神光时,下意识祭出人头金瓢,赤红如血的火焰从耳鼻眼中喷出。

        与之前不同,此时的火焰有种纯净清亮之感。

        神光所落,熊熊火焰尽被定住。

        而这时反应过来的马元当即祭起白骨大手,抓向汪子安心脏。

        “去。”汪子安独目神光不停,打在骨手上,想将其定住。但这骨手另有玄妙,定灵神光对其竟没有丝毫作用,仍是直冲冲抓来。

        汪子安眉头皱起,将手一招,二气幡悬浮身前,水火两道先天元气如同锁链一般,顺着骨手缠绕盘旋,不多时,已将骨手锁住。

        保命至宝被困,马元只能拼命催动人头金瓢,以重炼过的血焰攻来。

        汪子安脚步不停,脑后跃出一白玉小瓶,如长鲸饮水,血焰不由自主往瓶中投去。

        马元不识宝物此宝神威,一见此幕,把人头金瓢当做暗器,想要打碎这玉质宝瓶。

        但熟料,瓶口卷出一道白光,连血焰带金瓢一同裹住,收入了瓶中,轻轻一跳,身形不见。

        到了此时,马元已经失去了所有手段,只能眼睁睁看着汪子安大手抓来。

        在此危机关头,马元眉心开阖,一朵小巧娇柔的金色莲花悬浮身前,异香扑鼻,散发清净道韵,濛濛金光往汪子安罩去。

        汪子安猝不及防,向后退去同时,独目定灵神光接连打出,迎向金光,却如泥牛入海,没有丝毫作用。

        “请神剑发威。”汪子安看出这金光金莲针对元神,只好请出金光剑葫这件同样针对元神的灵宝。

        身中跳出一道金色剑光,无形剑芒似能撕裂空间,顿将金光一分为二,两者同时湮灭。

        但还没等汪子安松口气,金色莲花随风摆动,竟又是数道朦胧金光照来。

        “你他么还没完了。”

        汪子安怒意升腾,独目一瞪,右手抓向自身体内,轻轻一拉,一杆四尺五寸的短矛落在手中。

        感应到他心中杀意,短矛身上遍布的暗金之色被一股力量洗练,现出本体,竟有金色天龙绕矛盘踞,绽放华光。

        霎时,瑞气条条、祥光阵阵。

        无需汪子安催动,此矛识得目标,自发刺向打来金光,所过之处,龙吟震天,朦胧金光被一戳而破,且去势不减,锋芒直逼金色莲花,只留残花飘落。

        在马元尚未来得及反应之时,金矛已然杀至,无穷锋芒将他刺穿眉心,杀伐之力于泥丸宫中尽数爆发,连元神带着脑浆一同被搅碎。

        到了此时,世上再无马元此人。

        右手一招,金矛落于手中,汪子安独目仰视苍穹,冷然而立。

        预想中的攻击没有来到,他这才招呼四海瓶收起那骨手,连同二气幡收入体内。

        一旁珑玉看到金莲面色大变,等看到汪子安持矛相对之时,眼中更是泛起异彩。

        “走。”汪子安面色严肃,招了招手,纵起金光,两人往南边而去。

        但在前行途中,一道白光自空中投下,从金虹中带走珑玉,往西面而去。

        “好自为之。”

        耳边传来温柔声音,汪子安面色不变,仍是紧忙往金庭山而去。

        一路上没有途生波折,他安安稳稳回到了王屋洞前。

        若非是看到一向静坐洞府的道行天尊站在洞口,负手而立,他恐怕还真的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道行天尊面色有些严肃,眉头紧紧皱着,在看到汪子安回来后,才悄然松了口气。

        差点就玩砸了。

        不过,身为师父的脸面可不能丢。

        “区区马元,杀就杀了,你怕什么。”道行天尊淡定自若,沉声说道。

        汪子安内心直呼师尊给力、师尊牛逼,眼中差点就要冒起小星星。

        “不过...”

        汪子安心头一跳,紧跟着就听道行天尊接着说道:

        “马元虽非榜单中人,但也是截教弟子,更与西方有缘。

        你此番动手,不仅提前引动神仙大劫,或许还有其他变故。”

        “那你刚才口气那么硬?”汪子安暗自腹诽。

        看到自家徒弟这副表情,道行天尊也觉得,自己的话好像有些泄气。

        “不过不用太过担心,此劫本就由我教之人所开,由你而开并无不妥。

        况且,那劫数开启正是今年,提前几个月,也没什么大碍。”

        虽是这么说,但汪子安还是感觉到自家师尊话中有些缺乏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