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65 诡异

65 诡异

        汪子安以前听过一个笑话。

        老大和老二打架,把老三给打死了。

        当然,这是基于三方互相竞争的情况下。

        如果把截教当成老大,把阐教当做老二,那么有没有老三?

        汪子安以前不大确定,但现在可以肯定,有老三了。

        问:谁是老三?

        答:不与老大老二任何一方联合,且起了争斗的一方是老三。

        代入目前的局势,老二的小弟干掉了老大的小弟,却忽然发现,这个老大的小弟其实是老三的小弟,而且在老大和老二的小弟动手的时候,老三这边有人下场了。

        这么一来,这个笑话的三个主角都齐了。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汪子安不知道。

        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未成仙道之辈,就目前而言,这些事情与他无关。

        “嗯?哪吒杀了东海三太子敖丙。”汪子安坐在王屋洞中,听着雷震子一个劲地嘀嘀咕咕,停住了手中的活计。

        距离马元之死已有两个多月,天谴大将、西岐先锋官、太乙真人弟子、奉玉虚宫符命者哪吒终于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尽管这件事情在阐教几位三代弟子看来,有些不大光彩、有些仗势欺人、有些违背道德。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灵珠子转世的哪吒在夏天来临时,被热得有些难受,就去九湾河洗澡。

        因为一同降生的宝物混天绫太过厉害,惊扰了东海水晶宫的龙王,龙王就遣巡海夜叉出来查看。

        夜叉来到水面,问说:“你这孩子用什么东西作怪,怎么把河水染红、宫殿摇晃?”

        然后,身为阐教三代弟子的哪吒同样问道:“你这个畜生,是什么东西,居然还会说话?”

        夜叉好歹是一方神灵,一听这话,当即暴走:“我乃巡海夜叉,你怎么骂我是畜生?”

        说着,便拿斧子劈来。

        一合未过,夜叉被乾坤圈打出脑浆。

        接着,龙宫三太子出来询问,哪吒自曝身份“我乃陈塘关李靖三子哪吒,我父镇守此间,一镇之主,我在此洗澡,与他何干,那夜叉既然来此骂我,我杀他也是无妨。”

        三太子随之暴走,持戟刺来。

        一合未过,三太子被乾坤圈打出龙身,又被哪吒抽筋,当即惨死。

        东海龙王前来李靖府上询问,哪吒年纪虽轻,却知轻重,立刻说道:“我在河中洗澡,那夜叉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又拿斧来劈我,我只得一圈将他打死。还有那三太子......”

        东海龙王虽然暴怒,但却没有动手,转身回到龙宫,打算去告御状。

        而惹了祸的哪吒不愿连累父母,跪下说道:

        “爹娘,孩儿不是凡夫俗子,乃太乙真人徒弟,有重宝护身,量那敖光也奈何不得我。我现在就去问我师父,必有主意。”

        说着,就借土遁往乾元山而去。

        来到金光洞后,哪吒向师父告状,说那三太子敖丙恶语伤人,惹怒了他,他被逼无奈将其打死,又说那龙王已经去告御状,他心里有些害怕云云。

        太乙真人闻言,当即说这龙王不谙事体,怎为了这区区小事,惊扰天庭。然后为哪吒画了一道符,让哪吒前去天庭拦截,不要伤了对方性命。

        哪吒奉了师父之命,底气渐足,在宝德门外直接动手,教东海龙王敖光做人,龙王心怀不忿,开口大骂你怎么敢在天宫动手,哪吒虽然恨不得将其打死,但终究是个听话的孩子,只是狠狠教训,并且再次自曝身份:

        “吾非别人,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弟子灵珠子是也,奉玉虚宫法牒,脱化陈塘关李门为子。因成汤合灭、周室当兴,姜子牙不久下山,我乃是破纣辅周先行官云云。”

        说完之后,又接着说:“是你家人欺我在前,我才打死他二命,这等小事,你就上本,我师父说我把你这老蠢物打死都没事。”

        哪吒既为先锋官,一举一动,自然落入他人眼中,哪怕是十二金仙也都有留意。

        看到雷震子说起此事时“三观尽毁”的表情,汪子安便忍不住摇头失笑。

        “哪吒、哪吒,也不知你是灵胎降世,还是魔胎转生。”

        其实细细算起来,在哪吒的列位苦主中,东海龙王性命无忧,还算是个好的,后面的石矶那才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不仅搭上了两个童儿,连自己的性命都丢了。

        不过石矶之事由太乙真人亲自主导,手段肯定比哪吒更加老辣、更加无情。

        “对了,你怎会今日来此?”汪子安笑问道。

        雷震子听闻此言,有些好奇说道:“师父说你捅了篓子,如今被关在王屋洞受罚,我这不是担心你,才特地过来看看么?

        汪师兄,快给我说说,你干了什么大好事?”

        一听雷震子这语气,汪子安便知道,这小家伙在玉柱洞肯定也没少闯祸。

        “我这哪是受罚,分明是师父在保护我。”汪子安摸了摸雷震子的小脑袋。

        若他真是受罚,洞口岂会没有禁制,任人随意进出?

        自那日他杀了马元后,道行天尊便无心闭关,让他留在洞中,自己则前往昆仑山玉虚宫中求教。

        这不仅仅是因为马元之死会带来怎样的影响,还因为此事彻底脱离了道行天尊的掌控。

        道行天尊确实想借助天池下的风雷渊磨炼汪子安,确实给汪子安布下了数道劫数。

        但他安排的劫数应是在化神之后出现,也没有安排马元,甚至在他元神推算下,马元在那个时间,本来是不会出现在不咸山的。

        他可以发誓。

        但怪就怪在这里。

        他没动手,却有人动手了,而且手段之高,连他也察觉不出来。

        若非是马元这位原本不当死的截教弟子被汪子安杀死,恐怕道行天尊都察觉不到那人的动作。

        所以,查探无果之下,道行天尊只得来到玉虚宫询问。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对自家徒弟,是好是坏?

        这可是他认定的未来传承金庭山一脉的弟子,绝对不允许出现意外。

        但更出乎意料的事情出现了。

        教主元始天尊只是淡淡说了一句“顺势而为”,便让他退下了。

        “难道,这其中还有我不了解的隐秘?”道行天尊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