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69 出手

69 出手

        青白两色光华交织,狂闪不停,白光身为守阵,不擅攻击,稳稳接下不断刷来的青光后,便停滞不前,反倒是稍弱的青光不断攻来,颇有勇不可当之势。

        一时间,青白两色光华各占半边天际,难分上下。

        汪子安坐在凉亭中,一边看着空中战况,一边拿起瓜果默默吃着,时不时听珑玉讲起一些天庭趣事,其中就包括了杨戬的来历。

        “对了,我曾听闻,杨戬师兄乃是天帝外甥,不知此事真假?”汪子安吐出几粒瓜子,忍不住八卦道。

        “不错,此事的确为真。”珑玉点了点头,说起了杨戬的出身:

        “杨戬之母云花女乃斗牛宫之主,后动了凡心,与左金童转世的杨天佑私配成婚,生下一子,此便是杨戬来历。”

        “一子?珑玉姑娘是说,杨戬师兄并无兄弟姐妹,是独生子?”汪子安手中动作顿住。

        他前世可看了不少有关杨戬的电视剧,其中的杨戬可都有个妹妹叫杨婵的。

        看到汪子安的模样,珑玉不由捂嘴笑道:“道友又听说了什么传闻?

        我乃天帝之女,龙吉公主,若是从母后这边算起,杨戬还得叫我一声姐姐,我又怎能不知他的情况?”

        “母后这边算起?珑玉道友此是何意?”汪子安一听,接着问道。

        “道友有所不知。”珑玉手执玉壶,添满酒杯,浅尝一口,才说道:

        “当时云花女与左金童私配,惹怒天帝,亲自出手,将云花女镇压山下,又因杨戬尚在襁褓之中,将他带回斗牛宫,一直交由母后教养,这才有了养育之恩。”

        “还有这种隐秘?”汪子安喝下杯中之酒,平复了下心情。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看过的影视剧中,王母可是恨不得把杨戬弄死,怎么还成了“养母”?

        汪子安略感三观崩塌。

        “不错,直至杨戬懂事后,才被母后交由同居一山的元始天尊门下,拜玉鼎真人为师。”

        好吧,我孤陋寡闻了。汪子安默默无声,但转而又想到了一事,接着问道:

        “那杨戬师兄和天帝的关系?”

        “你这都是什么问题。”珑玉忍不住轻叱道。

        “好奇,纯属好奇。”汪子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天帝乃三界之主,又岂会将私愤泄于杨戬这无辜之人的身上?”珑玉摇头失笑,紧接着讲出了一桩密事:

        “杨戬拜玉鼎真人为师前,曾与天帝对饮,大醉之后,睡在天帝的长生不老床上,你觉得他们关系如何?”

        “这,好吧。”汪子安其实想说一句“牛逼”来着。

        连天帝的床都都上,这关系还用说么?

        两人言谈之间,空中战局起了变化。

        那凤形妖物见奈何不得这凤凰山中阵法,张口一吐,一枚红彤彤的火光宝珠出现身前。

        “咦?”汪子安心神被那宝珠引动,目光落在其上。

        在这珠子上,他居然感觉到了几分熟悉气机。

        “是谁呢?”细细一想,汪子安这才想起了一桩事情。

        当时他在丹山赤水天外的赤河上,曾遇到一地火鳄蛟,出手将其击杀,却被逃了一丝残魂。

        这枚火光宝珠上的气息,与那地火鳄蛟极为相似。

        “看来,应是那地火鳄蛟得了机缘,重塑躯体了。”汪子安心中一动。

        他有感觉,师父让他来此的目的,十有八九是为了这妖物。

        “这火珠内应是炼有地肺毒火,道友此阵怕是难以抵挡吧。”汪子安抬头看了看。

        这阵法显化出的白玉灵龟分明是珑玉施法布下,为无根之物,定然不是这毒火对手。

        “道友可是有什么打算?”珑玉怎能看不出汪子安另有心思。

        “这妖物似与先前自我手下逃生的一妖物有些关系,我要出手做些布置。”汪子安并未隐瞒。

        “那道友就出手好了。”珑玉状似随意。

        汪子安点了点头,脚下云气汇聚,将他托起,来至凤凰山上空。

        感应到他到来,白玉灵龟嘶吼一声,身形散去。

        “你这贼道又是何人?”这妖鸟见到有人出来,妖身变成青衣女子身形,手持宝珠,恶狠狠问道。

        “这位道友,看你走的是祥瑞凤鸟一道,身上也无血光煞气,何必出口伤人,初次见面称我“贼道”呢?”汪子安摇头问道。

        “哼,你与山中那贼道是一路人,不是贼道又是什么?”青衣女子不由冷笑。

        “你既称她为贼?那她是做了什么贼子所为之事?”汪子安看了一眼宝珠,淡淡问道。

        “这贼道强占我这凤凰山,你说她是不是贼道?”青衣女子理直气壮。

        “据我所知,此山之前好似并无主人吧。再说了,在凤鸣西岐之前,这所谓的凤凰山也不过一野山而已。一无灵地,二无宝物,又怎会引来道友这等灵禽来此栖居。”汪子安拆穿了对方的谎言。

        “呵,你这道人还算有些眼力。”一听这么一说,这青衣女子说话倒客气了几分。

        “看在你的面子上,让那贼道速速离开,我便放你们一马。

        否则......”

        话未说完,但威胁之意却丝毫不加掩饰。

        “我知道友为山中凤气而来,若是道友肯向珑玉道友赔礼道歉,贫道愿代为说和,助道友取走此气。”汪子安直言相告。

        “不可能,你这贼道再不让开,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青衣女子秀眉含煞,冷声喝道。

        “不可理喻。”汪子安摇了摇头,一步踏出,单薄身躯陡然变得魁梧,一拳捣出,八方气劲凝成拳形,直冲青衣女子而来。

        “区区人族,也敢与我比拼力量。”女子不屑一笑,五指呈爪形,对着虚空轻轻一啄,一只青色气爪抓了下来。

        两者方一交接,青衣女子便面色大变,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破灭了她的气爪,直冲身躯而来。

        “不好。”

        脚踏虚空,不断后退,同时背后有青色华光凝成扇形,向汪子安刷来。

        “虽然有些灵异,但终究不离五行之道。”汪子安看出对方神光另有隐秘,但却丝毫不惧,他所凝练的五行遁光中,就属金行、水行最为强大。

        见到此等木行灵光,把肩一晃,一道白光划破长空,扇形青光被拦腰斩断。

        “速速离去,还可保得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