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72 王蛟

72 王蛟

        就在地火鳄蛟尸首分离刹那,却阳锥化冷光追上,寒气四溢间,封住鳄蛟头颅,纯阴寒气如寒雾笼罩,冻住了纯阳元神,一剑斩下。

        地火鳄蛟,身死神灭。

        就在此时,地火珠嗡嗡一震,现出一金衣红发的虚幻身影出来,怒吼声中,把手一挥,一蓬赤火炸开,内里有数以万计的牛毛红针散发灼热气息,往汪子安身上刺来。

        “小心。”突生的变故引得躲在暗洞角落的青翼惊呼出声。

        汪子安转过头来,还有空看了对方一眼,细长双目泛起水滢滢光华,凝成一束定灵神光,将红针尽数定住,大袖一挥,水遁化大浪卷出,恍惚之间,红针已是不见。

        而后,目光直直落在了那虚幻身影上面。

        “丙火元神?你是截教之人。”

        丙火元神是一种元神秘法,练成此法后,运使火行一脉神通法术威力更大,在三界之中颇有名气。

        据他所知,那位居住在火龙岛的罗宣便擅长此法,再加上诸般宝物,才能闯出偌大名头。

        “既知我乃截教弟子,为何敢杀我胞弟?”虚幻人影一见对方认出了他的身份,三界第一大教弟子的威严气度便跟着出来了,背负双手,冷然喝问。

        汪子安细细打量两眼,终是没有忍住,嗤笑出声:

        “不过学了两道截教秘法,便敢自称“截教弟子”。

        我且问你,你姓名可曾上了玉箓?又是否练有截教秘传?

        外门弟子所收的外门弟子而已,也敢如此叫嚣?”

        玉箓,录有弟子姓名的玉书名册,只要姓名被刻在上面,以后便是这一脉真传弟子,气数相连。

        像汪子安的名字,早在凝结金丹时,便被道行天尊录入金庭玉箓之中,出门之时,便可自称一句“金庭山王屋洞传人”。

        至于截教弟子,除去教主的四大弟子、随侍七仙外,哪怕是赵公明、三霄之流都只是外门弟子,只不过因为法力强横,算是其中精英,地位自是与凡俗不同。

        不过截教弟子向来也不在乎这些俗礼,对此倒是并不在乎,在外人看来,几千上万仙家、各种鱼龙混杂,竟是亲如一家、同进同退。

        若是罗宣在此,凭借对方神通,顶着“截教”名头,也不会有人去说什么。但是罗宣所收的这外门弟子自称“截教弟子”,那就有问题了。

        “我师乃火龙岛主,截教弟子,我身为他的弟子,又怎能不算是截教弟子。

        你这贼道杀我胞弟在先,又辱我截教在后,我王蛟必要杀你,以泄此恨。”

        自称王蛟的虚幻人影恨恨道。

        汪子安当面拆穿人家身份,这让王蛟很丢脸的。毕竟仙人也是要面皮的,要不然也不会有后面连番战事了。

        “这些话等你真身站在我面前时再说吧。”汪子安不由失笑,把手一招,却阳锥厉啸而去。

        “至于现在么,区区分神,安能逞威?”

        却阳锥轻轻一啄,这丝分神便被灭掉。

        分神受创,直接牵连本体,惊醒了正在火龙岛地火岩浆中闭关静修的王蛟。

        “谁敢灭我分神?”

        怒吼一声,岩浆起了波澜,声音回荡许久,不能平静。

        强压怒气,王蛟放开元神,细细感应。

        “是小弟那处出了变故。”

        一想到此事,王蛟便怒火中烧。

        他这小弟,先前因尚未化形,一直游离在外,不曾想路遇争斗,被一小道毁去了肉身,仅剩残魂逃出。

        虽说他知道,这件事是由他那小弟引起,但身为修道人,动辄坏人肉身,这与魔道何异。

        原本他是打算出去会一会那小道的。但因岛主闭关,法阵开启,他也不敢贸然离开岛中,只能压下怒意,赐下秘法,助亲弟重塑肉身。

        他这弟弟资质虽不如他,但也有些天赋,得了秘法之后,竟然以地火岩浆炼去阴神杂质,成就纯阳天仙,成了一名“火仙”。

        在发现这一情况后,王蛟便起了心思,想将胞弟举荐给岛主,收为亲传,为此更不惜赠予好不容易得来的半壶龙血,助其蜕变,增加一些可能。

        但不想,此时分神被灭,小弟更是性命不保。

        新仇勾起旧恨,王蛟再也无法静心闭关,纵起一道红光,离开火山岩浆,打算出岛寻仇。

        刚刚来到岛外,便见东边有道赤红光华疾驰而来。

        尚未等他说话,那红光立时停住,现出一黄脸虬须的道人身影,身着皂服,满身火气。

        “咦,这不是王蛟师侄么?你师父尚未出关,你这是要去哪里?”

        一见此人,王蛟面露喜色,连忙上前见礼。

        “师侄见过刘师叔。

        弟子因胞弟被杀,打算出去寻那仇人做个了结。”

        “胞弟被杀?可是你先前偷偷赐下秘法的那鳄蛟么?”黄脸道士淡淡问道。

        “这,师叔怎会知晓此事?”王蛟不由呆了呆。

        他当时赐下秘法时,可并无其他人在身边的。

        “哼,你在我眼下修炼也有数百年,我又怎会不知你的脾性?”黄脸道士冷哼一声,却并不见责怪之色。

        他们截教弟子做事,向来不顾俗礼,只是区区几道秘法,又非教主亲传,传就传了,没什么大碍,还更能显出王蛟重情重义。

        念及此点,有心相护,这黄脸道士便说道:

        “你可知道杀你亲弟那人姓名、模样,我出手为你推算一番,免得你惹上高人。”

        “啊,多谢师叔相助。”王蛟满面惊喜。

        他这师叔名唤刘环,早先在火龙岛修行,而后明心见性、得见真我后,便前往九龙岛潜修,境界高深,法力惊人,已有千年道行在身。

        有这位师叔出手相助,自然最好。

        心中想着,王蛟取出一兽皮图卷,以指勾勒,不多时便画出一俊秀少年模样。

        刘环接过图卷一看,不由赞叹:

        “此子样貌非凡,道骨天生,若是能入我门,我定要将其收为弟子。”

        听到这句话后,王蛟心中微沉,但仍是笑容满面。

        刘环双目浮现两团火苗,无风自动,不断变化,隐隐出现一与图卷少年相似的面孔。

        眼看着那面孔将要凝实,忽有莫名力量传来,刘环仰天痛呼,两眼有血泪流下,身躯从云端摔落。

        “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