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74 哪吒

74 哪吒

        心中吐槽着自家师尊的汪子安回到丹山赤水天。

        此时的碧目金蛟已经苏醒,一身气息比之先前强出不少。

        在看到汪子安拿出地火鳄蛟的内丹后,堂堂蛟龙像条大狗一样,不断扑来,追着内丹狂舔。

        逗弄了一阵,汪子安才将内丹抛向远方,让金蛟自个儿去捡。

        其实相比起蛟龙来,他还是比较喜欢猫猫狗狗之类的,软软的毛发,暖暖的肚皮,撸起来多爽。

        “也不知道杨戬师兄的狗子是公的还是母的?”汪子安心中想着,看到已经飞回的金蛟,狠狠摸了两把,然后在赤水潭前放出土行遁光。

        不多时,一座简单的屋子出现在了眼前。

        略作清理,汪子安拿出蒲团,坐到了屋子内,闭目养神。

        成仙之日不远,他也是该想想,以后该走什么路了。

        什么以力证道,什么执掌混元,什么杀伐剑道,什么纯阳无极......都统统与他无关,只能yy一番。

        “我本身亲近金水,又练有一道先天金气,按理说,顺着此道继续参悟,应能略有所得。”汪子安想道。

        但是,这天地之间,修炼五行的仙家众多,更有依托五行本源所化的各路大神,就算他能略有所得,也终究成就有限。

        “况且,我三教法门,多是参悟阴阳之理,五行不过是用来圆满道果罢了。”

        太上掌太极,元始掌两仪,灵宝掌四象,这些通通离不开阴阳之理。

        “按四象五行划分,金为少阴,要不我借此参悟少阴?”汪子安感觉有些不大靠谱。

        这些东西,终究是离他有些远。需等他成就天仙后,站的高了,看到的东西也就不一样了。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参悟法诀吧。”原本还觉自己资质不凡的汪子安被打击到了。

        其实细细想想,能成就真仙的,哪一个不是修炼了数百上千年,他委实有些着急了。

        别的不说,就说师兄韦护,不也是天皇年间修炼,如今不过真仙么。

        “嗯,淡定,参悟法诀。”汪子安扫却杂念,暗道。

        要说人可是个矛盾体,有时候做事情重在当下,有时候做事情又要目光长远,真是话由人说,各有道理。

        掐了法诀,汪子安就在洞天内静静参悟起来,无人打扰,不知时间。

        而他这么一动,追寻感应而来的火龙岛仙家王蛟立刻察觉到了异常。

        “人不见了?”

        从指尖挤出几滴鲜血,口中念念有词,鲜血化成一团红光,在原地转个不停。

        王蛟见此,咬破舌尖,一口赤血喷出,融入红光,接着便见光华一颤,猛地往西南而去。

        “追上。”

        纵身化作赤虹,再次追赶上去。

        这一追,便离开了东海境域,神州大地已映入眼帘。

        但还未等王蛟松了口气,就见前方两道光虹一前一后,横过天际。

        前方那人,真气浅薄,驾驭土遁,对后面光虹中传来的喝骂之声充耳不闻,只是一个劲儿地潜逃。

        而后面那光虹细细一看,竟是一少年模样的小童脚踩风火二轮,风助火势,速度极快。

        “咦,此竟是一件灵宝?”王蛟连忙停下遁光,细细打量,果真看到了那不加掩饰的宝物神光。

        “难道,这神州中的少年炼气士身家都这么丰厚吗?”王蛟不由怀疑起来。

        先前他师叔刘环推算那少年,被对方身上的先天灵宝力量所伤,接着他又亲眼见到这么一位少年踩着一件灵宝经过。

        这对于没有灵宝傍身、甚至从未使用过灵宝的他,冲击力是巨大的。

        心中羡慕之余,他也知晓,这少年出身肯定不凡,所以便远远避过,追赶红光。

        但就在此时,那脚踩风火二轮的少年停住身形,看向了头顶闪过的红光。

        “什么东西?”少年的好奇天性让他取下肩上的金圈,猛然抛起。

        “着。”

        红光应声而落。

        “愿来只是一道光啊!”收回金圈,少年摇了摇头,再次追赶那道土行遁光。

        刚刚纵起遁光的王蛟此幕,面色一变,也不再绕圈子,直冲对方飞去。

        “那少年,你为何要坏我法术?”

        “你的法术?小小妖孽,什么时候也会用法术了?”那少年年纪虽小,口气却大,一张嘴更是毒得出奇。

        本就脾性暴躁的王蛟立时就忍不住了。

        “找死。”

        右手一招,宝剑在握,王蛟仗剑杀了过去,将剑一指,便有火焰腾起,烧向那少年。

        但还未等来至身前,那少年脚下风火两轮飞起,直接将那火焰卷灭。

        王蛟面色一红。

        “小爷今天心情好,赶紧让路,还能饶你这妖孽一命。

        要不然,扒皮抽筋,自己选一样。”

        那少年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仿佛看一眼这妖孽,都会污了自己的眼睛一样。

        这副模样,让王蛟怒不可遏,不再留手。

        双手一挥,袖中便有无数牛毛红针蹿出,细细密密,宛如红潮。

        “呵,浅薄。”少年毫不在意,再将金圈祭起,如长鲸吸水,将所有红针吸附在宝圈外侧,轻轻一震,红针便尽数碎去。

        转头看了看已经消失在视线中的土行遁光,少年冷喝一声:

        “吃我乾坤圈。”

        说着,那金圈上放出刺目光华,王蛟双目难视之际,连忙运起丙火元神,却不防那金圈速度极快,念动之间已是挨了一下,直打得他目中喷火,连臂膀都断了一条。

        不过,好在元神及时变化,没有性命之忧。

        接着就见那少年诧异地看了一眼,才嘟囔道:

        “本事不错,若是往常遇见,定要用乾坤圈好好打你几下。

        但眼下小爷还有要事在身,就留你这妖孽一条小命。”

        说着,脚下风火之力涌现,推动着身体追向遁光消失的方向。

        王蛟被一小小少年接连骂作“妖孽”,又被对方宝物所伤,心中羞怒难忍,大喝一声:

        “你这小贼可敢留下名号?”

        “小爷名唤哪吒,乃陈塘关守将李靖之子,拜师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如今奉了玉虚宫符命来扶周灭商,为先锋大将。

        你这妖孽若要报仇,可不要找错人哦!”

        光虹已逐渐远去,只有声音在不断回荡。

        “我他么只是问你名号,没问你的背景。”王蛟暗骂同时,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少年竟有如此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