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75 路遇

75 路遇

        心中惊骇,王蛟不敢去追,慌忙纵起遁光离开原地,直等看不到哪吒的遁光后,才停下身来,拍了拍胸口,有种死里逃生之感。

        “早就听人说起,这太乙真人极具个性,多智近乎于妖,又手段狠辣,连同辈也不放在眼中。

        不曾想,今日居然撞见他的徒弟?幸好那小煞星目标不在我的身上,否则定要生出事端。”

        想到这里,王蛟暗暗感谢了那驾驭土遁逃命的小修一声。

        “不过,法术被破,又要重新施展。”王蛟心中暗叹,只得喷出一口鲜血,再次施展法门。

        不过这一次,他的面色却白了几分。

        两手掐诀,红光激射,王蛟化光跟了上去。

        足足遁出两刻钟的功夫,红光越发刺目,王蛟心知,他快要到达凶手最后出现的地方了。

        心中憋着一股邪火,王蛟遁速放快几分。

        但这红光一亮,顿时引起了下方一道人影的注意。

        只见那人身着宝甲,手持利器,骑着一龙首狮身、足下生云的避水异兽在大泽上与一黑鳞大蟒相斗。

        感应到天边飞来的红光,这人以为有人偷袭,将手一扬,一蓬黄光如砂石飞起,红光应声而落。

        “谁又坏我法术?”刚刚提起速度的王蛟登时一愣,连忙刹住。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含怒看向下方大泽,细细打量,不由惊疑。

        “此人真气浅薄,但这一身血气却着实非凡,连炼气境的妖蟒也非其对手,看来也是大有来历之辈。”

        一想到刚才撞见的“太乙真人弟子哪吒”,王蛟便一阵头痛。

        他已经意识到了,这神州与截教独大的海外不同,遍地卧虎藏龙,说不定就遇到了与哪位大能有关系的人物。

        他志在报仇,还是不要逞一时之快,使得节外生枝。

        心中想着,就要纵光离开。

        但他停留空中这么长时间,早已被下方那人发现,三拳两脚了结了纠缠的大蟒后,两腿一夹,驾驭避水异兽来到半空,与他正面相对。

        “你是何人?为何偷袭于我?”

        王蛟这才看清,原来是一身形略瘦的中年男子。

        被人抢先质问,心有顾忌的王蛟也不生气,拱手见礼,言道:

        “道友误会了,方才红光不过是一道追踪法术罢了,并无伤人之力。”

        “原来如此。”中年人作恍然状,难怪那红光软绵无力,被他随手破去。

        想到这里,中年人也知误会了对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不知道友追踪何物?

        实不相瞒,我乃本地之人,对越州颇为熟悉,要是道友愿意,我愿出手相助。”

        王蛟闻言略作思忖,答应下来。

        反正先前红光表示,那仇人离此地不远,说不定这位道友便见过呢。

        想着,王蛟从袖中取出一副兽皮图卷。

        “这是那贼子模样。”

        中年人接过图卷,打开一看,不由低下了头,另一手按住腰间剑柄,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蛟见此,心中一动:

        “道友果真见过此人吗?”

        中年人两眼凑近了些,再次看了看图卷,才仰首望天,叹道:

        “实不相瞒,我的确见过此人。”

        “道友可知此贼姓名?”王蛟心中惊喜。

        “此人名唤汪子安,乃越州人士。”中年人眼皮跳了跳,没有隐瞒。

        “汪子安?”王蛟念叨两句,相信了这中年的话。

        他与这人第一次相见,并不知晓彼此身份,也想不出对方会因为什么来骗他这位天仙高手。

        “道友还知道什么?”王蛟有些急不可耐,看了中年人一眼,又从袖中掏出一枚玉瓶:

        “若道友愿意相告,贫道愿将此物赠予道友。”

        中年人顺手接过玉瓶,问道:“这是何物?”

        王蛟迎上对方不解目光,略带傲意地说道:

        “此中存有几滴真龙血液。

        我观道友肉身不凡,若辅以真龙血洗练数次,必能更上一层。”

        “哦?还有这种宝物。”中年人眼睛一亮,直接把玉瓶放到了腰间的兽皮囊中。

        看到对方动作,王蛟含笑点头:

        “如何,道友这下愿说了吧。”

        中年人沉吟片刻,终是长叹一声,点头应下:

        “道友如此诚恳,我又怎好再隐瞒下去。”

        王蛟哈哈一笑。

        “实不相瞒,此子来历着实太大,所以我先前才会有所顾忌。”中年人皱着眉头,目光略显忌惮。

        “我乃截教弟子,我师更是火龙岛岛主,岂会怕这贼子?道友直言无妨。”

        说起截教时,王蛟的腰杆子都不由硬了几分。

        “原来是截教。”中年人心中渐冷,面上不露分毫,道:

        “道友听好,此子身在离此不远的金庭山,拜的是王屋洞之主道行天尊,无论实力背景皆非凡俗可比。”

        “金庭山?道行?”王蛟笑容一僵。

        “怎么?道友身为截教弟子,难道也会怕这道行天尊不成?”中年人好奇问道。

        “笑话。”王蛟大袖一挥,轻叱道:“我截教乃三界第一大教,我又岂会怕他?”

        “是我误会了,道友勿怪。”中年人拱了拱手,以示歉意。

        “无妨。”王蛟大度一笑,紧接着说道:“既然此子在金庭山,那我现下就去王屋洞一会那道行天尊,不再叨扰道友。

        请。”

        拱手一礼,王蛟纵起光华,继续向前追赶。

        中年人看着遁光消失方向,脸上笑意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担忧之色:

        “这臭小子什么时候惹到截教的人了?

        不行,我得赶紧去通知他。”

        一拍异兽背部,避水兽感知主人心意,顺着水路往折江而去。

        “上次子安曾说他与折江水君相识,我便去求水君出手,将此事告知道行天尊。”

        心中想着,刚刚行出数里,就见前面江面有一身着黄衣的老道手执拂尘,挡在前方。

        “是道行天尊?”中年人面上一愣,但目光却泛起淡淡青光,运使神通去看,在没有发现丝毫破绽后,才下了避水兽,上前问道:

        “不知天尊怎会在此?”

        “我在此等你。”天尊淡淡说了一句,看出中年人不解,接着道:

        “此事你无需多管,也不用前往龙宫求助,我身为子安师尊,这件事情自有我来收拾。”

        不知为何,中年人从这话中听出了几分抱怨。而且这抱怨,好似是冲“龙宫”而去的。

        “难道天尊与龙宫有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