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80 金火

80 金火

        在洞天静坐三天,汪子安睁开了双目。

        到了此时,他便是真真正正的仙人,天仙。

        成仙,这个词好似带有某种神秘的力量,让人心生向往,忍不住想要探究。

        但等你踏上这个境界的时候,才会发现,成仙也不过如此。

        就像是十万八千里路中,刚刚走了八千里,距离终点依旧很远,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懈怠。

        汪子安同样如此。

        “下一步,返虚真仙。”汪子安默默念叨着这几个字眼,想到了师尊之前的话。

        “返虚者,抱元守一、无为入定,一切归于虚空之中,一切圆明,返本归根、明心见性,得见真我。”

        有点玄乎,但他还算有所领悟。

        只不过,想是这样想的,但实际操作,又是另一番事情。

        就像是看别人做事,往往都是这样的结果。

        眼睛:“我会了。”

        脑子:“我也会了。”

        手:“不,你不会。”

        汪子安觉得,在这背后,好像是差了什么。

        或许是别人的一句话,又或许是经历的一件事情,无论是吃饭喝水,哪怕是走在路上、躺在床上,机缘一到,自然醒悟。

        “不管了,先去拜见师尊。”汪子安起身出了洞天,来到了王屋洞中。

        相貌永远也不会变的道行天尊坐在玉床上,看到汪子安后,露出真诚而又难看的笑意,放下拂尘,抚掌赞叹:

        “好徒弟,好徒弟,天仙已成,三代弟子中,你已排在首列。”

        “首列”而不是“首位”。汪子安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些。

        虽然有自身修炼时间较短的原因,但一切都还容不得他松懈。

        “敢问师尊,三代弟子中,有几人成仙?”

        “除去你大师兄韦护早已成就真仙外,也就三代首徒杨戬,还有你了。”道行天尊心情好,有问必答。

        但问题是,韦护是天皇年间就入门的,论时间,还要早于杨戬,怎么三代首徒就成杨戬了。

        看出了汪子安的疑惑,道行天尊也不再隐瞒:

        “你师兄韦护另有机缘,日后会带着本脉灵宝降魔杵离开,到时候你就是金庭山的大师兄了。”

        汪子安知道韦护会离开,但不知道道行天尊也早已知道韦护会离开,听了听后,也不再多问。

        但是,对于那“降魔杵”还是眼馋的紧。

        “那弟子何时入世?”汪子安问起了另一件大事。

        说起此事,道行天尊轻抚长须,道:

        “此番虽由你开了杀劫,但你并非奉了天命的先锋官。所以不必着急,让太乙道兄的弟子哪吒先行便可。

        至于你,到时候和杨戬一同前去。”

        汪子安隐隐约约记得,哪吒是最早进入周营开杀的弟子,几乎是专职打手,凭着莲花化身百无禁忌。

        至于杨戬,好像还得等好几年。

        “对了,韩毒龙薛恶虎那两个家伙也要下山。”汪子安想到了这两人。

        虽说平日偶有争斗,但同门哪有不争斗的。要是这两人出了事情,说实话,他心中还是有些难过的。

        况且,他以后成了本脉大师兄,这两人要真上了榜,他不成光杆司令了。

        “那两位师弟?”汪子安想着,便问了出来。

        “他们二人皆是榜中之人。”道行天尊脸色好像有些不好,但在认定的道统传人面前,还是直言道:

        “若真遇死关,为师会与你玉鼎师伯、云中子师叔出面的。”

        听出师尊语气不似有假,汪子安放下心来。

        “那弟子就回洞天静修了。”

        “不急。”道行天尊摇了摇头,道:“你那金光剑葫摘自后山金葫藤,葫芦落地,藤蔓枯死。

        但经我截取一点生机,将那藤蔓化作种子,正需要人照料。”

        “那弟子该怎么做?”汪子安立刻明白师尊的意思。

        “用你的先天金气温养八日便可,每日日正之时,半个时辰。”道行天尊略作叮嘱。

        “师尊是要离山?”汪子安察觉到了话中之意。

        “不错,我与你云中子师叔有事商议,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归来。”道行天尊点了点头。

        “这几日,你就暂且在王屋洞修炼吧。”

        “是,弟子遵命。”汪子安拱手应下。

        接着,道行天尊离了王屋洞,往终南山方向而去。

        而汪子安在洞中静坐片刻,等到午时,才往后山而去。

        后山不大,汪子安一眼就看到了被竹栅栏围起来的一小块园圃,内中立着半人高的玉柱,以及上面放着的赤红瓦罐。

        走到近前,汪子安看出了门道。

        园圃是地脉元气旺盛之地,元气经由玉柱上的阵纹净化,注入这件瓦罐法器。

        只是,让汪子安诧异的是,这赤红瓦罐火属性气息极重,用这个栽培金葫芦藤,是要把它烤熟吃了么?

        五行之中火克金,师尊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想着,汪子安蹲到玉柱前,细细看了起来。

        赤红瓦罐并非寻常材质铸就,而是单纯的阵法纹路、云篆秘文所凝,与其说是法器,倒不如说是阵道符文的产物。

        经过玉柱净化的元气注入瓦罐,自发化作火行元气,而瓦罐上的阵纹不断吸收正午时分的天地炎阳气息。

        根据汪子安的猜测,若这罐中没有种子,等个几十年几百年,定会蕴出一件火行灵物。

        可惜,这炙热无比的火行元气,居然尽数聚集在金行的葫芦籽周边,且没有对葫芦籽造成任何伤害。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汪子安心中诧异,但想到师尊交待的任务,还是将手伸出,按在了悬在正中的葫芦籽上空。

        同属一源的先天金气化作淡淡金光罩下,好似给葫芦籽打了一把金色小伞,不用汪子安再做什么,葫芦籽微微颤动,如有灵性,将上方落下的金光尽数吸收。

        与此同时,聚集在周边的火行元气凝成九股,开始向着葫芦籽卷去。

        小巧的金色葫芦籽经金气蕴养,又被火气冲刷,体表亮起白色纹路,原本的颜色发生了变化,由金转白,散发一股淡淡寒意,好似秋风拂过,虽不冰凉,却极为刺骨。

        更诡异的是,在淡淡白光生出瞬间,九股火行元气却在不断减少。

        “咦......”

        观察片刻,汪子安终于发现了奥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