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92 太师亲征

92 太师亲征

        三年前,黄飞虎反了殷商,从朝歌西门而出,过了孟津,又经临潼关、潼关、穿云关、界牌关、汜水关等五关而至西岐。

        故而,汜水关是距离西岐最近的一座殷商城池,西岐发生的变故自然瞒不过关内守将韩荣法眼。

        这日,韩荣于殿中招来麾下众将,面色凝重,将探子打探的消息说了出来。

        “探子来报,奉闻太师之令讨伐西岐的魔家四将已战死沙场。”

        此话一出,殿中登时像炸了锅一样。

        “怎么可能?那魔家四将本领非凡,有异宝护身,怎会尽数战死?”

        “将军此言当真,会不会是消息有误?”

        “不好,魔家四将战死,姜子牙老贼若起兵造反,我汜水关首当其冲。”

        ......

        不怪众将大惊小怪,实在是这些年来,姜子牙威名日盛,他们的压力也逐渐攀升。

        先是青龙关守将张桂芳及仙圣之流的九龙岛四圣尽数身死,又有从朝歌而来的上将军鲁雄连同费仲、尤浑二人被斩了首级。

        如今,就连本领高超的魔家四将也命丧西岐,那么接下来,还有谁能挡得住姜子牙老贼的锋芒?

        看着众人惊慌失措的模样,韩荣心中自然更慌。他是汜水关主将,要是姜子牙真的起兵来攻,城池被破时,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可惜我副将余化未在,否则也不至于如此。”韩荣不禁暗叹。

        上次黄飞虎过关时,他的心腹七首将军余化被李哪吒打伤后,便回了蓬莱岛静修,如此一来,面对日益强盛的西岐,他实在是没有一点自信和底气,整日提心吊胆,生怕对方什么时候就杀了过来,数年过去,头发都掉了大半。

        苦叹一声,韩荣就要开口,殿外忽有甲士来报。

        “将军,魔礼青将军部将有密事禀报。”

        “传上来。”听到是魔礼青的部将,韩荣心中一动,高喝一声,才将殿上的议论声压下。

        不多时,数人在甲士带领下进入大殿。

        “原佳梦关副将马元华见过韩将军。”自称马元华的那人当即拜下。

        “你既是魔礼青将军副将,为何会在此处?”韩荣手按剑柄,沉声问道。

        听到此言,殿中众将也纷纷按住兵器。

        “十数日前,我军与姜子牙老贼交战,不曾想被两员小将取了魔礼海、魔礼寿将军性命,魔礼青将军被对方宝物所伤,昏迷不醒。

        三更时分,老贼姜子牙又率人劫营,魔礼红将军虽神通过人,但双拳难敌四手,不幸为贼子所斩。

        末将因担忧魔礼青将军安危,趁着营中大乱,带着心腹将魔礼青将军抬出营中,沿着山间小径而行,才终于来到汜水关中。

        还请韩将军为我佳梦关将士报仇雪恨啊!”

        马元华说到最后,伏在殿上悲声大哭起来。

        殿中众将见到此景,也不禁为其所感。

        “你说魔礼青将军还活着?”韩荣猛然站起身来。

        “不错,只是中了对方妖术,至今不醒。”马元华含泪点头。

        “来人,速速将马将军安置府中,请人为魔礼青将军查看伤势。”韩荣吩咐一句,接着对众将说道:

        “这姜子牙老贼屡屡伤我大商将士性命,我一定要将此事告知太师,让太师亲自率领兵马,踏平西岐城。”

        韩荣语气激昂,一扫方才萎靡之态。

        虽然魔家四将死了三个,但这也是一举除掉西岐这桩隐患的大好时机,闻太师一定不会看着西岐再坐大下去的。

        “等事了之后,我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吧。”摸了摸已经秃了大半的脑袋,韩荣让人将近日情况以快马传入太师府中。

        ......

        太师府中。

        闻太师端坐主位,听着下方将领汇报四方情况。

        “太师,游魂关窦融来报,说是屡胜东伯侯大军。”

        “不曾想,这窦融本事平平,居然还能击败姜文焕这等猛将。”闻太师感觉此事有些蹊跷,但眼下四方乱起,只要城池不失,他也不去多问。

        若是闻太师派人前往游魂关略作打探便能知晓,东伯侯及麾下二百路诸侯早在十多年前便听从云中子提醒,尽数退去了。

        如今窦融不时谴人来报,只是为了邀功而已。

        “报,太师,三山关守将邓九公有女邓婵玉,连胜南伯侯,如今南伯侯已经退兵。”

        三山关是南面正对南都的城池,就如同西岐旁的汜水关、东鲁旁的游魂关,守将邓九公在四方守将中,资历最老,手段最高,兼之其女习得异法,能击退南伯侯大军,实是意料中事。

        “如今东南西北四方,东、南皆已平定,北地崇黑虎虽夺了长兄崇侯虎之位,但崇侯虎早年颇有威望,若想尽数掌控,还需废些时日,必定无力来攻打关隘。

        算下来,只有西地尚未来报,也不知那边情况如何了?”闻太师说起这话,也不禁露出几分笑意。

        在外奔波平乱这么多年,要是西岐也能平定,那么大商气运还能延续下去。

        众将闻言,也跟着点头。

        他们随着闻太师平乱,也早已心生疲惫。

        话音方落,殿外就有甲士来报。

        “太师,汜水关韩荣有报。”

        “拿来看看。”

        等甲士呈上竹简,闻太师略一翻看,笑意尽散,眉头皱起,看到最后,更是拍案而起,怒喝道:

        “魔家四将如此英勇,竟也在西岐亡了三人。我倒不知这姜尚有何本领,能屡屡伤我大商将领性命?”

        闻太师怒不可遏,眉心神目睁开,射出二尺白光,久久不能散去。

        “也罢,事已至此,恼怒也是无用。好在东、南平定,我也该亲自领兵,往西岐平乱。”

        想着,便传令下去,让众将早做准备。

        次日上朝时,闻太师直言亲征之事,纣王先是一愣,而后才应了太师之请,忙让人取了黄旄白钺,又让司天监算了良辰吉日,使太师出征。

        好巧不巧,良辰便在明日。

        第二天一早,纣王亲自为太师斟酒一樽,以作饯别。

        “老臣此去,必克除反叛,平定边关,愿我王......”

        听得闻太师不断交待,纣王自是谨慎应下:“太师此行,朕自无虑,等候太师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