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01 劫数无常

101 劫数无常

        枯山野岭,寒月孤悬。

        借助遁光而逃的闻太师现出身来,远眺西岐方向,哪怕山风吹来,也没有丝毫冷意,心中怒火反倒更加炽盛。

        自朝歌出发,起三十万大军,想不到,数日不过,仅留他一人。

        虽说三十万是个“虚数”,但这部大军随他南征北战,是少有的精锐,如今损在西岐,大商力量几乎损去一半。

        悲痛过后,闻太师总结此战败因。

        “此战之败,不在老夫用兵,不在三军将士,而在于彼辈能人异士辈出,非凡俗之力能挡。”

        想到先前吉立所言,闻太师不免长叹:“罢罢罢,老夫这便前往三山五岳,寻访道友出山来助,再与姜子牙老贼一决雌雄。”

        定下主意,闻太师正要动身,却感觉到了几分异样,眉头一皱,金鞭一指,一道光华射出,现出三道人影出来。

        “倒忘了还有三人被我拿住,就以这三人首级,慰我将士英灵。”

        想着,金鞭祭起,往其中一人脑门砸去,杀机毕露。

        金吒、木吒、哪吒三人刚被放出,神识混沌,却遭致命杀机袭来,幸有哪吒灵珠子转世,又是莲花化身,被这杀意一冲,当即惊醒,眼见金光袭来,忙将乾坤圈祭起,“铛”的一声,火花四射,两件宝物倒飞而回。

        “吃小爷一枪。”哪吒驾驭风火二轮,挺枪直刺,枪尖火光如蛇,扑向闻仲。

        闻仲也没料到这古怪少年生具神异,被他金鞭接连打翻,却没有丝毫伤势,心中惊奇,却仍是以金鞭迎上。

        而在这时,金吒、木吒也被金铁交击声惊醒,一见哪吒与闻太师缠战,各祭宝物。

        金吒从兜里取出一三寸长的黄橙橙木桩,念动法咒,将之一抛,木桩迎风便涨,掀起风云,风沙迷眼、云雾消神,正与哪吒大战的闻仲顿时视线受阻,神魂一荡。

        若是他人对上金吒这宝物,几乎是无还手之力,但闻仲并非凡人,两眼难视,却有眉心神目开合,睁了第三只眼睛,宝物所附风云扑来,被数尺白光一照,竟然瞬间消散。

        再把金鞭祭起,木桩尚未临身,便被打飞出去。

        不过,被金吒牵引注意,哪吒倒是趁机再祭乾坤圈,砸断了闻仲左臂骨头。

        而在同时,觑出良机的木吒把肩一晃,吴钩剑化作两道光华飞出,落在闻仲身前,双剑首端弯钩就要勾住太师脖颈。

        但在此时,远方忽有两道土遁落来,见到太师陷危,其中一道光华飞扑上去,将闻仲撞出,挺身挡在了吴钩锋芒之前。

        两剑弯钩勾住脖颈,各自向着对面一扯,一颗斗大头颅飞起,鲜血喷出丈远。

        闻太师稳住身形,一见此幕,不由老泪纵横,放声悲呼:

        “吉立我徒啊!”

        来人正是闻太师亲随弟子吉立、余庆。

        “吉立师兄。”余庆也被发生的这幕惊住,两眼发红,仗着宝剑,疯狂杀向旁边刚刚收回宝物的金吒,同时口中大喊:

        “恩师速走,来日为我兄弟报仇。”

        但先是大军战败、又逢徒弟遭劫的闻太师岂会离开,口鼻间有精气化作火光溢出,悲喝一声,神目再开,连发数道丈长白光,定住哪吒身形,近前一鞭将其打翻。

        失了哪吒牵制,仅凭木吒一人又怎能是闻太师对手。

        被闻太师迎头追上,又是一鞭上去,砸中后心,喷出一口鲜血,连祭出宝物也不要了,慌忙运起土遁离开。

        哪吒被制,木吒逃脱,仅留金吒一人面对陷入疯狂的闻太师师徒。

        见到此幕,金吒收起遁龙桩,往东面看去,拱手一拜:

        “师父,徒儿不能在您膝前尽孝了。”

        话音一落,金鞭落下,宝剑刺来,眼见就要丧命于此,却不防变故再生,一高大道童突然出现在旁,轻喝一声,打出一溜火光,离这道童最近的余庆躲闪不及,瞬间被贯穿心脏,断了生机,痛呼一声,摔倒在地。

        闻仲也没料到转瞬之间,再失一徒,怒吼一声,神目光华迸射,罩住金吒身形,金鞭落下,金吒被砸中天灵,一同殒命。

        一见那高大道童杀来,再见旁边哪吒几欲挣扎而出,闻仲强忍悲痛,以遁光裹了徒弟尸首,离开了这片伤心之地。

        来到近前的道童看到地上尸首,忍不住呆了呆:

        “这算怎么回事?”

        把人给救死了?

        而在此时,哪吒从白光挣出,就看到了这副惨状,再看到旁边那道童模样,咬牙说出了道童名字:

        “黄——天——化。”

        “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黄天化连忙摆手,同时向后退去。

        眼见着两人又要打起,天边忽有风雷之声大作,一背生双翅的怪人来到半空,高声说道:

        “哪吒,那金吒是被闻仲打死,眼下还有一线生机,你速速将其带入五龙山云霄洞,广法师伯自有主张。”

        被这怪人一说,哪吒才醒悟过来。

        他虽与李靖间有大仇,但金吒是他兄长,之前大战又屡次助他,兄弟之间怎能没有一点感情。

        看了黄天化一眼,哪吒背起金吒,往东面而去。

        而黄天化则面露感激,看向半空那人:

        “多谢道兄相助。”

        怪人挥动翅膀,落在地上,身形一变,化作一蓝衣童子模样:

        “在下雷震子,家师终南山玉柱洞云中子,今特奉师命下山,来解这场误会。

        若是黄师兄没有他事,我等便一同前往西岐城吧。”

        “也好。”黄天化求之不得。

        说着,两人便运起土遁,往西岐城中而去。

        而在五龙山上,一灰衣中年看向东面上空,颌下三尺长须随风摆动,感应到徒弟身死,不免叹息:

        “不曾想,会有这种变故。”

        徒弟身死,但中年人一点也不着急,神态从容,冲着空无一人的高空说道:

        “如此,道友可算出气了?”

        许久之后,仍是没有一丝回应。

        但中年人却知道,对方已经离去了。

        “虽是小辈之争,但日后大劫来到,我等终是免不了一番死斗。”

        略作感叹,感应到徒弟已被人带向这处,中年人又忍不住苦笑:

        “又是一番人情。千金易赔,人情难还啊!”

        想了想,又有些好奇:

        “云中子道兄,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