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07 赤精子

107 赤精子

        汪漭辞官后,汪子安带着父亲回到丹山赤水天,略作安顿,又传了出入之法,叮嘱好金蛟,才牵着避水兽往西面而去。

        这避水兽乃是异兽,天生能乘云行走,汪子安乐得轻松,也不催促,半天过去,才来到西岐。

        此时,杨戬也回来了,且得到的答复与道行天尊所言一致。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看着姜师叔受此劫难了。”汪子安摇了摇头,回到府中,不问世事,取出那卷九烈焚川阵参悟起来。

        说起来,这道阵法先前他已有所了解,后又将压阵的九缕老阳气与自身本命元气所化的少阴气凝成一体,炼成阴阳引。

        所以,参悟起来,并不费力,数日功夫,便能简单运使,而且比起先前炽热霸道的阵图来,多了几分阴柔变化。

        “起。”

        沉声一喝,元神跃出,双手虚抱,九点红光绕一纯白宝珠转动。

        将手一指,汪子安打开身前图卷,九点红光依次点亮阵图,原本残损的阵图顿时恢复,散发炙热气息。

        元神再运,纯白宝珠同样落入阵图。

        “入内一观。”汪子安心思一动,元神化作白光,同样投入阵图。

        周遭环境一变,元神已是来到阵中。

        此时,九点红光化作烈阳,分八卦、落九宫,纯白宝珠化作圆月,隐于天穹。

        “开。”两手掐诀,汪子安元神按照从金庭后山参悟所得,不断打出金色阵纹,散入四面八方,开始重炼阵图。

        又是十数日功夫,元神止住动作,把手一挥,九轮烈阳尽数炸开,焚山煮海,专损肉身。

        目视天穹,圆月陡现,洒下无数白濛濛细针,伤人元神。

        “单凭阵中元气,杀伐之力还是有些不足。”汪子安元神看到此幕,摇了摇头。

        掐算了下时间,元神遁出阵中,回到躯壳,将阵图收起。

        “算起来,姜师叔应该快死了。”

        加上被王魔打死的那次,这是第二次了,而且这次可是魂飞魄散,药石无医。

        但都说否极泰来,如今姜子牙身死,他所说的救星自然也快要来了。

        “前去一观。”汪子安出了府中,往丞相府而来。

        此时的丞相府真是热闹。

        西岐众将齐聚,阐教弟子尽出,还有姬发看着榻上昏死过去的姜子牙失声痛哭。

        一见老大都哭了,这帮文武官员也跟着伏地痛哭起来,悲呼“丞相”。

        而不知内情的几位三代弟子见到人家都哭了,心想不哭不行,便跟着哭喊起来。其中以哪吒哭声最大。

        一时间,相府上下被一股浓浓悲意笼罩。

        汪子安进来后看到的便是这副情景,而师兄杨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你们哭之前,难道不用确认一下吗?”汪子安暗自吐槽,径直走到榻前,将手放在姜子牙心口,略作感应,才说道:

        “众位勿慌,我子牙师叔仍有一口气息尚存,还未真正死去。”

        什么?

        那我们不是白哭了。

        这帮文武认得汪子安,知晓这位少年乃是仙家,并非寻常可比。

        “师兄此言当真?”一旁跟着嚎了两嗓子的雷震子抬头问道。

        “师叔承接大任,自有天命在身,怎会身死?”

        话音一落,外面就有声音传来。

        “师弟所言不差,我已迎得赤精师伯前来,救治子牙师叔。”

        说话间,前后两道人影走了进来。

        前面那人,须发花白,中年模样,身周道气隐隐,一看便知是得道仙真。

        而后面那样貌俊俏之人,分明是不知去了哪里的杨戬。

        被杨戬称为“赤精师伯”的那人走到榻前,温和言道:

        “众位勿要惊慌,我子牙师弟并无大碍,只要魂魄归体,便能得救。”

        一听真是有救,姬发这才恢复过来,冲着赤精子拱手一拜:

        “既如此,相父之事便拜托道长了。”

        对此,赤精子点头应下,道:“只等三更时分,子牙师弟自会回生。”

        这下子,屋内众人才放下心来,文武百官纷纷散去,而姬发也被散宜生劝走,眨眼功夫,仅留阐教弟子过来拜见赤精子。

        “见过赤精子师伯。”

        “无需多礼,都起来吧。”赤精子神态温和,自有一股力量将众人托起。

        “不知师伯打算如何救治子牙师叔?”杨戬在旁问道。

        赤精子也不隐瞒,道:

        “我已知晓,此番是那落魂阵中姚宾弄法,如今一魂一魄已在我这里,接下来只需从对方手中夺得其他二魂六魄便可。”

        汪子安知晓赤精子这趟难以功成,便在旁提醒道:

        “弟子曾听家师言道,这十绝阵非同凡俗,若是入阵,大罗金仙亦要损伤。”

        赤精子摆了摆手,自信言道:“师侄无需多虑,此辈修为寻常,纵使掌有杀阵,也无法伤我分毫。”

        好吧,你这么自信,我还能说什么呢。汪子安闭上嘴巴,不再多言。

        一直等到三更时分,赤精子才动身前往对面阵中。

        不过,刚走还没半个时辰,便身形狼狈地回到丞相府中,面色略白。

        这一幕让府中等待的众人面色微变,心中升起不好念头。

        “实在惭愧,这落魂阵好生厉害,几乎将我陷入阵中,根本无法寻得子牙魂魄。”

        武王姬发闻言,直接哭出声来。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赤精子见到此幕,也觉得不好意思,便说道:“我这便前往昆仑去问老师,众位看好子牙师弟身躯。”

        说着,人已消失。

        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看的,汪子安觉得,这位赤精子师伯是真的挺不靠谱的。

        在丞相府守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赤精子又来到相府,自言“三更时分便能取来子牙魂魄。”

        对此,武王姬发明显不信,但别无选择,只能再次拱手拜托赤精子。

        这次,赤精子倒是成功取来草人,但是,问题又来了。

        “那落魂阵厉害非常,我为救子牙魂魄,却将掌教大老爷所授宝物落于阵中。”

        没错,阐教有两位教主,一位是八景宫太上圣人,另一位则是玉虚宫元始圣人。

        这也是为何赤精子称呼太上圣人为大教主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