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13 阵中恶斗

113 阵中恶斗

        汪子安虽不知自家师尊如何安排,但既入了阵中,自是不会大意。

        身形一动,恍惚间,已来到一处陌生境地。

        上有冰柱倒悬,尖端朝下,如同狰狞狼牙,随时可落。下有无数寒冰利刃凝成刀剑,锋芒刺骨。

        中间万载寒气结成大片阴云,雪花飘落,茫茫一片,满目银装。

        “飕。”

        寒风乍起,索命而来。

        汪子安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赤蓝二气分列两方,上有赤莲垂下火光,下有水莲水幕腾起。

        水火相结,寒风吹来,没有掀起半点涟漪。

        “袁角,袁天君。”护住自身,汪子安看向了对面那人。

        面色微白,一袭灰衣,正站在法台之前,仗剑披发,念念有词,剑尖朝上一指,天中冰柱狼牙尽数落下,剑尖朝下一指,地上寒冰刀剑往上攀升,欲将中间的汪子安刺成筛子、切成肉泥。

        四周伴有风雷之声,浩浩威势不可阻挡,转眼间,中间再有不到十丈空隙。

        见到此幕,汪子安右手抚过额头,开了囟门,现出一龙首牛耳的丈高元神,身罩仙光,背负金葫。

        “起。”

        元神把手一招,八根寸长火柱射出,按八卦方位落在地面,迎风便涨,数息功夫,涨至三丈,红光炎炎,撑住了即将合拢的寒冰天地。

        火柱上龙形浮雕变化,有八条火龙绕柱盘旋腾起,张口吐火,结成阵势,如同火笼,将四面八方吹来的万载寒气尽数挡下。

        阵中布阵。

        自此,寒冰阵暂时被云中子赐下的通天神火柱抵消威力,只剩袁角一人,留给汪子安面对。

        但饶是如此,汪子安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比起什么王蛟刘环之类的,这袁角才是他此生修炼以来遇到的最大boss。

        这赫然是一位已经凝练了道果的金仙。

        “小辈,藏于宝中,便当我奈何不了你吗?”

        声音由远及近,在围住的神火柱中不住回荡,等汪子安看时,被火柱顶住的上方冰山有人影晃动,现出一张惨白面孔,正是袁角天君。

        白光一闪,袁角天君竟然毫不顾忌,越过火光,现身在九道通天神火柱的困锁之中。

        汪子安暗道一声可惜。

        若他是此宝之主,又同样有金仙修为,这袁天君敢入此间,几乎是自找死路。

        袁角现出身形,在汪子安身周火光水幕略一打量,便知究竟。

        “原来有先天灵宝护身,难怪敢孤身入我阵中。”袁角并不认为眼前这道童是被人派来送死的。

        这等天资不凡,且风采过人的小辈,就算在他截教数十万仙家弟子中,都极其罕见,更不要说大猫小猫两三只的阐教了。

        “小辈,你是出于何人门下?”袁角天君喝问道。

        他知道在阐教之中,有此修为的屈指可数,最广为人知的便是天帝亲甥杨戬。

        倒是汪子安,他从未见过,只是听闻仲说起。

        “金庭山道行天尊门下汪子安,见过截教道友。”战场之上,汪子安无意让自己多个长辈,口称“道友”。

        “原来是道行的弟子。”袁角闻言一笑,疑惑道:

        “以你师父的性子,怎会派你身入大劫。”

        “不牢费心。”汪子安拱了拱手,接着说道:“道友不必在一心两用,拖延时间了。

        这通天神火柱乃我云中子师叔奉掌教之令所炼,可不是道友能够破开的。”

        汪子安岂能看不出对方动作?

        “好小辈,本想让你多活片刻,不曾想你这般着急。”袁角天君被揭穿想法,当即面色一冷:

        “既如此,贫道便送你上路。”

        说罢,将剑一指,寒气大盛,自北海深处凝练的极寒神光泼洒开来,无数道尺许长短的寒白光华,如同恐怖寒潮,要将汪子安淹没。

        见到如此威势,汪子安心知仅凭二气幡难挡,元神再动,祭起一玉白宝瓶,丈长霞光从凭空卷出,欲将光华收走。

        但袁角嗤笑一声,再把剑一指,无数寒白光华凝成一道银白色的惊天长虹,极速飞旋,不等霞光落下,已经是出现在汪子安身后,绕着二气幡水火光幕一裹,“嘭”的一声,如镜子打碎,护身光华顿被破去,眼看着就要落在汪子安身上。

        关键时刻,汪子安元神入体,把肩一晃,身形陡然缩小至蚊虫大小,一点金光泛起,从绕了数圈的长虹缝隙钻出,在旁边角落现出身来,背靠一根神火柱,后怕地看了一眼袁天君。

        好险。

        若非是先前师尊赐下的变化法诀,恐怕他就要被长虹缚住身形,再被寒气冻住元神了。

        没错,道行天尊从玉鼎真人那里得到的法诀,经他不断参悟,不仅能够变大,还能变小。

        “变化之法?你学了八九玄功?”袁天君也略感诧异。

        “不错,还想试试么?”汪子安面色不改,意识开始呼唤沉睡在元神深处的那物。

        “想在我面前拖延时间吗?”看出汪子安的言不由衷,袁天君把剑一抛,昏沉剑身绽放朦胧寒光,未等汪子安反应,法剑一跳,消失在了半空,等再出现时,已经来到身前三尺不远。

        一对狭长细目瞬间合拢,打出一道白濛濛光柱,想要定住这剑。

        但无奈两人境界相差太大,纵使定灵神光全力打出,也不过定住眨眼功夫。

        汪子安不敢大意,把肩一晃,五行遁光尽数放出,青赤黄白黑五道光华接连刷下,每道光华落在剑身,那剑身便是一颤。

        在汪子安全力催动下,剑身颤动不停,似是将要摔落在地,但剑尖方向依旧不改,直直往前刺来,锋芒甚至削下了他的眉毛。

        “我还就不信了。”咬了咬牙,心底怒喝一声:

        “请神剑发威。”

        话语落,金葫在体内跃起,悬浮顶上,吐出一道有形无形的金色剑光。

        这件并非斩向袁天君元神,而是斩向法剑中袁天君的意识。

        剑光没入身前法剑,剑身寒光一黯,随即落下。

        但尚未等汪子安再展手段,就见那边已有些不耐烦的袁天君顶上现出十丈寒白之色的元神庆云,托起一颗光华夺目、不可直视的金仙道果。

        凛冽寒光遍照十方,冻绝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