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15 养伤

115 养伤

        都说真仙是确定今后所走的道路,那么金仙便已经来到了道路的起点,往后境界,不过是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罢了。

        大道无垠,这条路终点在哪,谁也不知道,你是否能一直走下去,也没有人知道。

        如果把真仙比作山巅,把金仙当成天空,那么此时的汪子安便是站在山巅上的人,下一步要做的则是想法设法站在天空中。

        而玄妙之境,便能助他想到办法,或是化作翅膀让他振翅而飞,或是化作云团托他飞起,又或是凝成一条阶梯,助他一步一步走上云端。

        具体方法,根据个人情况而定。

        至于汪子安击杀袁角天君。

        天地之间千峰并立,总是有高有低,汪子安一只脚踩在接近天空的高处山巅,离站在天空最低处的人最近。

        虽说这个人有寒冰阵为护,但在通天神火柱抵住寒冰阵的刹那,且这个人被金矛从天空打落身形的瞬间,两人都站在了山巅。

        我的山巅比你高,居高临下,又有宝物相助,一矛把你捅死,这不是很正常么。

        扯远了......

        因汪子安破寒冰阵耗费了太多时间,今日阐教众仙破去一阵后,便返回城中。

        而道行天尊,也唤来了徒弟,开始交待一些事情。

        “养伤?”汪子安听到道行天尊的安排,有些发懵。

        他虽先前耗损太多精血,但已得到弥补,稍稍休养便能恢复,为何还要养伤,而且要回到洞天养伤?

        “不错,你已破去一阵,立有大功,且回洞天好好休养,权当稳固境界。”道行天尊神色不变地说道。

        他当然不是这么想的,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稳固境界?

        汪子安更懵了。

        我已经站在了山巅之上,怎么稳固?在山巅蹦跶两下?或是从这头跳到那头?又或是重新跳到山下,然后又爬上来?

        这可没有初期、中期、后期,也没有一层到九层。

        道行天尊也觉得自己这个借口略显拙劣,想了想后,又说道:

        “你虽已成就真仙,但三代弟子中,杨戬与韦护都比你更早成就。

        你如今应该趁着养伤之机,参悟玄妙之境,争取一举堪破,凝出道果,成就金仙,超过他们二人。”

        虽说这个借口勉强说得通,但汪子安还是不信自家师尊真是这么想的。

        经过这么多事,师尊的话已经没什么可信度了。

        看出汪子安的将信将疑,道行天尊只得摆出师道威严,冷冷看着徒弟,一言不发。

        “好吧,我去。”汪子安举手投降。

        近日连番战斗,他也略感心累。

        而且往后出现的截教弟子修为会越来越高,凭他现在的境界,确实不是对手。

        他虽然能捅下在天空站得较低的人,但截教还有站得较高的,甚至是直接位于天空之上,俯瞰众生的人。

        “嗯,去吧。”道行天尊摆了摆手,心里松了口气。

        如此,计划能照常进行下去了。

        很好。

        “那弟子先去向姜师叔请辞。”汪子安拱了拱手,悄然退下,从后园牵来了避水兽,来到丞相府上。

        姜子牙听到来意,当即皱了眉头。

        此时的汪子安,可是他的得力大将。

        但一听是道行天尊之意,他也就点头答应了。

        “那师侄快去快回。”

        汪子安出了丞相府,再向杨戬、雷震子一一告别,才骑了避水兽,往四明山方向而去。

        刚一回到丹山赤水天,便发现洞天模样已经大变。

        赤水潭周边,几座竹屋不知何时搭起,而在屋前,重新开出一汪清泉,内有游鱼徘徊,还有一条细小的爬虫跟在游鱼身后。

        感应到汪子安气息,爬虫身上散发金光,破水而出,化作碧目金蛟,一张嘴便是“嗷嗷嗷呜嗷呜嗷嗷”,不断用爪子指着其中一间竹屋,龙须不断摆动,蛟身一抖一抖,一对碧目有火光冒出。

        这是在控诉谁的罪恶吗?汪子安愣了愣,看向了爪子所指方向。

        房门打开,一道人影走了出来。

        “叫什么叫,我养鱼是给你吃的吗,啊?”汪漭气冲冲地走了出来,指着金蛟喝道。

        一见这副模样,金蛟嗷呜一声,身形变小,重新化作小虫模样,趴在汪子安肩膀上,用小爪子指着汪漭,好似在说“他就是欺负我,我没说谎吧”。

        汪子安听明白了个大概。

        在洞天修炼的汪漭闲来无事,想要垂钓,但洞天中没有鱼虾,他便在赤河中抓了一些灵种,养在洞天之中。

        而金蛟也是闲的没事,逗弄那些鱼虾来玩,结果玩着玩着,就玩到嘴里了。

        然后,人蛟大战就开始了。

        碧目金蛟身为天地灵种,且法力高强,但汪漭也不是泥捏的。

        你神通全在灵目之上,我神通正好是掌中撒土,迷了你的眼,你还能发挥几成本事?

        再加上白玉金刚镯相助,这暗器套人一套一个准,碧目金蛟就悲剧了。

        于是,输了的金蛟被迫变成虫子,在泉水中放鱼。

        “这......”汪子安哭笑不得,这一人一蛟可真是闲得慌。

        “你怎么回来了?”汪漭看向了汪子安,这不是前些日子刚走么。

        “我回来养伤。”汪子安没有隐瞒,将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毕竟是自家孩子,一听“受伤”二字,汪漭无法放心,关切问道:“那现在没事吧?”

        “没事。”汪子安双臂伸开,原地走了两步,表示自己无碍。

        “那你还去不去?”

        “等过个十来天,还要再去。”汪子安说道。

        “那你先安心休养去吧。”汪漭摆了摆手,看到金蛟正在用尾巴逗弄避水兽,走上去给了两巴掌。

        “也好。”汪子安点了点头,不再去看人蛟大战,寻了间竹屋,静坐复气。

        说是参悟玄妙之境,但短短十来天能参悟个啥?

        安心闭关几天,等元气恢复圆满,才出了竹屋,牵了避水兽,打算告辞离开。

        “父亲不在洞天?”在屋里转了转,却没发现汪漭踪迹。

        正疑惑间,就见汪漭现出身来,手中拿着一兽皮囊,塞到了他的手中。

        “你若是要去,且将此物带上,有此护身,我也能放心不少。”

        汪子安元神一扫,神色微动:

        “怎么会是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