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28 观阵

128 观阵

        “这是为何?”姜子牙看了过去。

        这又牵扯到了另一个故事,杨戬将自己知道的隐秘讲出。末了,说了一句:

        “所以,眼下那位河伯与太昊一脉不和,又因性情暴虐,为人不好相与。子安师弟绝对不能前往。

        若丞相真要相请河伯,不如让弟子走上一遭。”

        杨戬毕竟是天帝亲甥,一般的天神、地祇都会给个面子。

        “也好,那就由杨戬师侄前往了。”姜子牙做出了决定。

        商议了一些事情,汪子安叫出薛恶虎,往府中走出。

        “师兄有何要事?”

        等落座后,薛恶虎主动问道。

        汪子安把手一招,一枚乌沉沉尖端闪烁银白的尖锥出现在了手中。

        “近日大战不断,师弟无宝物在身。为兄身上还有几件宝贝,此物便先赠予师弟了。”

        这是汪子安手中的第一件灵宝——却阳锥。

        按理说,赐宝这是当师父的该做的事情。

        但汪子安一想到道行天尊的身家都不如他的时候,自觉担起了作为师兄的责任。

        而且,先前道行天尊分宝之时,没有分给薛恶虎,确实有些不公。

        这也算是另类的师有事弟子服其劳吧。

        薛恶虎有些激动。

        “多谢师兄。”

        “不用客气。”汪子安摆了摆手。

        “明日尚有大战,你先回去炼宝吧。”

        等到薛恶虎离开后,汪子安才长叹一声。

        今日韩毒龙死在当场,对他触动很大。

        虽说两人关系不睦,但毕竟身为同门,经此一事,汪子安心中难免留下几分阴影。

        今天死的是韩毒龙,那明天死的又会是谁?

        尤其明日还要前往云霄所摆的九曲黄河阵,依着此阵凶威,他或还有一番灾劫。

        “也不知道,师尊去了哪里?”汪子安想到了道行天尊。

        毕竟道行天尊说他“自有主张”的,此时不在城中,明日若是遭劫,他想跑都没人带他跑。

        不过他也知道,自家师尊虽说不大靠谱,但也不会无故离去,想必是想出了什么办法。

        “难不成,是去借落宝金钱了?”汪子安想到了隐隐与他师尊有些联系的萧升。

        这金钱确实厉害,若能落了云霄的混元金斗,危机便凭空减去一半。

        但剩下的九曲黄河阵,除去通晓此阵之人,也无人能够破去。

        “希望师尊能及时赶回吧。”

        闭目打坐,又是一日功夫。

        而在这天,赶在出城观阵之前,杨戬也终于回到府中。

        看其神色,便知道这次无功而返了。

        “如何?”姜子牙还是心存侥幸地问了一句。

        杨戬有些郁闷,道:

        “弟子去了黄河,唤出巡水灵官前往通禀,谁知那河伯不但拒绝见面,更掀起洪水。

        弟子因在两岸救人,耽搁了不少时间,才在此时回返。”

        “竟有此事?”姜子牙神色变了变。

        这河伯行事已经不仅仅是暴虐了。

        “不仅如此,这河伯还借着洪灾之机,托梦两岸百姓以美人祭祀,否则绝不平息洪水。”杨戬又接着说道。

        看其模样,也是愤愤不平。

        “真乃邪神也。”姜子牙喝道。

        在这个年代,以活人祭祀虽然并不罕见,但河伯毕竟是天地正神、四渎水君,行此邪魔之事,不是邪神是什么。

        “等封神了结,定要将此事上禀天帝。”姜子牙暗自想道。

        在他的想法中,自己主掌封神,这封神榜中的神位肯定是有他一尊的。

        被这件事一激,众人神情都有些不好,连外出观阵时,也都满面阴沉,带着煞气。

        汪子安一见此幕,心中不妙越发强烈,但还勉强保持镇定,来到阵前。

        与先前所观十绝阵不同,这九曲黄河阵一经摆出,就见昏黄河水似是自九天垂下,气势磅礴,奔涌不停,九曲连环,横亘在天地之间,愁云惨雾,一片迷蒙,难以看清其中景象,就连商营踪迹都被其遮掩。

        一见这类似于改天换地的法门,汪子安便知道,此阵绝非十绝阵可比。

        十绝阵虽同样有改天换地之妙,但实则多借阵图空间施展,远比不上这九曲黄河阵直接影响到外界天地的威能。

        就连姜子牙见到这副景象,也半晌无语。

        直到云霄从对面走出,才惊醒过来。

        “姜子牙,先有我兄长赵公明死在西岐,又有你麾下弟子连杀我碧霄小妹和彩云妹子。

        双方之间,种种仇怨,已难善了。

        而你我两教皆通五行之术,能移山填海,单凭神通,难分胜败。

        今我云霄立下此阵,若你真有能耐破去,双方仇怨,一朝了清。

        若是无法破阵,便只能请你玉虚门下为我兄妹陪葬。”

        云霄这话看似是给了姜子牙等人一条路走,但这大阵凶险,几乎与死路无二。

        杨戬闻言,沉声喝道:

        “道兄莫要多言,我等既敢应战,定是要了清这番仇怨。

        还望在观阵之时,道兄莫要趁机放出奇宝、神通,暗害我等。”

        云霄看了一眼杨戬,毫不示弱:

        “杨戬,我知你八九玄功变化莫测,就看你今日如何仗着此法前来破阵。

        至于暗中伤人?大可放心。我等可不会仗着哮天犬来逞凶。”

        这是暗讽昨日杨戬放出哮天犬咬中碧霄,才致使后者身死。

        两方面上皆是不大好看。

        “姜子牙,你可识得此阵吗?”又有琼霄走出阵来,用剑指着姜子牙喝道。

        “此乃九曲黄河阵。”姜子牙应声作答。

        谁知这琼霄问过之后,又转头看向杨戬,喝道:

        “杨戬,你把哮天犬放出,我倒要看你如何逞凶?”

        说着,竟也不说让人破阵,而是举剑朝着杨戬杀来。

        杨戬先前在河伯那里受了闷气,又被云霄言语暗讽,心中早已憋了火气,见到琼霄杀来,仗着八九玄功之妙,挺枪迎了上去。

        两人兵器方一交击,就见云霄已是金斗在手,往杨戬身上罩去。

        一直以神目探查阵中情况的汪子安见此,连忙让姜子牙把戊己杏黄旗祭起,助杨戬挡下此宝,同时又大声喝道:

        “我等不过前来观阵,你便施法暗算,难道你截教便是这些自毁承诺之辈吗?

        云霄,你且听着,此阵我已有法可破,若你真是有胆,三日之后,我等便来破你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