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34 破阵,交易

134 破阵,交易

        道行天尊顶上庆云起了变化,万盏金灯齐齐炸开,金色火浪将淹来的浑浊浪潮尽数逼退。

        见道行天尊正面相对,云霄自是不会留手,再把混元金斗这件宝物祭起。

        一时间,金斗外斑驳印痕尽数消失,数十道如柱金光射向道行天尊,欲要蒙蔽灵感,污了元神。

        面对此宝,道行天尊不闪不避,任由金光落在身上,每道金光落下时,体内就有一道金影冲出迎上,两者相互消湮。

        一路前行,数十道混元金光已尽被挡下,而道行天尊自身的气息,也在每条金影闪出的时候,逐渐衰弱,达到寻常大罗的层次。

        云霄再把剩余六处阵眼中的浑浊地气齐齐调动,使出了九曲黄河阵最终杀招。

        丧神仙之根本,损大罗之仙躯。

        如同神灵手持巨棍,搅动了大海一般,以手中阵旗为中点,黄沙浊气凝成一尊数十丈大小的昏黄磨盘,在虚空中无声转动,每转一圈,道行天尊身上气息便弱上几分,原本还算红润的面孔上逐渐变得枯黄,身躯变得佝偻,如同迟暮老人。

        法力被削、仙躯被制。

        不过片刻功夫,道行天尊已是化为一抔黄土,仅有衣衫未受影响,掉落在地,盖住了骨灰。

        云霄心中一松。

        虽是被坏去三处阵眼,好在阵法根基未受多大影响,单凭还未跨出那步的道行天尊还无法挡下她的杀招。

        “还有那小辈。”云霄想起了阵中的汪子安。虽然她身在此间,但身为大阵主掌,阵中一切皆是无法瞒过她的耳目,琼霄落入对方手中之事自是被她知悉。

        “今日你师父身陨,我便削去你的道行,看在琼霄未死,留你一条小命。”

        念头一转,云霄就要往阵中他处而去。

        但在此时,变故突起。

        有金庭仙光在无量黄沙中闪耀,照得八方通明,时光的力量开始荡漾,勾勒出一道时光长河,从九天垂落下来,直接地面的那件黄衫。

        未等云霄反应,长河逆流,黄衫被卷入其中,落在源头之处,在无尽仙光挥洒中,凝出一道黄衫身影。

        扭头一看,那是一位面容英俊、身姿挺拔的黄衫青年,剑眉斜飞入鬓,一对星眸闪烁寒光,正冷冷看了过来。

        两眼一照,云霄脊背一寒。

        “不好。”险关将至,来不及调动大阵,忙把混元金斗祭起。

        但此物虽能封人元神,在时间的伟力下却显现不出丝毫威能。

        青年足下一点,时光长河掀起丈高大浪,自上而下,以一往无前之势冲刷下来,有种时光倒转的感觉。

        混元金光尚未临身,已是回到了金斗之内。

        “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上路吧。”青年冷喝一声,把身一晃,与足下长河合为一体,在云霄顶上盘旋。

        云霄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身周空间静止,连元神都难以动作,只能眼看着在长河大浪下,回到了千年前的修为境界。

        两千年。

        三千年。

        大罗道果几乎不保。

        云霄内心发寒,她还从来不知,道行天尊有如此能为,早已走在其他玉虚金仙之前。

        眼看大罗境界即将掉落之时,长河忽然一颤,身形难以维持,青年面目一变,变成道行天尊的老人模样,气息鼎盛,几乎突破大罗。

        “如何?道友还想贫道破此大阵吗?”道行天尊来到法台,看向不远的云霄,手中降魔杵伺机而动。

        云霄虽不知发生何种变化,但对方气息明显还在自己身上,知晓再战下去,只能是玉石俱焚,长叹一声,收了金斗:

        “以道友之能,我绝非对手,此战,是我输了。”

        “道友知道便好。”道行天尊心中一松,紧跟着沉声道:

        “此番杀劫,乃三教圣人签押榜单在前,又有天命周代殷商,本与你等无关。

        但道友此番为情仇所累,出了洞府,前来西岐报仇。

        须知,赵公明之死乃是他咎由自取,若他遵从贵教教主之令,紧守洞府,默诵黄庭,又岂会落得这般下场。”

        道行天尊话语一顿,看出云霄听了进去,接着道:

        “贫道出自阐教,顺应天命,战场之上,本应对道友痛下杀手,但我两教原是同根生,再加上道友乃是为兄之仇,令人敬佩,贫道这才命徒弟在三日之前立下约定。

        此番道友已经认输,还望遵从约定,撤去阵法,速回岛中静修吧。”

        云霄沉默下来。

        她本就抱怨赵公明妄自下山,此番技不如人,又怎敢再提报仇之事。

        更何况先前早有约定,她也不好再自毁信诺。

        “想要我离开可以,不过得先放了琼霄。”念及琼霄生死,云霄终是做了决定。

        “好说。除此之外,那金蛟剪我也会让子安徒儿还于道友。

        只不过,还有一事请教。”

        道行天尊早有准备。

        “道友直言无妨。”云霄并未拒绝。

        “那九曲黄河阵与我徒儿还有些渊源,还望道友能传下摆阵之法。”道行天尊说出了目的。

        “道友师徒明显已知破阵之法,这大阵已无秘密可言,也罢。”云霄摇头轻叹,把手一晃,昏黄长河轰然瓦解,不见踪迹,只有一卷阵图浮在身前。

        “此图赠予道友了。”

        道行天尊收起阵图,右手冲着掉入商营的汪子安招了招,后者便不由自主地来到身前。

        “师尊。”汪子安拱手拜下,顿了顿,再默默冲着云霄拱手一礼,而后把手一招,四海瓶落入手中。

        “把琼霄放了吧,金蛟剪也还给她。”道行天尊说了一句。

        汪子安对此自无异议,一道白霞从瓶口扫出,原地现出一具棺椁,以及一柄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大剪。

        天尊把手一指,缚龙索当即掉落。

        云霄见此,把袖一挥,收起了金蛟剪。

        “缚龙索与定海珠虽是兄长之物,但既已落入贵教手中,还希望道友能好生对待,莫要损了此宝威名。”

        “道友大可放心。”道行天尊点了点头。

        云霄足下一点,青鸾现于脚下,把琼霄带上,也不去理闻仲,径直往东面而去。

        等云霄刚刚离开,道行天尊气息大衰,身形忍不住晃了晃。

        “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