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49 大劫?

149 大劫?

        “吕真人,你怎这副模样?”

        黄光一闪,吕岳出现在了主帐中,吓了正与南宫适交谈的苏护一跳,忙上前问道。

        此时的吕岳仅剩一臂一腿,就连左半边脑袋,也被什么东西砸得陷下去,脖颈和脸上、头上还有数不清的牙印,像是被狗啃了,模样凄惨至极。

        南宫适看到此幕,好险笑出声来。

        一看那牙印,他就知道,是杨戬的狗咬得。

        吕岳虽受重创,气血亏损,但在苏护和南宫适面前,还是淡定说道:

        “将军不必担心,不过一些轻伤而已。”

        正说间,牵动了额头被狗咬出的伤口,有鲜血涌出,从眉梢滑落,掉在地上,让吕岳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好疼。

        一见吕岳想叫又不好意思叫出的强忍模样,苏护嘴角抽动,接着问道:

        “可要我寻人来帮真人?”

        “不用,将军让人去把我放在营中的葫芦取来便好。”吕岳嘴巴微动,摆了摆手。

        等甲士拿来葫芦后,吕岳单手持着葫芦倒了倒,但因葫芦塞盖得太紧,凭他单手根本取不下来,斜着看了苏护一眼:

        “咳,还请将军帮我一把。”

        苏护上前拔开葫芦塞,倒出三颗丹药,一颗喂吕岳服下,两颗捏碎,洒在断臂与断腿之处。

        如此,才止住了伤口流血,压住了伤势。

        “真人,此战情况如何?”苏护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南宫适也侧耳认真听了起来。

        “将军放心,那姜子牙一干贼子已中了我的术法,药石无医,仅剩三个小辈保全。

        等我几个徒弟到了以后,我就能施展大法,拿下此辈只在反掌之间。”

        苏护闻言,眼皮不由跳了跳。

        要真如吕岳所言,那他在西岐城中的独子苏全忠及麾下众将岂不是难逃一死?

        不行。

        心思一转,苏护接着说道:

        “真人已受重创,法力大损,我苏护身为此次伐周元帅,又怎好再劳烦真人动手。

        我看,还是等我督粮官郑伦到来,再起兵攻打吧!”

        吕岳根本不知道苏护早已降周,还以为对方是真心为他考虑,闻言不由笑道:

        “将军太过客气了。我既受申公豹之托,自会全力相助。

        眼下虽说遭受重创,一身战力十不存一,但只要几个徒弟到来,设下法坛,顷刻间,便叫西岐上下尽数死绝。”

        吕岳相当自信。

        他那瘟丹之术全力展开,纵是大罗金仙前来,亦要殒命。

        可惜,他这几个徒弟走得太慢了。

        “原来如此。”苏护恍然大悟,装着松了口气的样子。

        一见苏护真的信了他,暂压伤势的吕岳又忍不住夸口道:

        “将军着实不用担心。

        今日我挑战姜子牙等一干阐教弟子,重在试探。

        虽说未竟全功,但也知道了他们的本事,哪怕是我四个徒弟未至,只等我略作恢复,也能把剩下之人尽数拿下。”

        苏护“哦”了一声,目光扫向了吕岳断臂、断腿的伤口,以及那被狗咬出的满脸血印。

        他还从不知道,能这样试探。

        不过,姜丞相等人既中了吕岳邪术,那接下来,他还得另做打算才是。

        “既是如此,我先让人送真人下去休息吧。”苏护叫来甲士,把吕岳抬走,然后看向了南宫适。

        “南宫将军,今夜便由你谴人去问问城中情况。”

        南宫适点头应下。听吕岳这么一说,他也有些担心了。

        而在此时,西岐这边,也热闹了起来。

        因为,姜子牙又双叒叕挂了。

        这是第四次了。

        不过,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淡定呢?

        就连称呼姜子牙为“相父”的姬发在得到消息后,来瞅了一眼尸体,“哦”了一声,也就离开了。

        没有悲愤笼罩,甚至带着几分隐隐约约的喜意。

        这是为什么呢?

        自从姜子牙成为西岐丞相后,文武百官,城中上下就得出了一个规律。

        只要姜子牙一有事,那么肯定就会有人前来相助。大多情况下,遇到的事情越大,前来相助的人也就越厉害。

        而在黄龙真人幽幽醒转后,也问道:

        “杨戬,你师父来了没有?”

        “我师尚未来到。”杨戬摇了摇头,正要再说,就听外面哪吒喊道:

        “杨师兄,玉鼎师叔到了。”

        说曹操曹操到。

        黄龙真人闻言,把袖一甩,淡淡一笑,尽显高人风范,丝毫不见被吕岳打落坐骑的狼狈。

        “黄龙师伯,你怎知玉鼎师伯要来?”汪子安好奇问道。

        黄龙笑了笑,迎着汪子安目光,吐出了两个字:

        “秘密。”

        呦呵,还装起来了。汪子安着实无语。

        “走,去见见玉鼎师弟。”

        汪子安及身后薛恶虎跟着黄龙真人来到正堂,看到了玉鼎真人。

        “师伯。”

        问好之后,汪子安跟着杨戬站在一旁,静静看着黄龙真人如何在玉鼎真人面前装逼。

        什么姜子牙及杨戬一干小辈被吕岳打得抱头鼠窜。

        什么他一出手力挽狂澜,把吕岳打成重伤,狼狈而逃。

        脸呢?脸呢?你的脸呢?

        杨戬见怪不怪,玉鼎真人好似也真的信了这番鬼话,捻着胡须,不住笑着点头。

        等黄龙絮絮叨叨的吹完后,玉鼎真人才看向了杨戬:

        “你子牙师叔如何了?”

        “生机已断,还好子安师弟封了师叔肉身,将魂魄锁在体内,尚未散去。”杨戬老实答道。

        “不错。”玉鼎真人看着汪子安,赞叹一声,紧跟着说道:

        “吕岳此人,擅长瘟癀之术,最能害人,故而此人自夸截教之中他最先,也不是虚话。”

        什么最先?害人最先呗。

        听出玉鼎真人之意,汪子安忍不住笑了笑。

        “眼下子牙师弟与众弟子虽为其法器所伤,但好在魂魄仍在,只需寻得良药,便能唤回生机。”

        “不知是何良药。”杨戬忍不住问道。

        “此事无需多问,眼下也未到求药之时,所以子牙等人还得多受一些苦难。”玉鼎真人摇了摇头。

        “那师尊今日前来是?”杨戬不解。

        玉鼎真人转过目光,看向了汪子安:

        “子安师侄,你的大劫要到了。”

        “什么?”汪子安不明白,怎么就扯到他的身上了。

        “你师父即将到达,届时云中子师弟也会前来,你在此静候吧。”玉鼎真人没有多说,只是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