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52 杀不死

152 杀不死

        胡雷从佳梦关出发,借着土遁往西岐而行。

        与“观大势而动”的兄长胡升不同,胡雷虽拜师火灵圣母,但他一直认为,自己首先是个商人,然后才是截教弟子。

        在他心中,大商天下比截教重要。

        忠君爱国。

        这是胡雷的真实写照。

        所以在习得术法后,胡雷第一时间就是回朝歌拜见闻太师,闻太师感其忠义,便让胡雷与其兄长代替魔家四将守关。

        现在一听“苏护恐有归顺西岐”的想法后,胡雷遁光都比往日快了数分。

        一个时辰后,他来到了商营前。

        “速去通报,就说佳梦关守将胡雷前来拜见冀州侯。”

        胡升的叮嘱抛在脑后,胡雷并未隐在暗中,光明正大现出身来。

        甲士慌忙去报。

        不多时,苏护就得到了通禀。

        “此人前来作甚?

        不好,南宫将军,此人恐是冲我等而来。”

        苏护面色大变。

        要仅仅是他一人也就罢了,但南宫适可还在营中呢。

        南宫适倒是镇定自若:

        “苏将军不必担忧。你眼下还在商营,我也从未见过此人,还是探清来意后再说。”

        但是这样玩火,总有一天要出乱子的。苏护暗道。

        深深吸了口气,他平息了下心情:

        “来人,速请胡雷将军入帐。”

        不多时,胡雷走入,看到了帐中两人。

        “末将胡雷,拜见冀州侯。”胡雷不敢多看,拱手拜下。

        苏护面色一肃,喝问道:

        “胡将军,你乃佳梦关守将,一无调令、二无旨意,来我营中作甚?”

        苏护乃冀州之主,又是苏妲己之父,面色一沉,饶是胡雷术法中人,也不由颤颤。

        “冀州侯莫要误会,末将只是听闻前方尚未开战,唯恐战力不足,这才主动请缨前来相助。”胡雷忙解释道。

        “胡将军的消息未免太不灵通了。”苏护淡淡说道:

        “我军已与西岐战过一场,吕岳真人受了重伤,西岐也被拿下数人,就连老贼姜子牙也已身死。

        眼下对方死守不出,我等在外围困,待其粮草断绝,才会再次动手。”

        “冀州侯此言当真?”胡雷闻言,抬起头来,面带惊喜,而后不免为先前之言惭愧,讪讪道:

        “冀州侯胸有丘壑,是末将浅薄了。”

        苏护面色阴沉,但心中却盘算起如何安顿对方。

        此人明言相助,他也不好把人打发回去,但要让此人留在营中,天长日久,难免露出破绽。

        这人远比吕岳要麻烦的多。

        胡雷好似猜出苏护心思,主动道:

        “冀州侯可否容我去见见吕岳真人?”

        “你与他有旧?”苏护诧异。

        “实不相瞒,末将曾在截教修炼,吕岳真人算是我的长辈。”胡雷据实相告。

        “既如此,去吧。”苏护没有反对。

        甲士带着胡雷离开不到片刻功夫,胡雷又返回了帐中。

        “将军,末将请战。”

        “你这是何意?”苏护皱起了眉头。

        “方才吕岳真人说起,西岐城中已无高人,仅剩三个小辈。

        末将愿前去一试,看能否拿下这三人。”

        胡雷面带自信,多亏了吕岳以重伤为代价,才打出眼下局面。

        “好,你有此心,我不挡你,允你三千精兵,前出营一战。”苏护神色不动,心中却冷笑起来。

        据南宫适所说,能在吕岳手下保全性命,定是那几位阐教高徒,凭胡雷本事,不过自寻死路罢了。

        胡雷闻言,诚服一拜,等苏护调来三千精兵,牵了匹马,兴冲冲地出营,往西岐那边而去。

        ......

        而在西岐城中,道行天尊有了感应。

        当然不是胡雷,而是另一道熟悉气机。

        “不曾想,此番申公豹居然亲自出动了。”

        几乎都不用推算,道行天尊就知道,这胡雷是被申公豹设法引来的。

        “是想借此引出火灵吗?”天尊摇了摇头。

        火灵圣母虽炼成金仙,但不过凭借一宝物逞凶,在功体受制的情况下,根本不是他徒弟对手。

        “这后面应当另有布置。”道行天尊祭起元神查看。

        但诡异的是,以他的境界,竟然看不出一点蛛丝马迹,仿佛被某种力量所遮掩了一样。

        这股力量,与先前在折江水宫、天池之下的力量还不一样,更贴近道门气息。

        “是他吗?”道行天尊有了猜测。

        难怪先前他算出徒弟大劫时,也有心惊肉跳之感,为此还特意请了玉鼎真人与云中子。

        道行天尊并不担忧,想了想后,他传音招来了汪子安。

        “师尊。”已经两章没有出场的汪子安拱手见礼。

        “去,那胡雷正在城外邀战,你去把他杀了。”道行天尊淡淡道。

        “胡雷?”汪子安没有想到,此人怎会出现。难不成,那申公豹是想借机引出其师火灵圣母吗?

        不过,师尊应当能看出这点吧。

        汪子安看向道行天尊。

        “你不用多想,遇到敌人只管出手便是。”道行天尊说道。

        “这,弟子遵命。”汪子安拱了拱手,转身离开,心中却是琢磨起来。

        单凭火灵圣母,根本不会劳动师尊、云中子师叔、玉鼎真人三位金仙,这背后定然还有其他隐秘。

        “究竟是谁?”汪子安左思右想,还是没有头绪,只得出城迎战去了。

        此劫既是由申公豹布下,其中究竟也只有申公豹最为清楚。

        “也不知道,那申公豹会不会来西岐?”汪子安暗自猜测。

        摇了摇头,他来到城外,看向了对面那人。

        武将打扮,身量不高,一对小眼滴溜溜乱转,不断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有种被老鼠盯上的感觉。

        “凭你微末道行,也敢前来送死?”汪子安走上前来,出言问道。

        胡雷闻言,也不生气,只是笑道:

        “汪子安,我知道你,听闻连赵公明、三霄都在你手下栽了跟头,不知你有何能耐?可能杀得了我吗?”

        “试试便知。”汪子安也不多言。

        “试试就试试。”胡雷纵马冲来,也不施展术法,挺着长枪径直刺来。

        汪子安把肩一晃,一道纯白光华闪过,胡雷及座下战马从上到下被劈成两半。

        但诡异的是,尸体上没有一滴鲜血。

        而在此人死后,对面阵前又出现了一道身影,正骑马冲来。

        汪子安挑了挑眉。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