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62 羽翼仙

162 羽翼仙

        目睹陈庚死状,吕岳怒不可遏,但凭他单手单脚来救,只会陷入死关。更何况,眼前杨戬也不是省油的灯。

        念头转过,吕岳把手一指,指瘟剑上黄气阵阵,直冲杨戬杀去。趁着对方闪避时,把金眼驼一拍,往商营之中逃去。

        一边逃,还一边喊:

        “今日贼子势大,再战已是无用,苏将军快带兵马回营。

        来日我与李平师弟摆下瘟癀阵,再取这一干贼子性命。”

        金眼驼脚力甚快,不多时已甩开杨戬,来到苏护与南宫适之前。

        但诡异的是,这两人都没有动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未及多想,只闻当空一声爆喝,南宫适刀剑出鞘,寒光交织,逃回来的吕岳不偏不倚,把脑袋送到了刀兵之下。

        “不好,快退。”忙把五行遁术施展,想要遁离逃离此间,但身后一道白青二色的定灵神光已是打来,吕岳愣在原地,刀剑交错,颈上头颅飞起,鲜血喷出数丈。

        还没等把元神遁出,杨戬已是高喝一声“祭起”,哮天犬化作白光,脚踏风云,纵身飞扑,一口咬住了飞起头颅,獠牙嵌入眉心泥丸宫中,不断啃食吕岳元神。

        可怜“截教之中最先”的金仙吕岳,就如此死在了一位凡人武将的刀剑和与一只狗的獠牙下,连元神都被啃得稀烂,仅剩一道真灵,散发怨气,不由自主投入封神榜内。

        而一直没有出手的李平这下子彻底愣在原地了。

        南宫适见此,拍马上前,对着汪子安和杨戬说了这人情况。

        待得知这人并未出手后,汪子安正欲说话,就见李平已是如同惊弓之鸟,把袖一拂,化遁光去了。

        “额......”

        “苏将军,南宫将军,丞相已醒,两位随我前往拜见吧。”杨戬走上前来,说道。

        “吕岳已死,正该如此。”苏护没有拒绝,连身后兵马也不去看,径直往西岐城门走去。

        而南宫适见此,知晓苏护是要避嫌,便亲自调遣兵马,逐渐入城。

        汪子安把哪吒拉起,两人直奔丞相府去了。

        此时的相府中,清醒过来的众人谈笑嬉闹,论及吕岳后又咬牙切齿,总算是恢复了不少人气。

        端坐首位的姜子牙也不去管,只是笑看着,待看到门外两道身影时才说道:

        “两位师侄到了。”

        两旁阐教弟子、西岐大将这才安静下来。

        “如何?”姜子牙问道。

        哪吒把手中提着的头颅摆在身前:“吕岳首级已在此处。”

        “好。”姜子牙看了两眼,让武吉取走首级,接着说道:

        “此番吕岳依仗邪术逞威,幸有子安师侄出手,又挡下火灵圣母,打散了罗宣元神,吕岳身死也有子安师侄一份。

        此战之中,子安师侄当为首功。”

        对此,其他人没有丝毫意见,哪怕是杨戬也含笑点头。

        “不过,虽去了吕岳等人。

        但我师曾言,有三十六路大军来伐西岐。为应对将来兵马,我打算重整西岐大军。”姜子牙继续说着。

        在之前,他把兵马掌握在自己手中,是因为根基尚浅,加之西岐兵马有限,凭他一人已足以调度。

        但眼下,众将归顺,兵马不知翻了几倍,若只他一人调遣,定有力所不及之处。

        对于这个,阐教弟子并不在意,但另一列的众将却都竖起耳朵来。

        没有出乎意料,姜子牙接下来把西岐本土兵马分为一路,黄氏众将分为一路,又把邓九公等人分为一路,以及最后的苏护等人分为一路。

        自身则是带领中路大军。

        如此一来,将原本的兵马划分成了五个部分。

        这其中,除去姜子牙及阐教弟子外,以黄飞虎这路实力最强。

        接下来的时间里,阐教弟子终于得空休息,而姜子牙则是整顿兵马。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段时间内,有太华山云霄洞弟子殷洪奉了师命下山助周,中途在二龙山黄峰岭收了四员大将,然后被申公豹一通忽悠,忘记了下山时发下的誓言,转而带兵攻打西岐,自称殿下,倒引来不少目光。

        但眼尖的杨戬一见就认出了阴阳镜的来历,直接去太华山请了赤精子。

        此时赤精子功行未失,又是面对自己的宝物,自然没有半点不顺,在雷震子祭出缚龙索拿了殷洪后,向姜子牙致歉,带着弟子回转洞中了。

        殷洪如此做法,他实在是不放心把弟子留在西岐,免得惹下大祸。

        汪子安都没出手,就听到雷震子等人已将此事解决,心中点头,继续闭关参悟起来。

        直到又有一路大军前来时,才从闭关中被惊醒。

        “末将离开三山关时,便是这张山接任,此人乃一勇之将耳。”这是邓九公先前所言。

        邓九公原是三山关守将,对于这些事情极为了解。

        事实也真如邓九公所料,张山基本属于三十六路征伐大军中最弱的一路,在第一回合,就被邓九公亲自出马,斩了副将钱保的脑袋。

        而张山自身,也被邓婵玉一记五光石打得坏了相貌。

        但阐截两教之间,既然隐隐以扶周、扶商作为争斗,那么不仅是西岐势弱时,有高人来助。商营不敌时,同样有截教之人前来相助。

        “有一道人前来请战。”

        等甲士报上消息后,姜子牙毫不犹豫,让雷震子把汪子安请了出来。

        “道人?”汪子安想了想,没有多大印象,跟着姜子牙一同出城迎战。

        等见到对面那头挽双髻、身背葫芦的道人时,才有些猜测。

        这人眼露凶光,身上有妖气隐现,给他的感觉不像是人,尖嘴鹰目,更像是一只化形妖鸟。

        紧跟着,他就确定了先前所想。

        “贫道蓬莱岛羽翼仙是也。我且问你,你就是昆仑元始徒弟姜子牙?

        我听人说,你曾夸口要拔我翎羽,抽我筋骨?”

        羽翼仙虽面有凶相,但说话时,语气却始终平静,不见丝毫火气。

        姜子牙连羽翼仙是谁都不认识,怎么会背这锅,连忙矢口否认,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把羽翼仙说的暗自点头。

        他也不相信,凭这姜子牙的本事,敢如此大言不惭。

        但他既上门质问,也不好灰溜溜退走,把头一昂,说出一番话来,顿时把哪吒惹怒。